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战国鬼雄传】归蝶

时间:2014-12-1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夜行小僧 点击:
  斋藤归蝶出嫁的时候,只有十四岁。
  她的父亲,阴险狡诈冷血无情,骨子里都只刻着“利益”二字,“蝮蛇”之名誉满天下的美浓城主斋藤道三。
  她的丈夫,自幼行为异常性格古怪,被视作痴呆为天下人所嘲笑,人称“尾张的傻子”的尾张城主之子织田信长。
  毒蛇般的父亲,将她嫁给了一个傻子般的丈夫。这既是美浓与尾张这两个宿敌间一场政治的明码交易,也是暗中策划的阴谋。
  而斋藤归蝶,注定是这场豪赌的牺牲品。
  相传,归蝶出嫁前,父亲斋藤道三曾送她一把短刀,“如果真如传闻所言,你所嫁的夫婿是一个十足的傻瓜,配不上我的女儿的话,那么你就用这把短刀把他杀掉好了。”
  归蝶听后,微微一笑,“倘若我没能下手杀得了他,那么女儿今后是否会拿着这把刀,反过来刺向父亲呢?”
  毒蛇的女儿,终究不是善类。带着悲伤与怨怼,归蝶在曼珠沙华盛开的前夜,踏上了从此炽烈而充满荆棘的征途。
  或许是出于对父亲的报复,又或许是真的被织田信长所打动。终究,她没有用那把短刀在新婚之夜杀死信长。
  一面是日后的“混世魔王”,一面是毒蛇之女,夫妻二人每日同床共枕,却又清晰地明白着彼此间所怀揣的杀意。
  永禄三年,东海道的大名今川义元率领数万之众举兵南下,意欲统一日本,大军所向,狼烟四起,天下群雄战栗。而就在意气风发的今川义元路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桶狭间时,仅有几千兵马的织田信长倾巢而出,在桶狭间大败今川军,乱刀砍死了敌军主将“战国三雄”之一的今川义元。
  织田信长声名大振,尾张的织田氏一时间迅速崛起。这时拥兵自重的各方大名们才惊讶地发现,昔日那个被他们视作庸碌无能的“低能儿”,霎然之间具备了雄踞一方睥睨天下的实力。
  而另一方面,他的岳父一生以背叛和阴险著称的斋藤道三成为了他的强援。这一对同样诡谲狡诈心机颇深的翁婿一面面对着天下诸侯的挑战,一面却又在暗地里算计着对方。
  谁更有实力,对方就会成为自己的饵食,而联系这种关系的媒介就是同为女儿和妻子的斋藤归蝶。
  一方是父亲,一方是丈夫,两只同样凶猛的老虎注定有一只会被吃掉。而这,也是斋藤归蝶所不得不面对的命运。彼苍者天,永远是残酷而弄人。
  出嫁织田氏的归蝶,身上原本肩负着监视信长乃至在必要时将他杀掉的使命。然而最终,却如同临行前所说的那样,她或许真的将刀反过来刺向了自己的父亲。
  在身为斋藤间谍归蝶传递的消息的影响下,本就多疑的斋藤道三在晚年屡屡自断肱骨,错杀家臣,最终死于叛乱之中。之后信长以道三遗命为名,将斋藤氏的领土全部吞并。
  我们无法想象,在父亲死讯传来的那一刻,归蝶是否会拿出当年出嫁前父亲所赠的那把短刀,静静地握在手中抚摸。当年道三赠给她短刀,大概也是觉得对女儿有所愧疚。毕竟那个被叫做“蝮蛇”的男人在战国的腥风血雨中坎坷一生,早就尝尽了人间冷乱,练就了一副铁石心肠。然而,唯独这样一个视若掌上明珠的女儿,却是道三一辈子也放心不下的。
  可人生在世,注定有很多的“不得已”,既然不能阻止她嫁入虎穴,那么赠一把短刀以防身,大概也是他这个父亲所能尽力的了。当出嫁的答答马蹄声想起的时候,又有谁能看见这个一直以来被人们认为心如蛇蝎,铁石心肠却又两鬓霜白的父亲眼角中一闪而过的泪花呢?
  在斋藤道三死于乱军之中的最后一刹那,终于明白一切的他或许会感叹,自己大半生呕心沥血所创立的基业,最终还是毁在了自己最心爱的女儿手中。。。
  而再后来,历史再也没有关于归蝶的记载。
  历史之后所记载的,不过是一个叫做织田信长的男人,带领着千军万马横扫寰宇,威震四方的故事。
  最后,在即将君临天下的那一刻,这个男人意气风发,登上了本能寺的高台。而也就是在此刻,一切雄途霸业,四海臣服,都在这一夜的大火中灰飞烟灭。
  本能寺之变。
  在这场几乎改变了整个日本历史的突发事件中,斋藤道三的外甥、归蝶的表兄明智光秀于这一夜发动叛乱,杀死了充满着雄心壮志,马上就要一统天下的织田信长。
  而之后,原本在中国地区(这里是日本的一个地名)作战的织田氏大将羽柴秀吉迅速赶回京都,大败明智光秀。被打败的明智光秀为政不过三天,因此被称作“三日天下”。
  至少可以由此看出,明智光秀的准备并不充分。与其说这是一场仓促的夺权,倒不如说像是一场自杀式的复仇。
  “祗园精舍之钟声,奏诸行无常之响; 沙罗双树之花色,表盛者必衰之兆。 骄者难久,恰如春宵一梦; 猛者遂灭,好似风前之尘。”
  织田信长带着他的梦想抱憾而终。而在本能寺大火的残骸之中,与信长相伴的,是一个叫做“阿能局”的女子。而“能”在日语中,恰好与归蝶的别名“浓姬”的“浓”字同音。
  是巧合,还是必然。
  历史总是给后世以扑朔迷离的答案,归蝶最终的结局早已被尘埃掩埋,无从考证。然而此时此刻,我们不妨大胆假设,或许最终了结一代枭雄织田信长的一生的,是一把从背后刺来的短刀。我们宁愿相信,这个“阿能局”就是昔日那个带着对父亲深深的怨恨从美浓乘车出嫁的女子。而她最终的归宿,也如她的名字所预示的那般,犹如破茧而出的绮丽蝴蝶,在烈火硝烟中华丽飞舞,又在烟尘中诡异地黯然消逝。
作品集夜行小僧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
50%
踩一下
(2)
5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