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美丽总有忧伤

时间:2015-07-1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云轩居士 点击:

千年前的易安居士,出身名门世家,自幼可得诗书浸润,如天然雕琢之美玉,光忙散射,月华之光辉亦显稍逊风骚。弱冠之年即有词名,并得与同负良好才学与家境的赵公子,喜结连理,共鸳声,何其美哉!令人艳羡。

然而世事无常,宦海沉浮,生逢乱世,金人的铁骑日别紧蹙,中年孤单,爱侣它游,颠沛又复流离,寄居双溪江边,前路无助,晚景凄凉。

世事总是如此,美丽中难免有忧伤。

日前同学聚会,某君远居大洋彼岸,没能成行,只有图片稍可慰藉相思之苦。身在异国,时光已悄悄流走二十春秋,某君,依然风采如故,岁可辨识已过不惑之年,依旧美丽,还有一份从容。而后,听闻,此君毕业后即赴美修学,为业,小有所成,然一直孤雁独行,已届不惑仍待字闺中,不免让人有白璧微瑕之感。

二十年前,一个美丽的北国春城,阔大的校园里,某君已是一道亮丽的风景。来自大都市,家境甚优,高挑的身材,一幕黑黑的,不,稍显微黄色的秀发,肤色稍重,应该是及其健康的一类,这样的感觉在当时当然没有依据,只是本能的感觉而已。秀眸如水,来自乡村的我,无法读懂其中的深邃,性感的嘴唇,厚厚的,当时还认为这是不是白璧上的微瑕呢,后来阅历多了之后,才知道是性感的标记。总之高贵之气甚浓,这令很多人放弃了一近芳泽的勇气,只能远观,时间过得很快,不久,大家都循着自己的轨迹,也许是命运,逐渐的找到了自己的星座,对号入座。慢慢的疏远了这种对美的欣赏。

清水出芙蓉,寒雪上的点点梅花,也许都不是,应该是洛城华贵的牡丹,娇媚的绽放在北国的雪色里,也有一二小蜂曾绕花而过,终是空舞而去。稍显孤傲的牡丹,独自开放,直至各奔前程。某君即赴美国,而后消息甚少。

青春年少的记忆,总是很快被现实的逼蹙,改写,象牙塔里的印象只有在夜深人静,或者故人相聚时,才会被提起,回忆的细节,很多时候还是那么清晰,少时的幼稚,莽撞,单纯,是那么的可爱,因为它永远的,只能在记忆中了。

有时也会想,那朵美丽的牡丹,会是怎样的境遇呢。有过很多美好的想象,想青春剧的思路,随着学识的增长,阅历的增加,她也许会更加成熟和美丽,中年女人的那种少妇的美丽,也许更加极致。也许有了一位事业有成的稳重男士,倾心的呵护着娇美的花,爱的滋润中,也许一个可爱的小天使,增加着生活的惬意与快活。

有时也会想,会不会,一个央仓嘉措式的诗人,加上贵族的血统和威望,会使这个故事,更加传奇和美丽。用一段唯美的爱情,也许不是长相厮守,双栖孤老的承诺与实现,偶然的相遇,偶然的用贵族气度的底蕴,现实的浪漫,演绎那一段刻骨铭心,却无法天长地久的爱恋,,成为更多的灰姑娘眼中的美丽想象,使他们永远相信爱情的美丽。

也许在宁静的塞纳河边,漫步时,一位白发碧眼的异国男士,经历了大半个世界的周游,终于找到了心中,那个美丽的东方女神,将她带回那个中世纪古老的城堡,古堡中的中世纪几何工具,激发了他们对艺术和天文的兴趣,孤灯残影中,粗布衬衫下的她,更加丰腴性感,某个艺术沙龙上,一袭美丽长裙,高挽的发髻,健康的肤色,让她出尽了风头,香港,内地的各类媒体也注意到了她的高贵和美丽,纷纷追逐……

也许就是也许,其实这些根本都没有发生。事实上,也没有发生。

这个我们一直期待的美丽故事,带给我们些许忧伤,美丽中难免的忧伤。

昨日重温开普勒的双色人生,更是感慨良多,生活的不幸与肢体的病痛折磨,无法染色于他辉煌的科技成就。也许从不同的层面,不同的角度,我们可以感受到每一个别样的人生,每一种不同风景的美丽,每一段故事不同的滋味。

古人很擅哲思,两千年前,为我们熬制了温温的心灵鸡汤。“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东篱下浅唱朱阁梅花,远岫中清风徐送疏钟,大江渔舟上一壶浊酒,一轮明月照水流。其实怎样的美丽都在品读者的心中,美丽也许有一点忧伤,淡淡的愁,会带给我们别样的美丽风情。

作品集云轩居士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