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二姐的鹅儿

时间:2011-11-2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沙漠 点击: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每当吟诵起这首诗时,就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姐姐养的鹅——那些可爱的精灵们。

    也许是我六七岁的时候吧,那时我们还住在爸爸工作的管理所。管理所毗邻农村,四周都是田地,很适合养一些家禽。于是在一个赶集的日子,妈妈带回来几只灰色的鹅仔来。鹅仔还很小,大概比拳头大不了多少。一身灰不溜秋的,很不招人待见。一放下地便叫嚷着伸着扁扁的嘴处觅食。而我当时是看不上这丑陋的小家伙,可是我的二姐却把它们当成了宝贝。

    小鹅走路的样子很滑稽,迈着八字步,一摇一晃地踱着方步,只要一出了单位的大门便是它们的天下,呼啦一声就冲向田地里,像一群饿死鬼投胎一般,见到青草就狼吞虎咽,嘴巴像一台台小型的收割机,一小片草地瞬间就会吃的干干净净。为了防止鹅儿偷吃别人家的菜,也是养鹅的光荣任务就顺理成章地交给了二姐

    二姐特喜欢这几只鹅,或许是那时没有玩具的缘故,二姐把它们当成了宠物一般伺候。二姐每天放学的第一件事不是做作业,而是赶着几只鹅仔出去觅食,这几只鹅仔也怪,一看到二姐来了,就好像失散多年的地下党找到了组织一样的激动。围着她跳着叫着,还有的用颈轻轻地摩擦着她的裤腿,像孩子一般撒娇。于是二姐一声招呼,鹅们便乖乖地听从二姐的召唤,一只接一只地排着整齐的队伍向田野里进军。每每这个时候 二姐便坐在草籽地里一边做作业,一边看着鹅们。鹅们便四散开去觅食,二姐做作业很入神,经常是到了夜幕降临看不到做作业的时候才想起那几只鹅。抬头四望,却再也看不见鹅们的身影。鹅们吃饱喝足偷偷都下河洗澡去了。于是姐姐就嚟嚟嚟地叫唤几声。鹅们听见了就嘎嘎嘎地回应着,马上乖乖地排着队伍走到二姐的面前,迈着八字步跟着二姐回家。夜幕下,一个小小的身影后面跟着几只整齐的鹅们,仿佛是一个文字后面带着的一串小数点。有意思极了。

    鹅们渐渐地长大了,它们只是听二姐一个人的话,并不把我和大姐及哥哥当回事,这让我和哥哥颇为气愤。如果妈妈叫我们去叫鹅们回家,它们根本叫不听我们的,任凭我们怎么叫唤,它们就是不理不睬,只管在河里游来荡去,像一群顽皮的孩子和我们捉迷藏似的。我和哥哥生气的时候就捡起石头用力地向它们打去,可是都被它们轻松地躲开,还一边得意地嘎嘎叫着,仿佛是在嘲笑我们。

    那几只鹅可以说是典型的白眼狼,除了二姐谁也不认。它们长大后就专门欺负我和哥哥,我们那时几岁根本不是它们的对手,它们那时已经迅速地长到了十几斤。跑起来会刮起一阵风,张开宽大的翅膀,扑啦啦地着响。声势真的吓人。不知道怎么回事,鹅们很爱追我,很多时候无缘无故看见我就追,追的我满地乱转,你想想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屁股后面跟着一只十几斤的张开翅膀的大鹅,那场面是多么的吓人!在一片惊呼声中,鹅追上了我毫不客气往我屁股上狠狠地一啄。且咬住不放,我于是哇哇大哭。二姐看见了才赶紧吆喝一声,那鹅才松口。那时候我真恨死了它,心里想着等我大点我就收拾你。更为可笑的是那时哥哥很顽皮,不仅欺负我还欺负比他大两岁的二姐。于是二姐就一声唿哨唤来大鹅追得哥哥哭爹叫娘,再也不敢欺负二姐了。

    在这个问题上我和哥哥是同仇敌忾的,我们似乎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仇隙。我们想好了报复大鹅的计划。有一天那只经常欺负我们的大鹅守在在生蛋的母鹅旁边,一副色迷迷陶醉的样子,让我和哥哥看见了又好气又好笑。于是我和哥哥各自拿上一个臂儿粗的木棒蹑手蹑脚地接近那头色鹅 ,可笑的是那色鹅还不知道危险来临,依然色迷迷的盯着母鹅下蛋。我和哥哥走到它的身后。举起木棒用力地向它颈部打去,只听见扑通一声,那色鹅当场掉进阳沟里,昏死过去,我和哥哥知道闯祸了,赶紧丢掉木棒飞也似地跑了。

    鹅们是很好的看家门卫,但凡来了生人就会叫个不停,而且还会使劲地拍打着翅膀,伸长了颈子,朝着来人嘎嘎大叫,一副随时要扑上去的架势。或许它们欺负惯了我和哥哥,以为人类不过如此罢了。当它们按耐不住冲向客人时,往往被客人抓住颈子狠狠地摔出去,跌得个七晕八素,它们一次次地冲向客人,又被一次次地甩出去。看着它们的惨象,我和哥哥哈哈大笑。心想:你们也有今天!

    后来有一次,一个工程队到了爸爸单位,他们看到了我家的大鹅,就想买来吃,于是妈妈卖了一只给他们。等到二姐放学回家看见少了一只鹅,就问妈妈还有一只鹅到哪里去了?妈妈告诉她卖给了工程队的人吃。二姐一听马上大哭着发疯似的冲到工程队里去了,跑到那里一看,只剩下满地的鹅毛和一滩干涸了的血迹。于是二姐用力地抓着他们的衣服使劲捶打着,一边骂着:你们这些饿痨鬼 ,什么不好吃,偏偏要吃我的鹅,我要你们不得好死,呜呜呜呜。。。。。。大人们看着气愤的二姐,尴尬地走开了。为了这事二姐几天没理妈妈。而我和哥哥却不以为然,似乎还感到庆幸,因为少了一个追逐我们的大鹅。

    到后来鹅们还是一只只被卖了,二姐的眼泪还是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一只也没有了的时候,我发现二姐经常一个人跑到河边去,望着鹅们嬉戏过的地方发呆。或许鹅们真的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吧。大概是过了有一年的光景吧,鹅们似乎在二姐的心里淡忘了些。二姐又开心起来了。有一天,哥哥没事在昏黑的煤油灯下画了一幅漫画,画着那几只鹅拄着拐杖去讨吃,被人处追打一幅可怜兮兮的样子。当时我真佩服哥哥的想象力和绘画水平。当二姐看到这幅画时,深埋在记忆深处的那刻骨铭心的痛再一次触及了二姐软的心。二姐当时哭得天昏地暗。直到今日我们还时常拿着来取笑二姐

    我们那可爱而可恨的鹅啊,不知道你们在天堂可好,你们的主人一直到现在依然在怀恋你们。就以此文作为对儿时的回忆吧 。

作品集沙漠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