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天天想着何日君再来

时间:2013-12-1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朱蓬蓬 点击:

    我现在深感自己的知识太少了,特别是因为中国人的历史过程太复杂,许多事情不深入研究,根本无法知晓事情的本质。
    例如,我读了陈章在《杂文月刊》12期上的文章:《何日君再来被禁了又禁——刘雪庵的悲剧》,我才知道我一直喜欢邓丽君唱的《何日君再来》,竟然有那么多的故事,而且,原歌词的作者和演唱者都被打上了那么多的可悲又可笑的烙印。
    陈章的文章介绍了《何日君再来》的来源:1936年2月上海艺华影业公司拍摄故事片《三星伴月》。导演方沛霖请刘雪庵作一首插曲,刘学庵将一首探戈舞曲交给他。方沛霖送编剧黄嘉谟填词,黄嘉谟妙笔生辉,填出了“好花不常开,好景不长在...”的传世的名曲。
    按照作者的介绍,这首歌曲最早是由金嗓子周璇主唱,轰动上海。1939年香港蔡楚生编导抗战影片《孤岛天堂》,将《何日君再来》选为插曲,由黎莉莉演唱,又红遍香港。1940年,日本歌手川岛淑子(李香兰)在满洲国再唱红《何日君再来》并风靡日本。不久,在台湾的邓丽君也把此歌唱红台湾。但是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以后的岁月中,人们把这首抒情歌曲联系上了政治内涵,一个时期说他是抗战的,后来又变为是汉奸歌曲,大陆解放后,更成为了反动和黄色歌曲,禁过来禁过去,就变成了陈章所说的“禁了又禁”。
    笔者从童年起就喜欢《何日君再来》,因为在战乱时期,我更留恋的是“好景不长在”。由好景之不常在,我把“君”认作是父母亲兄弟姐妹以及同学好友,什么时候他们能够再来相会呢?我童年时的一位好友曹元富(笔名曹旭),作为地下党员去了台湾,后来在台湾牺牲了;我的一位孤儿院的同学李哈拿,作为志愿军医护人员去了朝鲜,后来也牺牲了;我的父亲也不知道是那一年被国民党杀害了;我的亲戚堂、表兄弟姐妹,流落到世界各地,我经常想念这些何日能再来的“君”,但当自己进入社会逐渐成熟,才理解了“好景不常在”的意蕴之深厚。由于好景之不长在,才有了何日君再来的思念。
    读了陈章先生的文章,特别是关于刘学庵的情况介绍,这怎么可能会这样呢?完全没有想到的是,刘学庵这位曾和冼星海等诸多著名音乐家一起投入抗日救亡运动的人才,还曾创作了“满江红”、“募寒衣”、“保卫大上海”等近百首歌曲,自己出资编辑出版全国唯一的音乐期刊《战歌》的刘学庵,解放前后在音乐学院任教培养了许多人才的刘学庵,在1957年却被打成了右派,由音乐学院的一级教授降到六级;文革期间,红卫兵暴打刘学庵,他的夫人乔景云上去保护,却被打得伤势太重而去世。
    1979年3月,刘学庵的右派得到改正,这年十月他出席第四届全国文代会,没想到会上有人要清算《何日君再来》,气得刘学庵当场眼底出血,视网膜脱落,从此双目失明,卧床不起。1985年1月,孩子们送刘学庵进医院治疗,但没有关系和身份和等级,住不进病房,等到住进病房,病情已经恶化,3月15日就与世长逝了。
    陈章先生说这是刘学庵的悲剧。实际上这那里是刘学庵个人的悲剧,这是我们时代的悲剧。
    不知道老朽的理解是不是对,自从改革开放以来,政治形势略为宽松,香港回归,台湾三通,邓丽君唱的《何日君再来》逐渐再次流行起来,回归到他歌曲抒情的本来意蕴,多少少女少男、剩女剩男、在心中吟唱着自己心爱的人“何日君再来”?
    但愿在崭新的世纪里,即使有“君”今宵离别,那么就让我们都能不再受到约束地低低地吟唱《何日君再来》吧!这真是: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喝完了这杯,请进点小菜,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欢更何待,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停唱阳关叠,重擎白玉杯,殷勤频致语,牢牢抚君怀,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喝完了这杯,请进点小菜,人生能得几回醉,不欢更何待?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14:32 2013-12-11

作品集朱蓬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