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学习林语堂的《觉醒》

时间:2014-01-0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朱蓬蓬 点击:
  《醒觉·对人生的态度》,这是林语堂半个书记以前的著作。现在把林先生但当年说的话翻出来,再看一下。
  【中国哲学家是一个睁着一只眼睛做梦的人,是一个用爱及温和的嘲讽来观察人生的人,是一个把他的玩世主义和慈和的宽容心混合起来的人,是一个有时由梦中醒来,有时又睡了过去的,在梦中比在醒时更觉得生气蓬勃,因而在他清醒的生活中放进了梦意的人。他睁着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看穿了他周遭所发生的事情和他自己的努力的徒然,可是还保留着充分的现实感去走完人生的道路。他很少幻灭,因为他没有虚幻的憧憬,很少失望,因为他从来没有怀着过度的希望。他的精神就是这样解放了的。因为在研究了中国的文学和哲学以后,我得到了这样的结论:中国文化的最高理想始终是一个对人生有一种建筑在明慧的悟性上的达观的人。这种达观产生了宽怀,使人能够带着宽容的嘲讽度其一生,逃开功名利禄的诱惑,而且终于使他接受命运给他的一切东西。这种达观也使他产生了自由的意识,放浪的爱好,与他的傲骨和淡漠的态度。一个人只有具着这种自由的意识和淡漠的态度,结果才能深切地热烈地享受人生的乐趣。】
  林语堂说的是哲学家,但现在的中国人似乎全都是哲学家。“是一个睁着一只眼睛做梦的人,是一个用爱及温和的嘲讽来观察人生的人,是一个把他的玩世主义和慈和的宽容心混合起来的人,是一个有时由梦中醒来,有时又睡了过去的,在梦中比在醒时更觉得生气蓬勃......”
  经过了半个多世纪,中国人有开始做中国梦了,和过去不一样的是,这个梦是明确的。即: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大旗,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目标是建党建国两个一百周年,也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期待。
  具体而言:远离失败?你应该知道的的八个新视角;握紧自己命运的指挥棒;不想沦陷的话,你就必须有一个预案的出口; 没有金刚钻,怎么能揽瓷器活?道理是很简单,但需要让每一个人都明白却不容易;开垦各自内心的荒凉就要好好学习,与时俱进;你有针尖,我无麦芒,每一个人都不要挤兑自己;当你心里充满了爱,这个爱要奉献给人民;从来就没有卑微的生命;只有卑微的态度;最动人的是那一簇簇风景,人生如戏,你是真正的主角;职场宝典,你的底气,来自你的努力;梦想不灭,希望无垠,就会修成正果; 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很多事情是不需要弄清楚的;怀揣光明,就不能走在阴暗的路上; 内心没有方向的人,去哪里都是逃离……
  怎么说呢?笔者以为。林语堂已经是半个洋人了。他自己说:“我们要了解西洋人的生活,就得用西洋人的眼光,用他自己的气质,他的物质观念,和他自己的脑筋去观察它。美国人能忍受许多中国人所不能忍受的事物,而中国人也能忍受许多美国人所不能忍受的事物:这一点我并不怀疑。
  也许正因为如此,中美两国必须要和谐双赢才对。笔者注意到,中国和俄罗斯的破冰船被极地的冰山围住了,但美国已经出动最强力的破冰船去施救;笔者也注意到当安培嚣张得过分时,美国人也不赞许了。
  圣经的诗篇23篇上说:他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息的水边。我虽然行过死阴的幽谷,也不怕遭害……你用油膏了我的头,使我的福杯满溢……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
  林语堂很了解美国人的生活。他相信在美国生活的匆忙中,人们有一种愿望,有一种神圣的欲望,想躺在一片草地上,在美丽的高树下什么事也不做地享受一个悠闲自适的下午。像“醒转来生活吧”
  (Wake up and live)这种普遍的呼声的存在。
  按基督教的圣经所言,这是上帝的赐予。但无论如何,这也是人类自己的创造。最近,就有消息说美国在准备,有24个人类的代表要移居火星,而且声明,他们是有去无回的探索者。
  当然,在林语堂看来,“美国有一部分的人宁愿在梦中虚度光阴,可是美国人终究还不至于那样糟糕。问题只在他想多享受或少享受这种闲适的生活,以及他要怎样安排使这种生活实现而已。”
  我们可以承认美国的一部分人是这样的享受闲适,但也有另一部分人,却像除了人类以外的某些动物那样,认为自己才是智者,其他种族都是弱智,于是始终在打主意,要独占这个世界,在这个世界上称霸,这就是中国人现在要做的中国梦。中国像沉睡太久的人,“醒转来生活吧!”
  正如林语堂从哲学的角度来度量出的结论:
  【一般人都知道中国人的思想是一种非常实用而精明的思想,一些爱好中国艺术的人也知道,中国人的思想是一种极灵敏的思想;更少数的人则承认中国人的思想也是一种极有诗意和哲理的思想。至少大家都知道中国人是善于用哲理的眼光去观察事物的,这句话是比中国有一种伟大的哲学或有几个大哲学家的说法更有意义的。一个民族有几个哲学家没有什么稀奇,但一个民族能以哲理的眼光去观察事物,那就真是非常的事了。无论如何,中国这个民族显然是比较有哲理眼光,而比较没有效率的,如果不是这样,没有一个民族能经过四千年有效率的生活的高血压而继续生存的。在西方,狂人太多了,只好把他们关在疯人院里,而在中国,狂人太稀罕了,所以我们崇拜他们。每一个具有关于中国文学的知识的人,都会证实这句话。我所要说明的便是这一点。是的,中国人有一种轻逸的,一种几乎是愉快的哲学,他们的哲学气质的最好证据,是可以在这种智慧而快乐的生活哲学里找到的。】
  但愿在21世纪,我们要像建造航母和战斗机群那样,迅速地认识和逐渐地做到制约这一些狂人,这才是林语堂“觉醒”的真正前提。
  2014年1月5日星期日
 
作品集朱蓬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