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随想录

时间:2013-12-2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吴红铁 点击:

晚霞已落,美丽似乎不会在短时间内出现。曾几何时,美丽无处不在、无时不有,真正懂得生活的人,不应该浮于泡沫、飘于眼影。冬季虽有残酷,但亦有柔和与舒适,在大千世界中,对与错、是与非,谁能绝对的分清?而对立的双方似乎都在为自己辩解,但似乎又那么无力,因为他们都没有一点点的资格站在论辩者的高峰,而这些仍然不能使世人领悟。至于我,又不能脱俗,也只好落入常人的轨道,成为那些沉睡的人们当中……
 

一种东西的流逝换回另一种希望的到来,永远抱着“鱼与熊掌兼得”想法的人,是难以为他人所喜欢的。而那种独树一帜、孤芳清高者,虽落得一穷二白,亦不为人所喜欢。
 

很多时候,人应该自信一点,不要妄自菲薄。世上许多人能够成为领袖伟人、名流大亨,多半与他们的自信是分不开的。自信并非自傲,自傲不过是一种无知的表现。认识自己,发展自己,将会是前途路上的垫脚石。人应该勇于承担,敢于挑战,在苦难中磨练自己,造就自己。
 

我看林语堂先生的文章,总感到很亲切,似乎久别重逢的滋味上心头。好酒,好人,好夜,好文章,我对其文热爱,对其人崇敬。他把许多裹着千层皮的东西悉数扒尽、用力鞭挞,令人痛快至极。聪慧如林先生者,除奋斗外更须天份,叫做天赋奇禀。今选摘其文一段:
 
既做文人,而不预备成为文妓,就只有一道:就是带一点丈夫气,说自己胸中的话,不要取媚于世,这样身份自会高。要有点胆量,能独抒己见,不随波逐流就是文人的身份。所言是真知灼见之话,所见是高人一等之理,所写是优美动人之文,独来独往、存真保诚,有气骨、有见识、有操守,这样的文人是做得的,所谓“物自传者必以质“。
 
许多事,我总是凭感觉去做,总觉得自己有一种很敏感的直觉神经。从清丽的文字和秀美的体态中,能看出令人赏怀的精神实质,并从中获益良多。林先生的文章与风格,让我为之倾倒,我亦愿此类文学作品常伴生涯。
 

太自我太孤傲的人,将会如昙花一现不能久赏,最后以悲剧的形式告终。我愈发觉得不能正视自己,愈发迷朦于世上的人事,总在撩人的或令人窒息的氛围中生存着,多半身不由己。如果能主宰自己、说自己想说的,做自己想做的,才能算是幸运和无悔的人生。
 

有时候,我极力去寻找一种心境。喜欢独自一人漫步乡间小路,遐想或静思。我总觉得喧闹是一种罪过,平淡才是最真。在无人的角落,听听鸟叫虫鸣也是一种享受。我在如此的环境中,似乎又获得了重生,生命更具活力。
在这里,我有属于自己的天空;在这里,我不畏人言;在这里,我只属于我自己。
 

我欣赏彷徨,因为彷徨就是思考,思考就会有抉择。人生的转折就是思考境界的升华,人生的真正含义在于思考。思想者是痛苦的,而思想却是永恒的。我彷徨并非退缩并非畏惧,而是为了更好地去奋斗、去征战。
 

有时候,俗人误入雅道,无端地做起诗来,陷入词藻的泥潭中昏昏欲睡,引经据典、旁征博引而不求甚解。我累了我困了,我会找一个无人的山林野地睡一会儿。梦里我诗人,醒来却为不能做真诗而捶胸顿足。我会怪自己太愚笨,不能得诗之真谛。有时又怨恨诗的深奥、晦涩、朦胧,但我又好沉浸于诗的隐约、委婉、含蓄、优美之中。
 

昨晚,我看见满空的星,我说这不是星,而是上帝的眼。他洞察芸芸众生,谁快乐就给他烦恼,谁郁闷就给他欢愉。所以我说上帝是残酷的,他总让人们在忽悲忽喜中生存着。
 

热爱有个限度,喜欢也有终止。任何人到了垂暮之年,都会喟叹人生如梦。年轻时因为有理想有抱负,所以狂热的追求。老年时因为微烛之光,所以觉得一切都是空。
 
十一
何谓生何谓死,何谓贵何谓贱,何谓俗人何谓雅者,不过是世人闲来无事聊作话资耳!清朝一名人云:万里长城万里空,百世英雄百世梦。而他自己又在争名逐利,与同朝之官勾心斗角,在官场上呼风唤雨、无所不为,那身俗骨全都可以看个仔细。所以说文人虚伪,自有其道理所在。
作品集吴红铁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吴红铁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12-09 16:12 最后登录:2015-03-05 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