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又是一年清明时

时间:2019-04-08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咖啡与糖 点击:
我经常会想起奶奶,感觉她走的很突然,但又走的很理所应当。因为,当时的她已经没有什么神志,离开是迟早的事。只是我无法接受她走的时候我不在身边。没有看到她最后一眼。
 
2010年9月29日,离国庆还有两天。妈妈为了不让我学习分心,也不想我从广州赶回来那么奔波,决定不告诉我。当天晚上我才收到姐姐电话,说奶奶去世了。
 
我放下电话,没有哭的稀里哗啦,没有嘶吼。默默地走到阳台的角落,低声的抽泣。那晚,我不知道哭了多久,哭了多少次,也许是一次,也许是三次。
 
爷爷走的时候,我很平静,只是害怕看到死人。因为爷爷从来都不怎么喜欢我。我妈也因为我的事跟他吵过很多次。但奶奶不一样,她从小很疼我,会买玩具给我,买我想要的自行车,会买我爱吃的零食,别人凶我的时候,她会跟他吵架,会护着我。她会带我到处走,经常逗我玩。这一切都是发生在她没有老年痴呆前。
 
奶奶是一个很啰嗦的人。嘴里没停。有时候又很无理取闹。经常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跟我爸妈闹脾气。每次他们吵完我就过去安慰她。她就跟我说一大堆我爸妈的坏话。那些坏话在我成年后,其实也就是一些芝麻小事。我奶奶自己也有问题,喜欢挑刺。我爸妈也不会像书里说的那样孝顺什么的。
 
奶奶喜欢去捡垃圾。多年后我才知道一个词,拾荒。她就是一个拾荒老人。那时候我们家穷,条件艰苦。父母没有多少钱给她。只能保证她的温饱和看病之类的。所以她经常去捡破烂来卖,然后卖的钱就去打牌和买东西给我们姐弟。她打牌纯属娱乐,并不是赌,这就很好。我小的时候也是经常看她打牌,只是看不懂。
 
奶奶在老年痴呆前,是一个很干净的人。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桌面一尘不染的。后来就不行了,整个房间都乱糟糟,臭烘烘的,像极了茅房。我爸虽然经常骂奶奶,但她一生病,就会背着她去医院。边走还边骂。每日三餐,都要我们去送饭。我妈负责了奶奶所有的卫生,洗衣服,收拾房子,擦洗身子。到后期还要喂饭。
 
在奶奶生前,仿佛就只有我爸妈一对儿子儿媳。人死后,村里有分红,又多了那么多的孝子。人心啊。
 
我爸妈对奶奶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明明对她好,又偏要多说一些话,要啰嗦一通。
 
奶奶很喜欢给别人拉红线。尤其喜欢给我们拉红线。总是看到哪个女孩子好看,就跟人家说以后长大嫁给我孙子。或者说,哪家的女孩子很听话,你长大了娶她。估计是看多了古装电视的那种指腹为婚,娃娃亲的情节了。但很遗憾,她走的太早了。没能看到我结婚育子。没看到她疼爱的孙子的儿子。如果她还活着,一定会很开心吧。
 
奶奶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啰嗦,喜欢揪着一些事情小题大作,也喜欢说大话,爱跟人吵架。村子很多人也不怎么喜欢她,但她脸皮够厚啊。奶奶虽然爱干净,但她很懒的。
我爸妈也不会像书上说的,任劳任怨,二十四孝一样,也会动不动就对奶奶发脾气。十足的市井小民的表现。但并不防碍他们对奶奶的那份孝心。如果,没有他们的照顾,或许,奶奶可能提前十几年就不在了。
 
现在我们长大了,出来工作了,她却已经离开几年了。有些遗憾已经无法弥补了。
 
作品集咖啡与糖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咖啡与糖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9-03-27 12:03 最后登录:2019-04-14 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