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忍冬开了

时间:2012-08-2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梧桐雨滴 点击:

  

   想起你,是因为忍冬又开了.满院墙爬着深绿色的藤和叶,白的黄的花在风中摇曳.
    夏天的风轻轻的吹啊吹.闭上眼睛就想起了你.从前念书的学校后院也有一大片忍冬.每到夏天就开的热热闹闹,也是这样的清新的夏天的早晨,也是这样的明亮的阳光从柳树枝叶间漏过,你摘了一大束走进教室,满屋子的清香.男孩和女孩总是一拥而上.抢着,笑着.我坐在教室的最后排的角落里看.也笑了笑.
 你看了一眼我,也笑.我知道有一束洁白的忍冬是属于我的第一节课后,它躺在我们的书桌里,很香很香.那是种淡得很自然的幽香.
 其实忍冬就是金银花.我技术那名字透出些俗气.你查了查药书,来告诉我说它还有一个别致的名字叫忍冬.我们都很喜欢,就一直叫它忍冬.
 感觉那是份很真很真的友情.后来你继续读书.而我如愿的做了一个浪子.在南方一个美丽古老的小城.偶尔,你写封信来,语气淡淡的.又时候也提起过忍冬,你只说它们很香--真的很香.我常常在晚上,月光洒满床头时给你回信.熟悉的香味在心底流淌.
 我后来没写信了.不是忘了.怎么会忘呢?那样洁白的忍冬,那样年轻的你.从前念书的日子怎么也不会忘记.想起来就觉得象一桢微微泛黄的照片,配着粗粗的原木框子的味道深深的,又说不出来.
 风吹啊吹.
 我们曾经是那样年轻过.只是夏风吹啊吹.
 忍冬,又开了.很香很香.


    有人说,爱是两个人的快乐,也是两个人的孤单。我想大概是这样子了吧。  假如有天一觉睡醒,却发现你不在我的臂弯,我会觉得一个人的时候,原来是这样的慌张。梦里的那条向下的旋转楼梯有个浅浅的身影?无论是梦,又或是真的你并没有离去,我会将我的哀伤掩埋。
  有多久没有听过那首仄长的钢琴曲?张开双臂,却想拥你满怀,就如我站在这个清爽季节的街道,纷纷扬扬的花瓣,我也再不会觉得冷清。
  或许我真的忘记了。我忘记了很多事情,忘记了那个阳光明媚的冬季,你浅浅的笑颜,柔顺的发稍,还有简短的话语。四周静静的,我听见了心跳,也听见了呼吸。
  每一个城市的思念,都曾入我的梦;可这些真的只是这样了么?一万年,一百年,一天,我们就这样老去。等老去的时候,我再入你的梦好么?
   骨子里的傲慢并没有觉醒,等来年的花开时,我再站在那无垠的菜籽堆里,一遍一遍数落着那些萧瑟的日子,那一天真的会有你。
   我转过头祈祷着,那些孤单和快乐都在我们的指间飞舞了。
   我始终不愿意承认我想你了。四年都过了,不是么?可如果再过四年,又是怎么一翻光景呢?是我陪伴着你,还是你依旧靠着我的肩膀,认真的听着我给你播放的一首又一首让你陌生而又轻柔婉转的歌曲?
   我醉了。真的。
   那些莫名的沉痛都醒了。明天是什么日子,一天,一年,一百年,你是否记得?


  没有连续的心情,就好象天空的雨露在某一时刻突然停顿,然后在一片湿漉漉的空气里消失不见。
  是什么,让我在这个宁静的夜晚在这个看不见未来与过去的世界里没有感慨?然而我想我是悲哀的,绝对的悲哀。香烟弥漫过整个房间,那年遗失的鞋子安静的躺在角落里,烟蒂散布在脚下连成了雪白的星火。于是在今晚,我最后一次想你。
  钢琴是没有灵魂的,在那片黯然失落的世界里,我们都拾得了什么?那金黄的贝壳已在我的世界被时光的琴弦来来回回弹奏得支离破碎。那最后的一片日落里,再也容不下我们的寂寞和悲伤。
  彼岸是没有续集的,在三十天思念分飞的日子里,闪动着我的焦虑与不安。别说我没有挣扎,没有咖啡,没有绿茶的清香,更没有香烟的袅绕,我安静的躲在你照片的笑容背后,北纬三十六度的方向,是你所在的城市。
  我遥望那些我所深深期待的,你的笑容,我的思念;你的坚强,我的失落;都在此刻归于平静。亲亲的心爱,我聆听过你轻柔的声音,谢谢你伴随我走过的这个季节,下一个同样的季节,我想去寻你,寻你的身影,寻我们那段未了的情缘,寻我们在孤独寂寞悲伤背后的快乐。
  你会等着我吗?在下一个朝夕的轮回,又或是那个梧桐落叶的落花之夜里,点燃过的一次心醉,不求太久,一次就好。
  心头再不会纠结成指间的彷徨,就像是我将时光倒回去十年,,再十年,那属于我们的单纯与真挚的情感。我想我再也无法去找寻什么了,那些被淡忘的岁月已一去不返。
  只是,下一次我该写什么呢?我想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华沙,但在彼岸的时光里,这是我们的世界,除了你,我已将一切忘怀……

  就像是在写一篇日记,在突然安静的时候,在别人都已进入梦乡的时候;我还是听着那首巴黎在下雨。

  有时候就觉得生活理应如此,陪陪老婆,上班吃饭,喝酒睡觉,谈不上丰富多采,我有我的烦恼,我有我的快乐。如果有一天当我从黎明的曙光中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茫然一片,不只是我,连你也会觉得颓废,不是么?

  你也许会认为我不该这样想,其实我们早已过了属于忧伤的年龄。于是我又大大咧咧的过完了一天,直到勇少鄙视的对我说不该在群聊里发那些肉麻的文字;又或是听小七叫一声杏哥?再或是当我端坐在电脑前写我的故事,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就好象我站在你对面,你却张大眼睛的时候被发现,我的眼里没有你的影子;我终于承认老大的那一句戏言,墙头也算是成功人士!每每想起这一句,我会笑得像个襁褓里的孩子。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在电脑里找到了那一套神秘园的钢琴曲,可我却正兴致勃勃的被人叫出门时发现少了右脚的一只鞋。

这又让我想起了那年,我以为我会忘记的那一些事,我开始心疼了,那一年小燕子快活的跟在我身后大叫道哥哥哥哥我踩到了你的影子;还有我被埋葬的梦……

  我的梦都被风吹走了,就好象我今天真的不想很罗嗦的去重复那一年的忧伤,再或是当我不停的抽着劣质香烟,拼命的想去回忆点什么。

 

  我终究没有把我的文字拿出去出版,那一年我被排除在了大浪论坛之外;那一年的湖水清碧,那一年夕阳很美,那一年的花儿很香,那一年的你走得太过凄凉。正如那一年我荒唐的日子里所有包含着你,那些并不优美的文字都是属于你的。只是到如今,连我自己都找不到了。

  时间真的很久了,而我是在感叹什么吗??


 

  都还记得深柳么?而我还记得里面有个版块叫花样年华,版主却叫叶雨飞。太多太多的名字都被我们遗忘了,于是我也做了一回善于遗忘的人。但我还是喜欢小四,他说;“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很好的记录者,但我比任何人都喜欢回首自己来时的路,我不断的回首,伫足,然手时光仍下我轰轰烈烈的向前奔去……”


六月的最后一天,我见不到雪,于是我找了一张雪景的图片呆看了半天。
   天气很热,脑袋昏沉沉的,其实我只是想找点清凉的感觉,不是空调,也不是冷饮,就想很干脆的把内心的焦灼驱赶。于是我又开始没完没了的抽烟了。这也许是一个很完美的借口也说不定吧……

 

   脑海有些事情总是翻腾不已,不是说好早该忘记的么?我转过头来,发现了酣睡的老婆嘴角边那一缕若隐若现的微笑。有时候感觉自己是在做一场华丽的梦,无关风月,而又愿长醉不醒,思绪依旧天马行空。

 

  我还是在听我的神秘园,我不介意店里来来去去的眼神打量我这个怪物。我听着自己喜欢了很久的歌曲,也在敲打我封闭已久的灵魂,可是你们想看见什么呢?

 

  那一年,我们都丢失了很多东西;就像你始终珍藏着我那些厚如书籍的信签,而你那份喜悦早已不翼而飞了;而我也早早的搁了笔。有时候你喋喋不休的说着,但看上去我比你更像个怨妇,只是大家都没有说明。我记得我真的很久没有抬起头仰望天空了,等我终于鼓起勇气时,才发现这并不是那个美丽的季节。回想起来当初而幼稚,可墙上的日历还是越来越薄,日子也越来越少了。

  我想着什么时候我能好好的回一次老家,不是那么的匆匆忙忙,也不是那么的懒惰得想到别家蹭饭。有很多年没有坐在屋后的小沟边,很多年没有去小燕子的坟头放一束野菊。花落了,再也没有开过。我曾静静的守在凌晨看窗外天空的星光熠熠,却没有寻找到你注视我的眼睛。还有什么?风,对的,是那团横扫过夜空的风,可转眼就没了踪影。

 

  我还是喜欢坐在电脑前看别人聊天,然后傻笑。昨天我是想醉的,可酝酿了半天,才发现喝的是别人的酒,我还记得某位老大说过四自,浪费可耻。我终于忍住了。

 

  小T打电话说他要离婚了,我问他会不会请酒,他在电话那端哈哈大笑,然后沉默一小会儿说,我终于解脱了。听得我感慨万千,最后挂电话之前我说了最后一句,如果它不是你要的那双鞋,你何必把它买回家??

  无意间打开以前的博客,日期是零五年六月二十九日:看见了这样一句,我又回到了这里。漫山的野花,灿烂如昨。一切都变了,一切都没变。日期是零五年六月二十九日!

作品集梧桐雨滴 责任编辑:弃之可惜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