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和某人来到这里

时间:2014-07-2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木吉他 点击:
    我想,对一个人最好的爱,就是每当行至一处我认为绝好的风景,我就会在心底说:定要和某人来到这里。
同样的,我以为,对一处风景最好的爱,就是当我来到它跟前,驻足,然后想:定要和某人来到这里。
    和一个朋友出行,路过一条酒吧遍布的长街,进了其中一家,是因为这家酒吧里驻唱的女人声音极为好听。我和朋友进门寻位坐下,女歌手竟从高台上走下来,不唱了。找来酒吧服务生询问,说是中场休息,一会还会接着唱。我和朋友便各要了一杯长岛冰茶,在临窗的位置静坐,也不聊天,只是各自观望着不同的角落。有时候我会刻意留意这样的氛围:朋友在对面或身边坐着,不说话,各自思寻,但是两人之间却不会觉得尴尬,也没有一种貌合神离的疏离感。但是很难有这样的时刻,因为不会有太多个这样的朋友。
    说是临窗,其实那酒吧的窗连玻璃都没有,我和朋友只是临着外面的街景坐着,步速急缓不一的人群在我们身侧流动,几乎就是与我们擦肩而过。我始终看着窗外,街对面是晃眼的灯光,是更多个形制和气质都相仿的酒吧、店铺,我原本是不太喜欢这样的街景的,但不知为什么,坐在酒吧的那段时间里,我竟觉得它们是很美的,因为那时候我在想:以后一定要和某个人来到这里。但某个人是谁呢?为什么偏偏不是此刻与我同行的朋友呢?我也不知道。事实上,那一刻我确实是在想一个人的,但那绝然不是我想与之共赏如此街景的人。我期盼的是一个未来的人,而不是过去的。
    朋友在我的身边,仍旧是一句话也不说,他偶尔饮啜玻璃杯里的茶色鸡尾酒,微皱眉头,让液体滑进喉管。我当然不能猜测出他在想什么。当人在沉默地思念另一个人或是怀念一件事的时候,最好不要去窥探,即使他没有说那是隐私,我想我也应该尊重他沉默的权力。倾诉,多数时候是很主动的,只需要你用类似“你怎么了?”的问句开一个头,就会得到所有回复,有时候甚至连像样的开头都不需要。也就是说,我想说的,不需要你费心压榨,我自会点滴不漏的告诉你,因为我相信你愿意听我滔滔不绝的说下去,也相信你值得我去毫不隐藏地剖开自己。
    杯中的液体饮半,歌手回到了高台上,在一张单腿凳上坐下,她开始说话,但我记不清她当时具体说了些什么,不久后她开始唱《Hotel California》。在那天她唱的所有的歌里我只记这首,为什么我会把其他的歌都忘了呢?后来我想了又想,大概是我喝尽了那杯长岛冰茶,没有创造出丝毫醉意,但的确让人忘了某些东西。
    这里是一个陌生的城市,我来这里旅行,看见的人群是无数个内部关系不明的独立团体,那些我进不去的团体总会让我沉迷于猜测,可猜测出的结果往往让我自己失望。我会和某一个人来这里吗?当别人看见我和那“某一个人”的时候会如何猜测我们之间的关系?更为重要的是,那时候,我和那“某一个人”,确确实实的关系又是什么?我很渴望与身边同行的人有一个明确的关系,那是一种互相都认可了的关系,但实际上,在所有的交往里我都从未有过这样明确的认定,以至于当我爱一个人的时候,我都保持着一种很模糊的、不清晰的认识。
    旅行不是为了炫耀或证明,也不是为了向别人的生活方式和处世哲学挑战,但我看见,总会有人这么做。
    当我去过了某些地方,我并不想和别人热切地说起我去过何处,也不想和谁谈论此行目的,而只是很遗憾地在心里记着,我并没有和某一个我最想要同行的人到达目的地。仅此而已。
作品集木吉他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