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好老师让“体罚”给毁了!

时间:2017-06-1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褦襶子 点击:
好老师让“体罚”给毁了!

   朋友的孙女上中学了,其儿子与儿媳找到笔者要求为孩子找个好老师。笔者反问那么你们认为什么样的老师是好老师呢?两个孩子被问住了。
 
  不是笔者难为朋友儿子与儿媳,关于好老师家长与老师两种视角的认识差异实在是太大了。在绝大多数的家长看来,只有那种只抓孩子的文化课学习,抵制“与学习文化课无直接关联”的任何活动,使孩子的文化课成绩显著提高的老师才是好老师。除文化课学习以外的任何活动都被绝大多数家长视为“不务正业”。无论老师们如何阐释音体美活动、审美素养、公益活动等对孩子成长有无可替代的作用,被应试教育塑造出来的家长们仍然打心底拒绝这些健康孩子身心的非文化课学习活动。
 
  少数在这种摧残孩子心灵的教育中劫后余生学生的家长,到处宣扬他们的“成功经验”,炫耀他们培养“学霸”的心得,全然不顾关乎孩子未来生活质量的实际生存能力。据可靠信息反映,文革后恢复高考至今,所有各省的高考状元,无一在其所从事的领域做出杰出的成就。于是10名效应,N名效应等“金科玉律”出炉。
 
  其实,这种现象长期以来始终为业界所共知。这种“N名效应”流行,始于一九八九年,当年中国大陆杭州市天长小学老师周武受邀参加一次毕业学生的聚会。当时他暗自吃惊:那些已经担任副教授、经理的学生,在学校时的成绩并不十分出色。相反的,当年那些成绩突出的好学生,成就却平平。
 
  这个现象引发周武的好奇,他开始追踪毕业班学生,经过十年、针对151位学生的追踪调查,周武发现,学生的成长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在这种动态变化中,小学的好学生随着年级升高,出现成绩名次后移的现象:小学时主科成绩在班级前五名,进入中学后名次后移的,占43%;相反地,小学时排在七到十五名的学生,在进入初中、高中后,名次往前移的比率竟占81.2%。
 
  此“律”一出,业界恍如欧洲航海家们有了新的地理大发现。一时间高论频出,可任你“砖家”们分析得头头是道,家长们仍然不卖你的“新理念”的账。择校标准依旧,鉴师标准依旧。充其量为了部分使出吃奶劲也难以在成绩榜上名列前茅的学生与家长解解“心疑”。
 
  有高人剖析“十名效应”原因,给出了一、二、三,看似鞭辟入里,似乎为中国教育找到了新的出路。可倘若按那些条条框框依样画葫芦,亦不过特色意淫罢了。
 
  中国基础教育难度之高,在世界上都是出了名的。笔者的一些在中国大陆学习成绩平平甚至惨不忍睹的学生到了欧美国家的中学,竟然成绩优异得让同学羡慕。有的甚至后来成就超过了曾经在国内鄙视他们的那些“学霸”。原因不是学的知识多的罪过,而是中国大陆的基础教育违背了其自身的“基础”属性,把校园弄成了竞技场,孩子们学有没有学到知识的唯一标准就是“名次”。因为人为的因素,在我们的社会里,教育资源配置极度不均衡,“名次”就意为着能否继续享受优质教育资源。能否享受到优秀教育资源,某种程度上决定着孩子未来在社会中所处的阶层。所以集中优质教育资源聚敛财富不仅是权贵阶层重要选择,甚至是各“地方”的重要选择之一。因为“优质教育资源”与地方经济的微妙关系,教育资源均衡使用始终举步维艰。
 
  有些经济欠发达的地区的政府开支甚至都仰赖那些所谓的重点校的“收入”。有需求就有市场,尽管目前各地都有严禁各种“乱收费”的规定,并设有举报电话,可是有钱难买愿意。各地重点校费用昂贵,基本已经成为权贵集团霸占公共教育资源的形式,广大的中产阶层子弟与极少数寒门子弟只是绿叶陪衬。可惜,国人已经习惯了这个社会的不公平,在高度自私的国人心里,通过考试与权贵阶层争一杯羹,比争取公平要风险小得多。
 
  绝大多数的家长对于教育是外行,孩子的健康成长固然是他们的必须,可是家长们太贪婪,既想让孩子身心健康成长,又想让孩子能够分一杯优秀教育资源的羹,跻身于未来社会中上阶层。所以除了考试名次,家长根本不在乎孩子究竟身心是否健康发展。殊不知,孩子九年义务教育基础,已经固化了孩子未来的发展方向。什么样的优质教育资源都难以改变畸形教育对孩子身心造成的伤害。
 
  为了拉开学生成绩之间的成绩差距,人为地造成青少年学生的等级,刺激广大家长舍出血本在教育上投入,官方希望以此弥补教育经费的体制性衰减,课程设置越来越难;学校为了争取在择校风中站住脚,考试难度越来越高。在这种利益模式的摧残下,相当大比例的孩子在初中毕业以前就已经被淘汰出局。那些心存良知的教师,工作若想着眼孩子的身心健康成长,就得面对生存困境。如今社会评价中小学教师是否有水平,不在于你是否把绝大部分孩子教及格,而是在于你的学生有多大比例成绩优异。
 
  中小学生学习成绩越来越两极分化,(100分卷60分以上为及格、85分以上优秀、30分以下为差生),中间分数段越来越少,普通中学到初三大多数学生的各科平均成绩,优秀的一般在百分之二十以左右,及格至优秀分数段的一般占百分三十左右,不及格的一般占百分五十左右。重点校优秀分数段相对提高,不及格的分数段相应减少,但优秀以上、及格到优秀、不及格三个分数段不及格分数段仍然是最高的。普通高中,情况就更惨了。每年大量灌水高中生进入二本、民本、大专,这些大学生里有的补考多次都无法获得高中毕业证。毕业不失业才怪。
 
  这种局面令家长们恐惧,于是拼命给孩子找课外班,在一些大中城市,课外班一小时的费用甚至已经达到当地日平均工薪的数倍。外行的家长们便把孩子们身心健康成长的非文化课学习时间压缩到极限。剥夺孩子身心健康成长的非文化课学习时间,最终的结果就是冒着高淘汰率的风险,无奈地接受,不优秀即淘汰。这些年义务教育合格率逐年上升,可是文盲率也随之攀升,原因就是弃学(放挺不再听课不再做任何练习,甚至考试不是抄袭就是写上名就交卷)现象越来越普遍。
 
  文化课难度相对于学生的年龄接受能力偏高,要想染指优质教育资源,在现有考试模式下,只能饮鸩止渴,剥夺孩子身心健康成长的非考试科目文化课学习时间。文化课的学习紧张度已经冲击孩子们接受能力的底线,两极分化也就自然产生。
 
  分化的结果就是在弃学基础上发泄长期受紧张学习虐待产生的逆反。在重点校由于招生的潜规则,百分制试卷30分以下的差生要明显底于普通校。搅乱课堂的学生忌惮学校“管理力度(学校有许多权贵学生,这些学生家长的力度可以为学校摆平绝大部分外界对于学校强化管理的干扰)”尚不敢十分放肆,课堂正常教学还可维持。普通校就惨了,没有学生家长撑腰,对于学生搅乱课堂只能在毫无效果的说服教育下不断地说服教育。其实老师们不是没有办法,可是所有正常有效的教育方法都被我们那些愚蠢过时的教育立法给取缔了。唯一剩下的就是说服教育,如果说服教育能够必然有效果,那么监狱就是多余的,把监狱都改成学校就是了。
 
  现在老师要想敬业就得冒着砸掉饭碗的风险,于是教师就分成两类。一类,既然良知被阉割了,那么做什么都无所顾忌。于是各类迫使学生补课的现象泛滥;另一类,仅存的少许良知未泯的教师,冒着风险采取有效的教育手段,大多难有好下场。

作品集关于教育的文章 褦襶子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褦襶子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05-18 19:05 最后登录:2018-04-06 1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