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2013年中秋的现实与遐想

时间:2013-09-1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朱蓬蓬 点击:
    李白的“月下独酌”诗云:“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看来,李白在中秋是孤独的,和我一样。不过李白有酒吃,我正在住院病情所致的酒不能沾。
    杜甫“八月十五夜月”诗云“满月飞明镜,归心折大刀。转蓬行地远,攀桂仰天高。水路疑霜雪,林栖见羽毛。此时瞻白兔,直欲数秋毫。”
    看来,有“归心”二字,大概是在外地,有点想家了。我也是:有家归不得,不过不是“行地远”,而是有病没奈何。
    苏轼的“中秋月”诗云:“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我不知道那时苏轼的处境如何,但读到“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时,我就想到明年我还能过得到中秋吗?
    媒体的正能量、央视,都在告诉人们“常回家去看看”,但是现在空巢老人多多的是,只有“独酌”“邀明月”了。常言道:久病无孝子。过去在阶级斗争年代,人间的亲情被意识形态所左右,笔者见到不少六亲不认的英雄;现如今市场经济,两代人之间还是少有共同语言,一切都被利益所驱动,电视台有一档节目叫做“常人有事”,天天都在调解家庭中夫妻、子女之间的矛盾,几乎所有事件都离不开房屋、财产的继承和分割。
    笔者是经历了这两个特殊时期的老人,所幸的是,风风雨雨坎坎坷坷半个多世纪,只有老伴还在我身边,而子女呢?已经是老死不相往来。孩子们不好明说的是老子的“罪恶”株连影响了他们的前程。我的儿子大学毕业,同班同学已经是科学院院士、大学校长了,他却什么都不是。如果当年老子不是黑五类,那会如此?现在孙子辈也早就大学毕业了,人模人样,像是条汉子,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全是社会阴暗面的影响。
    虽然家丑不外扬,但我不像李双江和梦鸽拼死护卫儿子李天一,因为我们现在这些家丑已经不仅是家事而是社会的事了,说说也无妨。
    我的孙子比李天一大九岁,从小有父母的溺爱而变得无法管教,读书读得不好,想尽办法进入大学,勉强毕业也找不到工作,还是儿子媳妇托人情求关系才到了一个事业单位。当然,一辈不管二辈事,我也没有这个能量帮助孙子。可喜的是孙子似乎懂事了,工作以后,特别到医院来看爷爷,并拷贝了十几部西方电影片子,拿到医院来下载到我的电脑,让我在病床上消遣。但是看啊看的,突然也冒出来几个小时的视频,显现的全是中外男女淫乱性交的玩意儿。其中最突出的,现在知道竟然是台湾的淫棍富少李宗瑞。
    核对人民网9月3日电,“台湾东森新闻报道,李宗瑞涉迷奸偷拍案,台北地方法院3日上午11时宣判,强制性交部分判合并18年6月,妨害秘密判刑3年10月,得易科罚金92万元,另12名被害人求偿7500万元部份,判李宗瑞应赔偿1425万。”
    我再从其他网站上查阅,见到单幅的画面竟然和我孙子给我下载的视频完全一个样。虽是意外,却也哭笑不得,原来李宗瑞这个淫贼,多少年前就在我们的大学校的学生中扬名了。而且管理当局都知道。由此,我不能不向我在大学任教任职的儿子媳妇查问一下,据告知,现在大学里男女未婚在外租房子同居的现象普遍都是,那些淫秽片子更是小菜一碟。我的天哪,原来我们的大学教育在政治品德方面,已经堕落到如此地步,据说在首都,还有李银河这样的教授赞许乱交群交呢!眼目前,我们的某些报刊正兴趣盎然地传布着王菲离婚的艳事,这不能不说是低级趣味在作祟......  
    幸好我的孙子还没有闹到李天一那样的地步,只把农村进城打工的一个女孩子肚子搞大了,儿媳不能不办酒结婚了事。
    信念缺失,道德沦丧,于是我想起了上个世纪初有位大学教授张竞生,他写的《性史》曾在北伐时期的国民革命军中也广为流传,影响恶劣,后来张竞生自悔莫及,但各种盗版书已经在天下流传了。
    2013年中秋,我还是和老伴独坐病房,没有和任何亲友同志来往,我喜欢清静,特别无所谓这中秋的不再团圆。打开电脑,随意写点文字。等到有一天身体僵硬了,遗体捐献给医科大学解剖了事......写到这里附带一提的是,《杂文月刊》2013年8月,发表了我在网上写的文字,就在中秋节前夕我收到了寄来的稿费和吴营洲发来的伊妹儿,我被感动了......
    特别令我惊喜的是,中央通告节俭过中秋,不能用公款乱发钱物,酒席宴请,这是完全正确的。但市委市政府还是对住院的少数离休干部看望,虽没有像往年那样发月饼,但发了两百元的慰问金。这些老家伙,都已经年过八旬,几乎每天都有人去见马克思,在世的也不多了,党和政府这样做,群众可以理解。我原所在单位,不但不准公款消费收礼宴请,公务员们经过自查自纠,过节前,连每月50元的理发费也取消了.....    
    这真是,党中央从自身做起,有了榜样,各级党政机关谁敢顶风作案,一股廉洁勤俭的风气吹来,让老百姓的心气也平和了。尤其是各级工会群团组织系统的几乎所有干部,都分赴各区县各行业各企事业单位,慰问困难职工,让困难职工也和大家一样过一个幸福安详的中秋佳节......
    据天文学家预报,今年16的月亮比15的圆,为什么?不去追究。就哲学的思维来说,按“没有思想的思想家”朱也旷先生的文章《月明星稀,如同忏语》
 
说:“20世纪末的两朵乌云都发生在宏观领域,由此产生的不是耳目一新的两种新理论,而是像幽灵一样的两种新物质。这是当代浮士德从梅菲斯特那里交换来的奇珍异宝。”作者是从物理学的角度说事的。“犹如一个人在沉睡中被逮到一座荒凉、可怕的小岛上,醒来后却不知道自己是在什么地方,也没有办法离开。
 
字宇宙膨胀理论被证实以后,帕斯卡尔对人类处境的描述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逼真过。”(见2013-9-12日《南方周末》1543期)
    如果真是这样,还是让我们再吟唱苏轼的《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惟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个词曲,据我所知,歌后邓丽君早些年就情真意切地吟唱过了。
 
    葵己年农历八月十二日
作品集朱蓬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