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小说春柯 第十六章(初稿修订版)

时间:2018-12-1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成功在望 点击:
(一)
 
 
 
下面也都是单峰在做群众演员时所记录下的笔记。
 
 
群众演员二愣子长的贼眉鼠眼、愣头愣脑与一副武大郎式的身材,但他现在却是骗子培养的打手与狗腿子,是负责管理所有的、所谓的不听话的、群众演员的打手与狗腿子。五六年来,他一直跟着骗子耀武扬威,忙前忙后的拚命效力却成果甚微,甚至于已经得了精神病。五六年来骗子连一分钱工钱也没给他,他不但不生气,不怨恨骗子,反而还把骗子当恩人看待,还把自己欺负群众演员的坏事当领导看,认为自己是在领导他们(即属于他们的领导),成天在大家面前耀武扬威和得意洋洋的,完全不知道羞耻。
 
 
其实,二愣子是一个病人,一个得了精神病的可怜的病人,只是他自己并不知道,也不认可,骗子是狼心狗肺的东西,他们才不管这些,只知道利用他去骗人骗钱。二愣子今年已经三十六岁了,还没有媳妇,经常被人笑话,于是他便感觉到了需要女人,于是见到漂亮的女孩眼睛就直愣愣的盯着不放,经常挨女孩子的骂。这不,有一天,他又看上了剧组里的一个漂亮的女化妆师,眼睛便直愣愣的盯她着不放,女孩开始误以为他有什么事,就笑着问他有什么事情吗?他以为人家对他有好感,就大着胆子前去求爱,结果可想而知,被人家臭骂了一顿,赶了出来。为此,大家又笑话了他一次,然而,他必然是一个病人,不知道羞耻是什么回事,仍然嬉皮笑脸,不知天高地厚的去继续寻找媳妇,经常在片场闹笑话。
   
(二)
 
 
 这个二楞子,就是那个在杨宋镇专门骗群众演员钱财的、骗子们培养的狗腿子。关于他,我是这样认识他的。2012年2月19日早上五点,我们十几个群众演员奉命前往杨宋镇影视城的南厂参加一个古装戏的群众演员拍摄工作,当我们我们急急忙忙的赶到影视城的时候,只见这里早已经聚齐了一百多号群众演员,大家排列成三条列,正站在寒风中听骗子老板训话,可是下面却乱哄哄的,有些人还在说话。于是老板就大声的提醒不要说话了,听我讲,他连续说了几遍,可能是一些新来的人不知道他是老板,就没在意,仍然还在说话。这时候,突然,一个愣头愣脑、长得贼眉鼠眼、蔫头蔫脑、身材像武大郎似的的矮个子从旁边气冲冲的蹦了出来,对一个和我一样初来乍到的、正在和一个伙伴说话的群众演员飞起就是一脚踢去,狠狠的把他踢倒在地,并大声骂着十分难听的话,行为是非常的粗鲁。被踢的小伙从地上爬了起来,正要和他理论,但一见他那凶神恶煞的样子,及要跟你玩命的二愣子的模样,他的直觉就告诉他这个人不正常,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惹不起,就知趣的不再吱声了,任凭他去骂,免得再次挨打,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被这种人打了可没地方去说理,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就这样,我们都认识了这个喜欢跟人玩命的二愣子,仅凭直觉,大家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我也是。果然,没过多久,等老板前脚一走,后脚他就前去调戏几个妇女,被人家数落了一顿,他心里不平衡,准备动手打人,但一看对方是女的,就臭骂了她们一顿才愤愤的离开。这是什么男人,连女人都骂,二愣子的这些不正常的举动引起了我们新来的群众演员的注意,收工后我特意找到小老乡陈俊生打听了一下他的情况,陈俊生告诉我,他叫二楞子,但大多数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名,只知道他是骗子头目培养出来的打手,平时很听老板的话,老板叫他打谁就打谁,是专门替老板罩场子的,也是专门教训那些所谓不听话群众演员的打手,说穿了他就是一个老板培养起来的专门打人的狗腿子。据说他在这里当狗腿子已经五年多了,连过年过节都没有回过家,但是老板却连一分钱都没有给过他,只是一日三餐让他吃饱肚子而已,但他却认为自己还很了不起,凭着有老板在后台给他撑腰,平日里在群众演员的面前是狐假虎威、耀武扬威、吆五喝六和横眉冷眼的,见谁不顺眼就打谁,十分的令人讨厌。他是个被骗子骗得已经得了精神病与神经病的人,已经分不清是非好坏了,且人又很凶狠,故大家都不愿意搭理他,管他叫二楞子,你以后也别搭理他,要与他保持距离。说到这,小老乡陈俊生停了一下,又接着说,听说他快要熬出头了,一个导演准备给他一组镜头,让他演主角,我们听后,总觉得不是那么的靠谱。听到这话,我也觉得不是那么的靠谱,心想,如此卑贱又令人作呕的人难道也是艺术爱好者吗?也是优秀演员吗?这绝对不可能,他连群众演员都当不好,怎么可能演好主角。可是,像他这种人还想出名,还想当影视明星,真是可笑之极。于是,大家都说,如果真有那位导演请他去演主角,那真是瞎了眼,不过,时间长了,有时候偶尔给他了一两个镜头是有可能的,而正是由于有了这么的一两次,二愣子就认为自己是明星,已经是名人了,感到飘飘然的,认为自己很了不起,总是在人们面前摆出一副得意洋洋和耀武扬威的样子。又过不久,我听说一个导演又准备给二愣子一组镜头,让他演主角,我听后,总觉得不是那么的靠谱,心想,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有可能就是骗子放出的、专门骗我们这些怀有明星梦的、可怜的、群众演员们的谎言。
   
 不想庸俗的生命必然活得很精彩,而过于庸俗的人无疑是卑贱的。一个在生活中无比卑贱的人怎么可能能够成为耀眼的明星呢?像二楞子和狗女这样无比庸俗与卑贱的人,又怎么可能能成为明星?这对于他们来说,恐怕只是一厢情愿的奢望罢了。但是,二愣子是一个病人,仅凭这一点,善良的人们应该给予他无限的同情。
 
 
(三)
 
 
二愣子经常对人胡搅蛮缠,或不讲道理,尤其是对那些看起来比较老实巴交的群众演员。有一次,他正在一个新来的群众演员目前耀武扬威,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模样很凶,好像要打人,我看不惯,走了过去,想解解围,他见到了我,听我的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估计也是新来的群众演员,于是他走到我的面前,斜着眼睛看了我半天,就想在我的面前耍耍威风,先给我先来个下马威,以便以后好随便的吆喝我。我想,这种人欺软怕硬,我可不能惯着他,必须先发制人,不然,以后会老被他欺负。想到这,我不等他开口,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喂,小子,你这是干嘛呢?你知道我是谁吗?他一愣,疑惑地望了我一会儿说,您,您是?我用眼睛瞪着他不放,充满自信的说道,我是文艺界的名人,是他们老板(指剧组里的老板)请来帮忙的好朋友,是来剧组搞创作、搞基础研究的、是来这里体验生活的、国家的一级编剧和作家,你竞敢在我面前这样子,你想干什么?还想不想在这里混了?他半信半疑的望着我,见我神情自若,充满自信的口气,似乎有点相信了。我见他软了下来,就趁机用手指了指他的脸,严肃地说,你给我小心点,老实一点,以后不要再这样了,否则我对你不客气,听见没有?这时候,他彻底的软了下来,赶紧的给我点头哈腰说:哦,是吗,我错了,得罪了,得罪了,下次不敢了。说完缩头缩脑的走了。从那以后,二愣子见到我总是躲开一点,显得几分畏惧,也没有对我和我的朋友们胡搅蛮缠了。
 
 
(四)
 
 
有一次,我们在宋一马场拍戏,休息之余,我问他,你在这里已经五六年了,连过年过节都没回家,但老板一分钱都没有给你,只是一日三餐的管饱肚子而已,这样下去可不是长久之计?他说是的,有时候真的想一走了之,去干干有意义的事情,可是一下子脱不开身,自身的能力也有限。我说,你今年已经三十八了,还没有媳妇,又一分钱收入没有,你就不为自己的将来想想?不为父母想想?他说他父母离异多年,根本没有能力照顾他,他是靠亲戚朋友帮助带大的,也不认识几个字,娶媳妇的事情连想都不敢想。然后,他叹了一口气说:我从小只感到能够吃饱肚子就行了,混一天算一天,把命交给天,生死由命罢了…….,这一次我们谈了很多,我见他是一个良心未泯的人,心里决定帮他一下。收工后我就给他买了一些吃的,还给他买了几包烟,没想到这样反复几次以后,他对我更好了,见到我总是点头哈腰,奉承巴结的样子,好像我真的是一个大人物似的,好像我就是他的大救星似的。而他每次没钱抽烟的时候就来找我借钱,我一般不借钱给他,因为我的收入也不多,也不想再让他形成坏习惯,于是我只是买几包烟打发他,或给他一些吃的,一来二去,我们很熟了,成为了好朋友。其实,我只是同情他,想帮助他一下,好让他能够尽快走上正常的轨道,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而已,他似乎也逐渐的明白了我的心意,可是,一时半会,凭他的能力和习惯是一下子难以改变的,必须要经历一段痛苦的、改头换面的过程。
   
(五)
 
 
 转眼到了2013年春节前的一个冬天的傍晚,我在赶往怀柔大世界的路上,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马路上大喊大叫,高声唱歌,我走过去仔细一看,原来是二愣子,才半年不见,他已经判若两人,只见他穿着一件破旧不堪的军大衣,浑身上下脏兮兮的,背上背着一个破皮包,里面装着一些捡来的垃圾,正在马路大喊大叫、高声唱着喊着,完全没有了当初横行霸道的狐假虎威的狗腿子模样。我冲着他连叫了两声二愣子,他听到后,转过头来,呆呆地望着我,傻乎乎地笑着,显然他已经认不出我来了,我只好把随身带着的面包和水全部给了他,然后匆匆忙忙的向大世界的方向赶去。后来,我又碰见过二愣子两次,以后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之后,我从一个知道二愣子情况的群众演员那里得知,由于二愣子的精神病严重了,被他的骗子老板赶了出了。原来,就这我离开那个骗子窝不久,二愣子疯了,得了严重的神经病,成了彻彻底底的精神病人,他的症状之一是经常大喊大叫,不但白天如此,尤其在深更半夜大喊大叫,并且有的时候还一边奔跑一边大喊大叫,干扰了周围人的正常生活,引起了邻居们的怨恨,还有人为此事报了警;而他的另外一个严重的症状就是打小孩,他一见到小孩子就上前去打人,可能是他认为打大人打不赢,打小孩子能够打赢吧,所以见到小孩就打,结果反而被孩子的家长狠狠地教训一顿,经常挨打;他的第三种症状是只要见到漂亮女人就喊老婆,说一些难听的话,于是,经常挨打又是难免的了。有一次,二愣子又看上了一位漂亮的女演员,眼睛盯着不放,精神病又发着了,于是他就一直跟随那个女演员到了化妆室,当时化妆室里面的一屋子人都在紧张的化妆,二愣子横冲直闯的就进去了,一把抓住那个女演员的手大声说:老婆,老婆,结婚,我要跟你结婚,当时就把那个女演员给气坏了,和另外几个女演员一起把他从化妆室里打了出来,二愣子还在门外嚷嚷了半天,后来被他的骗子老板打了一顿才给拖了回去;还有一次,二愣子碰上了更加邪乎的事情,有一天来了一群穿着打扮十分花花绿绿的男女,他们是来拍摄三级片的,大家仔细一看,原来是专门拍三级片的萧导演带领着一群不三不四的骗子与流氓来了,狗女也在其中。但其中的一个女人穿的特别的露骨,被二愣子看中了,他一下子精神病就发了,跑过去大声说老婆老婆我想你,那个女的也大声的回答他说老公老公我爱你,这下难道是他遇上了桃花运,可不是,只见二愣子心花怒放的就要上前去拥抱她,突然,那个女人抓住二愣子发起狂来,骂他你这个臭男人骗了我的钱又骗了我的身,现在又害我失去孩子,快把我的孩子还给我,说完对二愣子又是抓又是打又是骂的,把二愣子给搞懵了。这时候,那位专门带队拍摄三级片的萧导演走过来,狠狠地打了二愣子两耳光,大声骂道,瞎了你的狗眼,连老子的女人也敢搞,不想活了是不是,活腻了是吧,赶快叫你的老板过来给老子道歉。那个女的过来又对二愣子说,老公,你真的想跟我吗?萧导演对她大吼一声说:滚回去,别在这里给老子丢人现眼。原来,这个女人是萧导演的情人之一,也是个神经病,哈哈!两个神经病碰到了一块,想不看热闹都不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叫狗女的女人也扭扭捏捏的过来了,只听她对二愣子说,哎呦喂,帅哥没人要啦,没关系,她不要我要,我们现在就开房间去,说完搂着二愣子就要走,可能是二愣子刚刚被萧导演打了,吃了亏,又怕这次又被萧导演打,所以只好直愣愣望着萧导演和狗女,不知听谁的话好,想去又不敢去,畏畏缩缩的。狗女说,哎呦喂,还害羞了,又不是没见过美女,二愣子愣愣地指着萧导演说:老婆,我不敢,他打我。这时候围观的这些男男女女都过来了,一起大声对二愣子和狗女说,哎呦喂,怕什么,什么谁的老婆谁的老公,都是大家伙的老婆和老公,啰啰嗦嗦的干什么,去睡觉不就得了。原来,他们都是神经病,来了一群神经病。由于二愣子的病越来越严重,又经常挨打,骗子见他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就把他赶了出来,从此流落街头。是的,一个被骗子威胁利诱快十年了的二愣子怎么可能不得神经病,他得病是迟早的事,后来,二愣子被人打怕了,再也不敢轻易对小孩子和女人采取行动了,只好成天在大街上胡说八道,乱喊乱叫。现在,他露宿街头,只好到处捡垃圾吃,讨饭吃,也没有人搭理他,更没有人关心他。由于他的病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已经十分严重,听说他从小父母离异,是爷爷奶奶把他带大,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后来,爷爷奶奶不在了,就没有人管他了,听说他只有一个远房的伯父还健在,但是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这位群众演员最后又告诉我,有一天,二愣子又犯病,最后一次跑到一个女人的房间要求跟人家睡觉,被人家误认为是耍流氓而送到了派出所,警察也拿他没办法,只好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在那里治疗三个月以后,政府就派人把他送回老家,他伯父的家里寄养了,也不知道他的伯父对他好不好,至今生活得怎么样,这些我们就都不得而之了……。
 
 
(六)
 
 
转眼一年又过去了,时间到了2014年的春天,一年里,我也参加过许多的群众演员的工作,但再也没有见到过二愣子,有时候,我也经常想起二愣子,但对他的情况是一无所知,只能猜想他的各种各样的生活情况,只能在心里面默默地祝福他赶快好起来,从此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不想庸俗的生命必然活得很精彩,而过于庸俗的人无疑是卑贱的,一个在生活中无比卑贱的人怎么可能会成为耀眼的明星呢?像二楞子和狗男狗女这样无比庸俗与卑贱的人,是不可能成为耀眼的明星的,而这对于他们和这一类人来说,恐怕只是他们一厢情愿的奢望罢了。
 
 
作品集成功在望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成功在望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12-01 16:12 最后登录:2019-03-12 1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