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现行教育正在使孩子们的血性淡出他们的人生

时间:2017-03-0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褦襶子 点击:
       ——教师尊严的被作践,是孩子们血性淡出其人生的深刻社会根源!
 
  一个全社会不得不承认的残酷现实,就是年轻人的血性已经渐渐淡出他们的人生。尤其是90后的孩子们,早已基本不懂血性为何品质。学校里的孩子们打仗的显著减少,耍赖成为处理与他人矛盾的主流方式。小小年龄,动辄放讹,或拉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听话!成为衡量学生品质的重要条件。甚至成年人在工作岗位上,也必须循规蹈矩,如果你“别出心裁”,即便效果显著也会成为众矢之的。奴性教育已经使奴性深入国人的骨髓,融入基因。偶有残存的个性,也很快被“现实生活”消磨干净。成人世界里的奴性盛行,影响着孩子们的人生观。面对孩子与周围人的矛盾,家长鼓励孩子们“放讹”,老师对孩子们的“冲动”全面否定,极力打压!“冲动”成为孩子们的恶劣品质。
 
  古往今来,中国人世代倡导“老要张狂少要稳”。其实这种理念原本是对人性的辩证认识。是相对于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冲动,老年人精气渐衰缺乏进取意识而言的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可“特色”教育阉割了国人的思辨功能,世人在生搬硬套这种古训时,忘记了古人的初衷。
 
  孔子的学生子路对孔子说:“先生所教的仁义之道,真是令人向往!我所听到的这些道理,应该马上去实行吗?”孔子说:“你有父兄在,怎么能听到这些道理就去实行呢!”过了一会儿,冉有也来问同样的问题,孔子却说:“应该听到后就去实行。”这时,站在一边的公西华被弄糊涂了,不由得问孔子缘故。孔子说:“冉有为人懦弱,所以要激励他的勇气;子路武勇过人,所以要中和他的暴性。”
 
  如今时代变了,独生子女政策让90后00后的孩子们在过度呵护下成长,被剥夺了成长所必须的接受挫折教育的权利。导致当今的孩子们心理与生理都存在严重的缺陷。整天高喊着“因材施教”的中国教育,却依然抱残守缺。新“教改”虽然提出些新理念,却没有为践行这些理念提供客观条件。中高考模式这种现实的检验程序,让“培养能力”只能成为一场“教改秀”。也使急功近利的教育理念推动下的“纯粹应试教育”甚嚣尘上。连维系身体健康的体育活动都被家长视为耽误“学习”的行为。哪所学校要是坚持必要的体育活动,就会被当成“学习”抓的不紧,遭排斥。
 
  “尊严”是你在尊重别人的权利的同时,自己的相应权利得到尊重。孩子们从来没有阻碍父母追求健康的权利。可作父母的却以爱的名义限制或剥夺了孩子追求健康(玩)的权利。无论做父母的是否认同,第一种侵犯孩子人格尊严的就是父母的“爱”。所有以血性(在家长看来就是犟脾气)捍卫自己人格尊严的孩子都被看作是不懂事孩子,本性遭到家长残忍地阉割。
 
  人的血性是捍卫尊严的一种本能,是受生理与心理因素共同制约的。全社会戏耍教师的风气与对教师正常施教行为保护机制的缺失,直接导致学校与教师为规避责任,被迫省略了强健学生体魄与健全孩子心理的教育程序。致使90后与00后的孩子们身体素质整体呈断崖式下降趋势,心理上出现人性的严重扭曲。这个责任理应由国家来承担。
 
  义务教育属于国家强制性教育。国家有义务,以最科学最先进的教育理念强制推行。可是几乎所有各地方政府都有教育经费不能全部到位或教育资源不能均衡使用的短处,因此都惧怕与教育有关的事件产生轰动效应,使这些违规现象大白于天下。所以,“地方上”大多屈从于家长们愚昧的教育理念,大行“简约式”应试教育。把维系孩子身体健康与心理健康的教育程序大多数省略。这“省略”的教育程序,使孩子们在学校教育中无法形成健硕的身体与捍卫正当权益的勇敢抗争的精神。男孩子本能的血性湮灭在不健全的教育里。
 
  可国人出于对强权势力的恐惧,欺软怕硬,尽拣软柿子捏。没人敢追究直接责任,更不会承认自家落后的教育理念有什么责任,职能部门也乐得误导舆论让学校与教师作替罪羊。教师就成了全民作践的对象!最终的结果就是“全民自戕”!尽管那些不从事教师职业的国人,对教师群体极尽抨击之能事。异想天开地要求广大教师一边遭受整个社会的人格作践,一边竭力工作,满足他们对于教育期望。这种连寄予这种期望的人自己从事教师职业都不会接受的愿望,居然被那些义正辞严抨击教师的人做得理直气壮。最可悲的是职能部门与这种“乌托邦”舆情沆瀣一气,阉割了广大教师的精神尊严,但凡出现社会舆论对学校教师的质疑,无不“顺应民心”,严惩教师。广大教师忌惮“特色”,工作中要“深思熟虑”,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忌惮因为教育方式被学生不理解,遭学生举报砸了饭碗。既然渐渐教师已经成了全民作践的对象,那还有什么尊严值得捍卫。
 
  一群被剥夺了尊严的老师怎能教出有尊严的学生!学生若丧失了做人的尊严,哪里还会有捍卫尊严的血性。
 
  如今,整个社会几乎都不知道“尊严”为何物!也就不懂得尊重别人的人格,自然就没有捍卫尊严的愿望,“血性”也就渐渐淡出了孩子的人生。
 
  看到这,会有许多近一二十年有站过讲台的人,祭起道德的大棒,鞭挞“教师对于职业尊严”正当希求。这些年听得最多的就是“你就是干这个,你就该怎么怎么的……”、“我要是教师会怎么怎么样……”,站在假想前提下与道德的制高点上作践教师行业的尊严。直至使广大教师索性随波逐流,麻木地把“尊严”当鞋垫子,把屈辱当成家常便饭。以自我保护的本能,规避行业风险。强健学生体魄,健全心理的教育程序就在这作践教师尊严的社会风气中被弱化。
 
  基础教育的教师队伍素质日渐走低,这是不争的事实。这里面除了教师本身素养的因素外,更大的成份就是教师尊严被作践所致。
 
  笔者不想述说教育行业现状如何凄惨,因为从事哪个行业的人都不容易。也不想与不满意教育现状的读者朋友争辩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更不想与那些怀旧的读者朋友探讨以前的教育怎么样!只想问问那些家有孩子的读者,体制造成的这种令你们不满意的现状,靠宣泄情绪的指责抨击能否改善?如果改变不了,你家的孩子是否就不需要老师也能正常成长?你们的每一次对作为替罪羊的教师的抨击,都是为包括你们自己的孩子在内的炎黄子孙的成长缺陷形成助一把力。
 
  提到尊严,许多家长把“面子”当成尊严。“面子”只是一种精神需要。并不等同于尊严。“尊严”是你在尊重别人的权利的同时,自己的相应权利得到尊重。许多学生与家长,把老师对孩子的某些他们不愿意接受的教育方式视为侵犯孩子尊严,这完全是被我们中国大陆教育所学来的西方世界早已经抛弃的垃圾教育观——“尊重教育”所误导。教育者对受教者的最大尊重,就是积极施教。消极施教才是对学生尊严的严重侵犯。教育方式的得当与否与侵犯尊严无关。即便错了,也不是侵犯尊严之错。有时正面教导无效的情况下,说说反话甚至委婉有度的讥讽会比直白地讲道理要有效。
 
  权利与义务是对等的。如果你不能履行尊重他人权利的义务,就没有权力要求人家尊重你的相同权利。单方面为维护自己的权利不择手段不是血性,是任性。
 
  血性不等于冲动,但冲动往往是血性的反映。我们不能苛求孩子们的生活里“血性”与“冲动”泾渭分明,如果全部扼杀孩子的冲动本能,也就阉割了孩子的“血性”。多年前,笔者从事中学班主任工作时,学生甲(女生)在教室门口不小心摔倒在门后的垃圾桶上,她关上教室门站了起来,可是恰好此时另一个学生乙(男生)推门进来,把刚站起来的学生甲(女生)又撞倒在垃圾桶上,学生甲站起来对着刚进教室的同学乙(男生)就是一个嘴巴。学生乙(男生)本能地回敬了学生甲(女生)两个嘴巴。当时笔者正在其他班里上课,两个学生被学生处老师带回办公室处理。处理此事的学生处老师认为,学生乙(男生)不该与女生动手,要学生乙向学生甲道歉。可是学生甲的家长来到学校却不依不饶,并认同学生甲的要求,要再打学生乙50个嘴巴。笔者下课闻说接手了此事。在与家长们一起了解了事情经过后,学生甲的家长仍然坚持要女儿打那个男同学(乙)50个嘴巴。

作品集关于教育的文章 褦襶子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褦襶子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05-18 19:05 最后登录:2017-03-10 2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