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旧时节 (九)

时间:2013-12-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梧桐雨滴 点击:

   总以为曾经的日子被时光冲淡了,那些过往到此时却使得自己的情绪低落。一度以为自己是个善于遗忘的人,特别是在这样多年疯狂的用工作使自己忙碌的时候,终于没能够抵挡住回旋在脑海的那一句浅浅的问候,飞哥,在外面,你还好吗?
     知道吗?我今天买了一株含羞草,我知道你能够看见,因为我做梦时你对我说过:只要我想起你,你就会来我身边的。我能够感觉得到。
    当我被手中跌落的烟头烫到了脚时,我想起了你。并不是以为烟头才想起的。你知道吗?含羞草开花了。你问含羞草开的什么颜色的花?我傻傻的杵在那里饶头。这么些年都过来了,终于让我看见了,那一朵花,那个紫色花朵中间镶嵌着白色的小球,就是含羞草花。
   那一年初夏,我们都很安静,长在你家的院子后面的含羞草被你轻轻的碰了碰,就那么一下,轻轻的。你说,它死了。很突然的就萎谢了。你天真得不知道那是一棵含羞草,而我躲在你后面偷偷的笑。只因为你不认识它。离开它时你显得那么的落寞,因为我知道你知道它也有生命。而我为了作弄你什么都没有说。
   第二天我再把你叫过去看它时,它已经恢复了之前的样貌,似针行的叶子,绿油油叶子的,很让你开心。而我却很难过 。因为我看到了你浮肿的脸蛋。可我不知道你的生命会那么脆弱。和那年初夏盛开的白的黄的粉的绿的花朵一样脆弱。一个星期以后在你妈妈整理院子的时候被当做杂草被拔掉了。你难过了好几天,你站在家门前的石桥上哭着难过问我说:含羞草的花是什么颜色………
   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年我们十八岁。你没有等到含羞草开花,我走了,却再也没能见到你。匆匆离开,竟是永别。
   后来你妈妈告诉我说你患的是淋巴结癌。对于这个“癌”字,你知道我是伤心的,倒过十八岁那年,再将时光倒回12年,它夺走了我的父亲。知道吗?那年我很伤心。是同一年出生的8个孩子中,你却是唯一的女孩。你叫燕子,我叫飞。等我再从外面飞回去的时候,燕子没有飞回来……
  
 
  都说,人是善忘的,每当音乐响起时,心底里都泛映着的那些让人揪心的回忆,有时候我会问自己,是否已对那一片天空开始呈现出一种麻木与淡然,心里会觉得,那似幻似真如错觉,既然是错觉,又何必在苦苦纠缠.对于自己,对于过去.对于那份淡定,还有感伤.
  含羞草被雨淋得闭合的叶子慢慢散开了.似针型,如人的手掌.它是有触觉神经的.由不得太大的动静.它也许,知道疼痛.好像人的心灵.如果说相似,或者除了自然赐予的生命,这便是唯一的一点,有你,有我,在一片阴暗的森林里.
   我听过一首钢琴曲.,让人象迷失在神秘的丛林里,黑暗的看不到天,找不到出口,沉溺在这样的黑暗中,又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路边大树的阴影下,静静看路上人来人往,别人看不到你你也不想被看到;因为你害怕,因为你孤独,你知道这不是什么好事,但只有这样,迷惘的心才能感到一丝安全,这样的孤独一直在来来回回的折腾自己。
  孤独无法排遣往日的平静.这不是一片森林.可是为什么?我逃不开一场突如其来涌现在脑海的往事.于是只能够在这大雨纷飞的日子将你惦记。


   假如我还有在午夜恋眷着孤独的氛围,我始终不曾渴望再次回到从前。一段与彼此交织的平行空间里,那段被遗失的梦。还有深深的疲倦与烦乱不安。
   单调的音乐不知疲倦重复着一遍,一遍 ,再一遍。雨下了一夜,一夜,又一夜。
   我始终在窗前听雨,雨中的孤独强烈和着的思念,熬红了双眼。不知道这年末的小小心愿会不会实现?
   那晚,我把你藏进了梦里;守候着一个没有结局的遗憾。可心底有过强烈的渴望,一念地狱,一年天堂;终究抵挡不住着时间的了望,远航的帆上有无名的守望,为谁等待,将谁遗忘,都在匆匆的光景里一去不复返了。
  可我还在梦里远远的看着着你,不曾醒来,不曾离开;枕着无名忧伤,行走在寂寞的路上。八月的金黄里我捧着晶莹的雨滴。没有言语…………
   当我揉着猩红的双眼蒙胧的看着窗外那一片天空,转瞬间空气也凝聚成了水珠,小小的,溶进了我的身体。一次心跳,一次呼吸,都失去了节奏。风狠狠的吹乱了思绪。静静的,想你。
   俯身看着楼下车来车往,不一会儿又渐渐停息。或许着就是一天,从我生命中有你出现到结束的时候,始终过着一天。不过是天空阴晴不定。
   我不懂浪漫。我听说过许多许多关于星座的性格与故事。可我总觉得我只是一条鱼儿,想游过这一片夜海到达时间的尽头看着你浅浅的笑容。
   含羞草关闭了最后一片叶子,我也关闭了通往想起你时快乐的捷径。也许快乐不会有捷径,它只是因为你出现在了我生活之后所呈现的一种方式。就这样,慢慢的经历着叹息与无奈。

作品集梧桐雨滴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