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他》——关于父亲

时间:2016-12-0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琴瑟愿与 点击:
《他》——关于父亲

  小时候,父亲这两个字对我来说,是很害怕说出的字眼。
 
  后来慢慢长大,才发现,那个别人文章里山一般高大海一般宽阔的形象,一直存在,只是我下意识的选择了去忽略。这么多年以来,我甚至记不得他的生日,也记不得他喜欢吃的东西和感兴趣的事。可是当我离家独在异乡求学时,每次生病了或者不想吃东西了总会想起他,想起他模糊不清叫我小名的声音。一种对命运不甘却又无可奈何的声音,像一头野兽试图撕破囚笼却不得不放弃的垂死挣扎,低沉着,哽咽着……
 
  记忆中,我的每一声“父亲”,都没得到过一个明确有力的回答过,甚至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感觉到有人在呼唤他,后来,慢慢的,我渐渐很少叫“父亲”。
 
  我记事很早,四五岁的事我都能记得。可是没人相信我,哪怕是最亲的人。五岁那年,母亲送我去隔壁村里上学,同路的孩子一直跟着我们,我怯怯的躲在母亲的后面,扭捏着不放开母亲的衣角,不让她走。好不容易母亲把我哄好,转身离开后,有个同我差不多大的小男孩笑嘻嘻地指着我说,“喂,你是小哑巴吗?”
 
  “我不是!”我大声又着急的说道。然后他们笑着跑开了,从此每次见我,都叫我小哑巴。
 
  我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叫我小哑巴,只知道这些小孩,对我不友好。我回家把这些告诉妈妈,妈妈摸着我的头,抱着弟弟,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却没告诉我为什么。只是后来,那群小孩不再叫我小哑巴了,当然,他们也不和我玩。我也不在意,反正我一个人也能玩得好好的,父亲手巧,每天都会给我做一些小玩具,一个人也不会觉得孤单。
  
  终于,熬到弟弟也能去上学了,我自豪地拉着弟弟的手,像拉住了全世界。向他们炫耀,看,我有弟弟陪我上学。
 
  那个夏天,暴雨不断,河水上涨淹没了桥面,弟弟哭闹着不去上学,母亲没辙了,只能唤来父亲,先送我去学校。父亲背着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稀泥路上,他背上的骨头硌疼了我,我用拳头捶他,边捶边闹,他充耳不闻,只是后面托着的两只手不停地,轻轻地拍着我。离学校还有一小段距离行人很少的路段,父亲把我放下来,示意我自己进去学校,说什么也不肯把我送进去。我哭着走了一半的路又返回去找父亲,刚好看到父亲转身抹眼泪,然后用力朝我挥手。
  
  那个场面,一直印在我脑海里,一直到现在。
 
  渐渐的,我越长越大,父亲也越来越老,他会给我打电话,在电话的一端模糊不清地叫着我的名字,我却无法回答。过了一两分钟,他就会挂断电话,我就给他发一些近日的照片过去。母亲说,父亲把我的照片都洗印了出来,整整齐齐的放着,每当有个朋友来家里,他就会翻着相册自豪的比划着告诉他们,这是我女儿。
  
  我怨过,也闹过,为什么自己的父亲是这样,为什么别人能听到父亲亲切地唤自己的小名,而自己,却没有。后来,见多了人情冷暖,才知道,有些人,明明身体完好无缺,心却是聋的。他们,不配与自己的父亲相提并论。
 
  世间千万人中,偏偏你成为了我的父亲,想必是要很深很深的缘分吧,我祈祷,愿来生,以我之寿命换你耳目聪明,心智纯善如初。
作品集琴瑟愿与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66.7%
踩一下
(1)
33.3%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琴瑟愿与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6-09-02 13:09 最后登录:2016-12-11 2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