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真正的风景在心底

时间:2016-08-22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健心韵 点击:
真正的风景在心底

  轻轻推开窗,山里清新的风便扑面而来,像孩子般在脸庞上撒着娇,亲吻着,揉搓着,心底竟泛起痒痒的感动。风依是这风,却少了在城市的嚣张跋扈,少了令人焦躁不安的气势棱角。看清风抚翠,满目葱茏满目春;花摇影间,绚丽红尘绚丽情。
  这个夏,竟觉无法忍受的酷热,其实温度计上的刻度,依然正常罢了,或许这夏尚觉委屈呢,不同的只是心情故事。换个地方,不过是换了个心情,换了不同的风景。也许是人的本性使然,面对一种风景,时间久了,就会厌了、烦了。其实真正的美丽风景就在自己的心里,守住自己内心的风景才是一生的陶醉。
  许久了,没有与爱人牵手的浪漫,生活的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就像四季轮回,波澜不惊。花前月下,已被岁月碾得七零八落,爱的激情,早被关锁在冷酷的城堡沉睡。爱情的树枝上,每片飘落的叶,都是昨天的记忆,那清晰的纹络里,是否还带着我们身体销魂后的余温。蓦然回首,期待的眼神无端多了惊慌失措,多了秋的惆怅,暗暗浮动着那曾经令人神魂颠倒的冲动。
  这是座风景迤逦的小山村,四周青山巍峨,清澈的溪流从山村中间嬉笑着跑过。潺潺溪流畔依水杵立着一棵棵硕大的核桃树,枝繁叶茂,那枝叶竟似一把把巨大的伞,把山村亲昵揽入怀中。极具关中特色的农舍错落有致的排列在山腰中,淹没在浓浓的绿荫里。似一位年迈而优雅的妇人,沉静而不张扬,在那眉目间,我似乎触到了岁月沧桑的痕迹,像在欣赏一幅久远的水墨画。
  这里又很穷,土地在这里十分珍贵。大山里的盆大的地方都被种上了土豆、玉米。村民一年到头辛勤务作,汗珠子摔八瓣,日子仍然过的紧巴巴的。连过日子买盐的钱都要从嘴里一点一点的去抠去省。
  斑驳陆离的浓荫下,小姑娘半蹲着,她的面前摆放着一个灰色的箱子。小姑娘看上去也就六七岁的模样,上身着一件淡色体恤,下身穿着短裤,衣服已被泥土涂抹成一幅无法看懂的图画。蓬乱的黑发下,红扑扑的脸蛋上镶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小姑娘一双脏兮兮的小手,在将箱子里的衣服反复的叠放着,像伺候着自己心爱的宝贝,那认真的神态,透着没有一丝雕琢的质朴、自然,于这山野的花草一样散发着淡淡清香,我似乎闻到了灵魂的芬芳,竟有莫名的感动。
  小姑娘扬起头,腼腆的对着陌生的我们笑了笑,嘴角上翘成一弯月牙。布满愁容的额头,被一阵风吹得云开雾散,渐渐明朗起来。
  八月的山风,总带着阵阵逐凉寒意,开始飘逸陨落的叶,一不留意,遗落在夏的梦寐,炽热的思绪里,让人酝酿出挥之不去的伤感。渐凉成了八月的主旋律,我想这凉,可以凉了尘世,凉了山野的生灵,切莫凉了童真的心灵。这幼小心灵无法承受这份无解的沉重。
  七年前,山村的窘迫生活,让年轻女子绝然抛弃了襁褓中那幼小的,只有八个月的生命,去山外的世界寻找能够满足自己眼睛的美丽风景,追逐用金钱堆砌的幸福去了。她走的毅然决然,竟没有回头看一眼已经哭的声嘶力竭的婴儿,被泪水模糊的眼睛透出的无法扯断的血脉之情。
  纯洁美好的心愿被岩石铸成琥珀,懵懂间,孩子到了有疑惑的年纪,自己应该与其他小朋友一样,冬天应该有一个温暖的怀抱,应该有一个可以叫妈妈的女人晚上陪着自己讲故事。而自己的妈妈在哪里呢?小姑娘抬起头,天真无邪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我们,说,她想妈妈,她要去找自己的妈妈。虽然对姑娘来说,妈妈是虚无的,虚无成心中的一个高尚的符号,就像美丽的海市蜃楼。
  在小姑娘的眼里,箱子就是自己幸福乐园,那几件衣服就是心中的母亲。小手不停的翻叠着,整理着对妈妈模糊的记忆,寄托着自己绵绵不绝的情丝。或许,这个夏天过去,秋天就会收获梦中的希望,我默默的祝福着小姑娘。
  爱人从背包里取出几块巧克力,小姑娘迟疑了一下,两手接了。“吃吧。很好吃的。”
  “谢谢阿姨。”小姑娘的话很轻很柔,带着一丝羞涩,竟让向来热血心肠的爱人眼睛瞬间噙满了晶莹的玉珠。她把脸扭向侧面,不敢再看小姑娘一眼。
  世上人人都在追求自己的幸福,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是,我们不能再追逐自己的幸福时,给别人披上痛苦的外衣。我想到了那个未曾谋面的女人。我想,在这个女人眼里,幸福就是一张筛子,她把生活在筛子中过着,选择着,太过贪婪和奢望。漂亮的小姑娘也被她的筛子过滤掉了,抛弃了,像抛一件物品。雨果说,慈母的胳膊是慈爱构成的,孩子睡在里面怎能不甜?可是小姑娘渴望的慈母胳膊又在哪里呢。
  爱人突然转身,把背的背包交给我,命令道“拿着。”说着,只见爱人从包里取出一把梳子,“来小美女,阿姨为你梳个头。”
  “真的?”小姑娘喜出望外。我知道喜欢漂亮是女人的天性,与年龄无关。
  小姑娘高兴的告诉我的爱人,她的头发都是奶奶给梳。奶奶岁数大了,眼睛又不清楚,平时给她梳头,都是随便拢一拢,就跑去上学去了。
  爱人默默的,神情专注的梳着头。梳头的动作很轻很柔,生怕弄痛了小姑娘似的。阳光穿透繁密的枝叶,把斑驳的光泽洒在一老一少两个女人的身上,像一尊爱的雕塑。
  人心其实就是一个宇宙,有风雨,有雷电,有欢乐,也有痛苦。其实,幸福更多的时候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幸福需要一定的物质,但不能把幸福像物质一样的量化。红尘漫漫,人赤条条而来,急急奔向最后的归宿。这一路之上,我们只有一副肩,又能承载多重?也许,你在那里获得了你想要的,可是,复转身,你遗失的可是梦中珍贵的牵挂。
  若干年后,小姑娘成了大姑娘,成了人妻人母,一定会让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怀里尽情撒娇,享受本该属于童年的幸福。
  天涯的尽头是荒漠
  红尘雨骤
  淋湿了幼小的身影
  瑟瑟发抖的心跳
  渴望,心碎的抚揉
  爱的泪水飘流,呼唤着
  不舍那无法替代的手
  最美的风景就在你的心头
  掬一把阳光
  驱散心头残留的忧愁
  不要任何离开的借口
  孤独的幼苗需要春的关怀
  永远停留你的眼眸
  不愿飞走
  回来吧,莫让夜晚拥着伤口
  无声的哭泣让世界颤抖
  小姑娘拉着箱子,向寂静无人的村间小路上走去。去追逐自己心中的圣地。
  望着渐渐远去的幼小身影,我问道,“以后我如果穷的一无所有,你会离我而去吗?”爱人嗔怒的瞪着我,随之把头倚在我的肩上,透出一脸的幸福。
   
   
 
作品集林健心韵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