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户籍制度一元化改革利弊管见

时间:2014-08-0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褦襶子 点击:
  最近,户籍制度改革成为舆论主要话题。可舆论的视角主要集中在户籍制度改革与城市保障问题上。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也是一个最急迫的问题。由于农业生产力的发展,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早已成为城市生活的一部分,甚至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农民工的短缺,会让许多工程无法正常开工,甚至会让城市服务面临着瘫痪。所以户籍制度改革,首先要让那些已经融入城市生活的“农民工”名符其实,解决他们享受与所在城市市民相同的保障待遇与公共服务。这也是户籍制度一元化改革必须面对的开端。
  然而户籍制度改革,必须全部统筹,尽管这种改革需要尝试,甚至可能会出现反复,但主观上不能推着往前走,走一步看一步。虽然,中央《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下称《意见》)已经勾勒出户籍制度改革的总体框架,预计在2020年之前,将1亿农业转移人口及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使其逐步享受当地基本公共服务。也对户籍制度改革后,民众享受公共服务待遇的一致性提出了方向性的构想。但对于“农村居民”身份转变所带来的现实问题关注不足。
  户籍制度一元化改革,取消城市户口与农村户口之别,统一归为居民户口,绝不简简单单地是国民身份的改变。而是直接关系到生产关系的调整。而这种调整,势必对生产力的发展产生巨大影响。除了迫在眉睫的融入与即将融入城市的农村居民的公共服务待遇问题,还有一个问题需要特别关注,甚至直接关系到此番户籍制度改革的成效,那就是土地问题。包括现政在内,政权的更迭与政权的稳固无不与土地问题密切相关。而土地问题事关国计民生,应该是户籍制度改革的首要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户籍制度改革也就无从谈起了。
  国家关于户籍制度改革的总体规划缺乏对于落实土地问题的细节与可能出现困难的充分预见,如果些问题不妥善解决,或许将会出现灾难性的后果。有些地区已经开始户籍制度改革尝试,尽管中央三令五申户籍制度改革要本着尊重农民意愿的原则,但许多地方却把农民户籍转变附加了一些条件,如要求农民交出土地等。在局部调查过程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农民拒绝交出土地来换他们的新身份。
  在写此文前,特别关注了一下传统媒体与网媒上关于本次户籍制度改革的舆情。相当一部分有见地的国人认为,在现行体制下这种户籍制度改革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可能十年甚至几十年。这类观点并非杞人忧天,因为当下的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日渐激化。上层建筑的改革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
  本次户籍制度改革,除了经济发展的需要,还有人权观念的与时俱进。新一届领导倡导24字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也许就是本次户籍制度改革的理念。乍一看,户籍一元化符合这“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可如何解释这些概念,如何落实这些价值观还有太多的不确定性,且无法在博客中深入探讨。此文仅就户籍制度一元化改革与土地问题关系做点预测。
  中国实行土地公有制,过去由于二元化户籍制度,农民优先拥有对公有土地的使用权,并因之被赋予二等公民身份。如果取消二元化户籍制度,一元化户籍制度使农民与城市市民都具有了平等的身份,并逐渐享受相同的公共服务,那么农民再无限期地享有公有土地的使用权,这岂不违背公平的原则。户籍制度一元化改革后,势必带来城乡物价的一元化。倘若为公平见,让全体国民都享有公有土地的使用权,那么如何来分配这种使用权?丧失土地使用权的农民如何来维系生计?是否应该获得补偿?如何补偿?由谁来补偿?也是无法确定的问题。尤其是国有土地的再分配,如何实现与权利分离确保公平?
  从现有观点来看,土地私有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部分这些问题。姑且不说土地私有在现有体制下是否现实,即便能够实现土地私有,拿什么来保障土地私有权?酝酿中的农村土地股份制以什么来调谐土地拥有者与股份制企业之间的关系?是权力还是商业规则?还是权力与商业规则相结合的特色商业规则?
  农业集约化生产是未来农业的发展方向,这是农业生产力水平发展的必然结果。随之而来的就是土地的集中,那么土地私有权与土地集中之间的关系又如何调谐?打开户籍制度二元化的这个防火墙,弱势的农民丧失了最后的保护(过去城市户口的人是不允许在农村购买土地与房产的),必将带来自由资本对农业的巨大冲击。因为历史原因,中国的农业生产力水平还相对较低,形成巨大的发展空间。在房地产业支撑的畸形城市经济面临困境的情况下,户籍制度一元化势必导致自由资本流向农业。由于中国市场经济的不完善,中国大陆资本与权力向来是捆绑的,无论是实行土地私有化还是继续保留土地公有,处于弱势的农民都无法抵御捆绑着权力的资本的冲击。
  土地继续公有,农民对于捆绑着权利的资本几无还手之力。即便土地私有,拥有私有土地的农民在捆绑着权力的资本面前也很难拥有完全的自主权。所以户籍制度一元化改革,惠及绝大多数普通民众不但需要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反而可能在短期内出现新的更猛烈的“圈地运动”。而丧失土地的农民,在工业发展放缓的情境下,很难再就业。社会矛盾存在激化的危险。
  此番户籍一元化改革,非常可能造就一批凭土地爆发的爆发户。已近农业自主化极限的耕地存在大幅度流失的风险(被违规作非农业用地),继而导致国民经济受制于人,捍卫主权的力度受到削弱。所以户籍制度改革过程中,土地问题应该引起有关方面从战略的高度予以特别重视。
作品集褦襶子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褦襶子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05-18 19:05 最后登录:2018-04-06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