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 [评古论今] 看中国 作者:黄何日期:2014-09-26 15:35:19 点击:690 好评:20

    一 很多时候我将自己淹没在史籍里,走出来却已身心俱疲。章炳麟曾经宣扬国粹及宗教,在当时的中国备受推崇。那时候兵荒马乱,我们的国民忙着躲避战乱,为生活奔波劳碌。今天我们正在向民主,自由,和谐的强大国家发...

  • [评古论今] 浙大校歌之鄙见 作者:云轩居士日期:2014-09-06 15:16:59 点击:85 好评:0

    浙大校歌之鄙见 幼子为学赴古迪化,随至优美牧场之地,偶闻前贤马一浮先生之《复兴书院讲录》《泰和宜山会语》,深感其学养深厚,并吾国之文化精深,与梁、熊二公并称现代儒学三圣,实乃名至实归也,不愧梁公颂之:...

  • [评古论今] 刺客的悲剧 作者:夜行小僧日期:2014-08-20 19:29:34 点击:691 好评:0

    一 公元前227年,灭亡了赵国的秦军陈兵燕国南界,弱小的燕国岌岌可危,随时都可能被虎狼之秦所践踏。秋季的某一天,燕国太子丹亲临易水,为他一位即将远行的故人送行。这一天,易水河畔前来送行的队伍络绎不绝,本是...

  • [评古论今] 北京笔记,我们必须要弄明白的问题(一)(二) 作者:成功在望日期:2014-08-19 09:26:11 点击:116 好评:4

    (二) 首先,我们对日本159名高官和议员再一次集体参拜靖国神社给予最严厉的批评。 前天,日本159名议员又一次集体参拜了靖国神社,这无疑又是一次无知与无耻的,非常弱智的表现。为了世界的和平与和谐,我们再一次...

  • [评古论今] 抢大陆女人的老公最容易 作者:褦襶子日期:2014-08-15 19:35:20 点击:234 好评:-2

    住平房时期的老邻居甲为感谢笔者为他的女儿参谋高考的报自愿宴请笔者。老邻居邀请了一些原来大杂院里的邻居作陪,因为多年不见了,笔者欣然应邀前往。席间,大家寒暄过后谈了些往事。谈着谈着把话锋转到邻居甲的续...

  • [评古论今] 北京笔记,无 题(117) 作者:成功在望日期:2014-07-13 21:04:22 点击:86 好评:1

    关于日本的未来,我是有些看法的,一:我认为日本迟早会道歉,因为,日本不道歉,就不能,也是始终不会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并且,拖拖拉拉越久,日本就越不正常,这对日本是十分不利的,但是可喜的是,日本人民现...

  • [评古论今] 浅论日本的“一根筋” 作者:柱子日期:2014-06-28 22:24:48 点击:275 好评:0

    日本人总喜欢将东西搞得太极端...

  • [评古论今] 风沙止处 作者:柱子日期:2014-05-18 21:54:00 点击:121 好评:0

    这是一则旧闻!...

  • [评古论今] 有关看守所宾馆化的建议 作者:诗侠李洋日期:2014-03-13 18:05:29 点击:410 好评:0

    尚还有理想人揣着小说里的石头,念它变宝玉通灵,或是横恰恰蹦出齐天大圣,搅乱尘世的浮清,生些云雾,却重甸甸走去,在沉思中彳亍一廊的繁华落尽,有冷冷清清、最难将息来品味优异,其感知狭隘的还是豁然的,全赖...

  • [评古论今] 中国古代的纳妾制度 作者:诗侠李洋日期:2014-03-10 21:30:54 点击:1048 好评:0

    妻和妾,夜幕间的两只归燕,觅着方向的时候,却是陌路了。 原本伤痕的,能描绘就是上层次,而忍痛过去便不是层次所容纳的。 再坚持一些,也许就是真理。 但是一直以来,有关的文论极少,对婚姻的批语则更见了幽微。...

栏目列表
评古论今推荐文章
  • 中国古代的纳妾制度

    妻和妾,夜幕间的两只归燕,觅着方向的时候,却是陌路了。 原本伤痕的,能描绘就是上...

  • 毛泽东主席的十二哭

    1, 母亲仙逝,泣不成声 毛泽东的母亲文七妹(生于1867年)经常接济贫苦乡亲,母亲的美...

  • 挣脱枷锁的精灵

    一束光照亮它黑夜中的倩影,随着思绪,旋转,舞动飞扬,没有约束,没有羁绊,在清泠的...

  • 弘扬国学的闹剧

    阉割掉精神的国学只能是种游戏!...

  • 刺客的悲剧

    一 公元前227年,灭亡了赵国的秦军陈兵燕国南界,弱小的燕国岌岌可危,随时都可能被虎...

  • 手机 ,手机,人人耍手机,中华危机!

    本篷蒿真人不屑于耍手机,它吸引不了我,因而我并不详熟利润熏心的资本主义疯狂地使用...

  • 他的亡

    早些时曾读到过一本名为《大明亡国史》的书,是写崇祯皇帝的,明朝之亡亡于何地何人之...

  • 【战国鬼雄传】归蝶

    斋藤归蝶出嫁的时候,只有十四岁。她的父亲,阴险狡诈冷血无情,骨子里都只刻着“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