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久违了,dog

时间:2015-03-0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建美 点击:
 为了纪念我们终成眷属的婚姻,也为了给我们的新生活带来温馨和幸福,结婚当天,我们独出心裁的要了一只刚满月的小花狗,取名dog,就像许多的中国家庭给孩子取英文名字一样,我为它取名dog,说明它在我心目中的位置,远不止仅是一条普通的小狗而已。和它的名字相配的是:洁白的绒毛以及身上负有特点的黑色圆点,看去更像一只稀有的金钱豹。
 
    真的好喜欢它。我像侍弄自己的孩子,给它洗澡,梳理,咀嚼东西喂它,夜里搂在被窝里。
    dog渐渐长大了。它离开了我的怀抱,我走到那里它追到哪里。
    dog通人性的,它与生俱来的是看家护院的职责;我们那时住在农村,三间旧式的瓦房,开着南门的大院,除了屋里有些口粮之外,就是院子里半截拉块的农具,在没啥值钱的东西,但我在家的时候,dog总是尽责的卧在大门的左侧,两腿支起前身,两眼盯着大门,耳朵警觉的竖着,似乎随时会有陌生人闯入,我常常被它认真的样子逗笑。
 
    刚结婚那会,我们就像冲出牢笼的小鸟,终于挣脱了父母的羁绊,自由自在的飞到了一起,呼吸着自由的新鲜空气,有了属于两人的爱巢,虽然没有高楼大厦、山珍海味,但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有个苹果俩人吃,也是无比幸福甜蜜的日子。
 
    我们很快有了爱的结晶。
    孩子呱呱坠地的时候,我傻啦;看着千辛万苦生下的孩子,我木然了,整个心像瞬间被掏空了一样,我做母亲了。看着红虾样眯缝着眼的小人儿,我内心瞬间多了丝丝牵挂。
   还没等 孩子太大,我一改只限于温饱的满足,毅然决然的和爱人一起来到离家五里远的镇上,租了个门面房做生意,那时正直地方派出所和村民联防队在到处打狗,没办法,dog只好留在家里。刚开始的时候,爱人隔三差五的回家取点东西,顺便喂喂dog, 后来孩子棘手加之生意越来越忙,竟一连几天忘记了回家。
    我不知dog怎样了,它不会饿坏了吧?我家的前面院墙那么高,它只有走邻居家的界墙才能出来。
    我很担心,催促爱人马上回家。
    谢天谢地,爱人开开门的时候,dog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它猛地冲出大门,一口咬住主人的裤子,尾巴摇的像波浪鼓似地亲的不行。我爱人掉下了眼泪,他俯身抱着dog, 摸摸它的肚皮,鼓鼓的,它吃了什么呢?爱人正诧异,邻居路过门口,她说家里几天没人,dog饿的不行,就从她家的矮墙上跳出去,到外面的猪圈里偷食吃,完了在回来看家。
  
    爱人回来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少了份对dog的担心,多了感动。
    随着时间的缘故,dog在我心目中的位置被我的孩子所代替,孩子,生意整天忙的我焦头烂额,我已无暇顾及它了,直到有一天,邻居赶集告诉我,说dog偷吃猪食,被人打断了后腿,在家里已经好久没出去了,建议我还是卖了吧,她说狗肉贵,现在村上药狗的人很多,说dog不是被药死就是会被饿死,不如趁早处理算了。爱人和我商量了半天,最后终于采纳了邻居的建议。
    爱人找来杀狗的人,那人浑身脏兮兮的,两只眼睛喝的通红,他肩上扛着一根扁担,扁担的后头缠着一捆沾满血迹的 绳子,他颤抖着左手从怀里掏出六十元钱递给我,我疯了似地喊着:“不卖了,你走!”爱人忙上前把他的手推开说:“不想卖算了”,又转身安慰我说:先带他去看看,如果伤的不重,咱就不卖了。”
    爱人带杀狗人去了我家。
    他们刚走,我就后悔了,我后悔为啥不和他们一起去看看可怜的dog, 它该很想我吧,尤其是它现在落难的时候?我是不忍心看它的惨状吗?我还是觉的本不应该忘记它?我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闪过它耷拉着后腿,那痛苦无助的眼神,那疲惫不堪的身影,我心好痛。
我想象着假如dog伤得厉害,那绞狗的绳索套住了它的脖子,那dog会窒息,它会竭斯底里的挣扎,它会怎样投以主人哀求的目光?该是怎样的无助?
 
    我心神不宁,我想象着dog会出现的种种状况。
    爱人终于回来了,他痛苦的告诉我说,他没有开门,是杀狗的跳进院子里逮的,爱人耳朵贴在大门上,只听到dog被扁担绞倒后发出几声低低的呻吟。
  杀狗的出来,埋怨说早知瘦的没肉,他是不会出那么些钱的。我爱人向杀狗人身后望去,dog的嘴和四肢被紧紧捆绑着倒掉在扁担上,已是皮包骨头,只有长长的粘着粪便的尾巴下垂着。我听后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母亲常说看家狗算一口,但对于dog,忠诚的本性,它不会明白吧?
 
    不知怎的,这件事已过多年,我还是无法释怀,并越来越感到深深的自责。为了纪念我们终成眷属的婚姻,也为了给我们的新生活带来温馨和幸福,结婚当天,我们独出心裁的要了一只刚满月的小花狗,取名dog,就像许多的中国家庭给孩子取英文名字一样,我为它取名dog,说明它在我心目中的位置,远不止仅是一条普通的小狗而已。和它的名字相配的是:洁白的绒毛以及身上负有特点的黑色圆点,看去更像一只稀有的金钱豹。
 
    真的好喜欢它。我像侍弄自己的孩子,给它洗澡,梳理,咀嚼东西喂它,夜里搂在被窝里。
    dog渐渐长大了。它离开了我的怀抱,我走到那里它追到哪里。
    dog通人性的,它与生俱来的是看家护院的职责;我们那时住在农村,三间旧式的瓦房,开着南门的大院,除了屋里有些口粮之外,就是院子里半截拉块的农具,在没啥值钱的东西,但我在家的时候,dog总是尽责的卧在大门的左侧,两腿支起前身,两眼盯着大门,耳朵警觉的竖着,似乎随时会有陌生人闯入,我常常被它认真的样子逗笑。
 
    刚结婚那会,我们就像冲出牢笼的小鸟,终于挣脱了父母的羁绊,自由自在的飞到了一起,呼吸着自由的新鲜空气,有了属于两人的爱巢,虽然没有高楼大厦、山珍海味,但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有个苹果俩人吃,也是无比幸福甜蜜的日子。
 
    我们很快有了爱的结晶。
    孩子呱呱坠地的时候,我傻啦;看着千辛万苦生下的孩子,我木然了,整个心像瞬间被掏空了一样,我做母亲了。看着红虾样眯缝着眼的小人儿,我内心瞬间多了丝丝牵挂。
   还没等 孩子太大,我一改只限于温饱的满足,毅然决然的和爱人一起来到离家五里远的镇上,租了个门面房做生意,那时正直地方派出所和村民联防队在到处打狗,没办法,dog只好留在家里。刚开始的时候,爱人隔三差五的回家取点东西,顺便喂喂dog, 后来孩子棘手加之生意越来越忙,竟一连几天忘记了回家。
    我不知dog怎样了,它不会饿坏了吧?我家的前面院墙那么高,它只有走邻居家的界墙才能出来。
    我很担心,催促爱人马上回家。
    谢天谢地,爱人开开门的时候,dog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它猛地冲出大门,一口咬住主人的裤子,尾巴摇的像波浪鼓似地亲的不行。我爱人掉下了眼泪,他俯身抱着dog, 摸摸它的肚皮,鼓鼓的,它吃了什么呢?爱人正诧异,邻居路过门口,她说家里几天没人,dog饿的不行,就从她家的矮墙上跳出去,到外面的猪圈里偷食吃,完了在回来看家。
  
    爱人回来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少了份对dog的担心,多了感动。
    随着时间的缘故,dog在我心目中的位置被我的孩子所代替,孩子,生意整天忙的我焦头烂额,我已无暇顾及它了,直到有一天,邻居赶集告诉我,说dog偷吃猪食,被人打断了后腿,在家里已经好久没出去了,建议我还是卖了吧,她说狗肉贵,现在村上药狗的人很多,说dog不是被药死就是会被饿死,不如趁早处理算了。爱人和我商量了半天,最后终于采纳了邻居的建议。
    爱人找来杀狗的人,那人浑身脏兮兮的,两只眼睛喝的通红,他肩上扛着一根扁担,扁担的后头缠着一捆沾满血迹的 绳子,他颤抖着左手从怀里掏出六十元钱递给我,我疯了似地喊着:“不卖了,你走!”爱人忙上前把他的手推开说:“不想卖算了”,又转身安慰我说:先带他去看看,如果伤的不重,咱就不卖了。”
    爱人带杀狗人去了我家。
    他们刚走,我就后悔了,我后悔为啥不和他们一起去看看可怜的dog, 它该很想我吧,尤其是它现在落难的时候?我是不忍心看它的惨状吗?我还是觉的本不应该忘记它?我脑海里像放电影一样闪过它耷拉着后腿,那痛苦无助的眼神,那疲惫不堪的身影,我心好痛。
我想象着假如dog伤得厉害,那绞狗的绳索套住了它的脖子,那dog会窒息,它会竭斯底里的挣扎,它会怎样投以主人哀求的目光?该是怎样的无助?
 
    我心神不宁,我想象着dog会出现的种种状况。
    爱人终于回来了,他痛苦的告诉我说,他没有开门,是杀狗的跳进院子里逮的,爱人耳朵贴在大门上,只听到dog被扁担绞倒后发出几声低低的呻吟。
  杀狗的出来,埋怨说早知瘦的没肉,他是不会出那么些钱的。我爱人向杀狗人身后望去,dog的嘴和四肢被紧紧捆绑着倒掉在扁担上,已是皮包骨头,只有长长的粘着粪便的尾巴下垂着。我听后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母亲常说看家狗算一口,但对于dog,忠诚的本性,它不会明白吧?
 
    不知怎的,这件事已过多年,我还是无法释怀,并越来越感到深深的自责。
作品集建美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建美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5-03-04 16:03 最后登录:2015-07-20 1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