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念人:情归故里(散文)

时间:2020-11-0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 之之 点击:
    情归故里,这是每个人都有的美好愿望。青年时代,生活奔波四面八方,对情归故里就没有多少牵挂;可是,人到事业有成古来稀,牵挂的情感就会浓、而且越来越强烈。正如唐代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所述:“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表达了诗人对故里的一片深情。
    此刻,我脑海里也不知不觉地浮现出童年时代,一幕幕有趣的生活片段。也许这是怀念故里的缘故,也许是人生古来稀一种激情。这种激情犹如童年一样,在余生的岁月中,期待自己过着天真烂漫无忧无虑幸福生活。
    俗话说,人老如小孩。人到了一定年龄,小时候的幸福有趣片段,在脑海里就不断浮现。如想起小时候在《故乡的小雨》中玩耍;在《故乡的罗猛塘》边爬上椰子树摘椰子;在《故乡的小溪》钓鱼;在《故乡的塘猛岭》上捉迷藏;在《故乡的十月》田野里拾稻穗;在《故乡的大榕树》下跳海玩游戏……总之,尽管那个年代生活贫穷,但是,童年时代有趣生活,冲淡了饥饿,赶走了贫穷的威胁,把这些充满生活幻想的东西,深刻地印记在心头里。
    童年充满着幻想,青年充满着梦想。我们响应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走与工农兵相结合的道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那个时代,我们没有想到钱,没有想到有钱,也没有想到生活艰苦,只是一心听党的话,做党与贫下中农的好孩子。在广阔天地间,我们拿起镰刀就割稻;拿起锄头就开荒造田;拿起铁铲就修水利。白天劳动,晚上进文化室学习;从来没有叫过苦,从来没有怨过气,以战天斗地为荣,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贡献力量。那时,一天到晚,身上分文没有,身上仅有自己在学校时买的一支自来水笔。尽管日洒雨淋,超负荷地劳动,吃的是没有油水的青菜、萝卜干;但是,我们都没有叹过一声苦,没有在困难面前退缩。招工回城时,我们没有私心杂念。大家互相互让,把招工指标让给最有困难的人,自己继续留下来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谁都愿意以牺牲自己去帮助别人,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人格。
    尽管生活工作艰苦,但是,我们觉得工作生活很有意义。我们牢牢记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主人公保尔·柯察金说那一句经典名言:“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回忆往事,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生活庸俗而羞愧;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解放全人类而斗争。”然而,现在说起来没有人敢相信。可是,当年我们那一代人,确是按照保尔·柯察金说的这句话去生活去工作的。目前,这一代人已跨入古来稀之年,但是,好多人心里还记住这句话,做为自己生活的座右铭,始终保持这种生活情操,始终保持着那一种生活激情。有人说,那个年代所经历过的爱情故事、享受的生活没有现在这样丰富多彩;对这一问题,我们十分坦承;但是,我们没有后悔。我们倒觉得那个时代的爱情是最纯洁、最浪漫的;那个时代的生活最有意义、最有激情。我们认为,纯洁的东西是最珍贵的。
    小时候是贪玩的激情,青年是干事业的激情,老年是吃药的激情。凡是退休的人都感觉到,尽管干事业的激情没有了,但是,面对病痛的袭击,又陷入与病痛奋战吃药的激情。不管你青年时代一种病痛都没有,不管你青年时代有多大的激情,进入了退休行列,一件接一件疾病自然而然地向你袭来,一下子把你那一份青年时代的激情拉下深渊,像从高高的山峰上往下滑似的,使人难以适应。往日唱《志愿军战歌》雄赳赳,志昂扬,跨过鸭绿江;今天唱的是《白桦林》长长的路,将走到了尽头,年轻的人们消失白桦林……
    话说回来,面对消失白桦林,我们要以正确的心态去对待。不论是谁,不管是男是女,总是要老去,直至消失。一个人从出世那天起,也预示着死亡的开始。这是对每个人来说是公平公正的。唯一不公平的是,他保养好就多活几年而已。世界上没有人像孙悟空那样永生不老。因为,那是神话故事。
    故里,每个人都怀着一种特殊的感情。人老了,谁都想情归故里。因为,故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不论什么朝代,不管是干什么工作,没有人不怀念自己故里的。中国魏晋、唐宋朝代出诗人最多,每位诗人创作都离不开故里。最重故里情的算是魏晋代诗人陶渊明,他所写的《归园田居》一诗最为出名。该诗描述了作者归田后在故里生活的愉快心情。“开荒南野际,守掘归田园……”描写屋后绿树成荫,堂前桃李满桌;以时鲜果品佐酒,令绿树生风纳凉,好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赞美故里美丽的田园景色。在他一生创作的诗歌中,大多数都是以描写故里为素材,故称为田园诗人。
    人老了自所以情归故里,还有一原因,因为,故里他最了解,熟悉故里的风土人情;更重要的是,故里有自已的亲人,年青时不在一起,老了要在一起的愿望。然而,一个人长期离别故里,老了能够实现与亲人团聚,那是人生最为幸福美满。
    古代南北朝诗人谢朓的《落日怅望》一诗中其中一句:“味旦多纷喧,日晏未遑舍。落日余清阴,高忱东窗下…”然而,该诗“高忱”两字既写出情归故里神态之悠然,又表心态之超然,表达了对归隐故里生活可望而不可及的向往和倾慕。古代诗人中,人人都对情归故里怀着深深之情,在诗句中都有自然显露;即使征战前方的将士偶遇故里人,不仅表达了他乡遇故知的欣喜之感,同时,也暗含了一种淡淡的离愁。对此,不管古代或现代,情归故里,这是一种人到古稀之年的一种美好追求与宽慰,也是一切有志之士最好的归宿。
作品集念人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