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爱是妻子脚上那根绳

时间:2019-10-1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安宁 点击:
爱是妻子脚上那根绳


   深秋的朝阳是温暖和煦的,给大地洒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公园里的草坪,被草尖上小小的露珠铺满,变得白茫茫的。几只不知名的小鸟,在草地上悠闲的散步鸣叫,不知是在喝琼浆玉液般的露珠还是找食吃。不甘退出季节的紫薇,卯足劲在枝头绽放出最后的芬芳。几株黄得灿烂的桂树,凭借自己的独特优势,没费力气就压倒群芳,把公园变成了沁人心脾的香海。

早晨是公园最热闹的时候,几株修竹边一帮红衣服正在作操,相邻是一群跳交谊舞的老头老太太,再往北还有两行正在走秀的资深美女们。移动音响发出的声音此起彼伏,踩着鼓点的人们在各自享受着属于自己的乐趣。那份欢乐,那份自信,那份无需言表的幸福感,就明明白白写在每个人脸上。

   我坐在玻璃亭下,如其说是观赏美景,还不如说是在等待一幕爱的故事重演。

   远远的他来了,推着一辆轮椅来了。他姓黄,年近七旬,轮椅上是他的老伴儿。轮椅上的她穿一件红上衣,头歪在一边,有气无力,眼睛似睁非睁。只见老黄缓了口气,给老伴儿右脚下绑上一截自行车内胎,内胎软和,不会硌脚。再在脚后跟用一截胶带把脚和内胎固定住。这才给内胎系上一根筷子粗的绳子,然后把老伴儿慢慢扶下轮椅。夫妻两人面对面,老黄扶住妻子左手臂,妻子在手杖帮助下艰难的向前迈出一步,老黄再拉动缠在手上的绳索,帮妻子换右腿上前。在拉动右腿时,老黄的右手还得扶住妻子,怕她站不稳摔倒。路旁有路灯杆,每二十米一个。老黄就这样连拉带扶,一次只能走六个灯杆。就是这短短的一百二十米距离,老黄和妻子要足足走上近一个小时。只见他满头是汗,气喘吁吁,妻子也累的摇摇欲坠。老黄扶妻子坐上轮椅休息,给妻子喝口水,自己也蹲在一旁擦擦汗,抽袋烟,缓口气。

   老黄说,每天要走四百八十米,早上二百四十米,下午再二百四十米。每走完一百二十米必须休息一下,等体力恢复再走六个灯杆。 不管酷暑严寒,天天从不间断。听老黄说,起初妻子两腿根本不会动,全靠自己一手扶着,另一只手挪了右腿再挪左腿。一天下来自己都累的在床上动弹不得。为节省体力,他想出了拴绳子的办法,这样可以减少他的弯腰下蹲次数。

老黄是个乐观的人,他说妻子今年初得下脑梗,好好的一个人,一下子就不能动了。经过近九个月的艰苦锻炼,已经好多了。现在帮助妻子康复,就是他的全部工作。去年家里拆迁了,赔了一百多万元,还补偿三百平米住房。妻子一辈子和自己一起吃苦,一定要让她享受到今天的幸福。

   眼前的情景,使我想起了电影上在教堂结婚时神父的问话:“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女子)成为你的丈夫(妻子)?无论是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他(她)、照顾他(她),永远对他(她)忠贞不渝直到生命尽头?”这几句话说起来容易,若真碰上要履行诺言的一天,那该是对人性和毅力多大的考验啊!也许这位黄老伯根本不懂这些,结婚时也没发过什么“海枯石烂”的誓言,但他的行动不就在诠释着什么叫“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吗?相信那些看见这一幕的人们,一定也和我一样,把这爱的一幕颂歌刻在了自己心里。也许还会暗暗问自己一句:若真有一天自己摊上了,和老黄一样,要长年累月为妻子拉动脚上那根绳索,我能做到吗?
 
作品集王安宁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王安宁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05-15 08:05 最后登录:2019-10-16 15: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