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廉颇老矣却依然不减分寸

时间:2014-11-3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朱蓬蓬 点击:

       世界上的事情是很奇妙的。有的人少年就老成了有的人却越活越年轻。现在有了互联网这个平台,上网的人,其知识面就可以迅速地成倍增长,于是,已经老得掉牙的我才知道,少年老成和越活越年轻都不正常。为什么呢?因为读了“水皮和贾虹生的对话”。

       水皮是何许人呢?应该是关注中国政经大局的评论员,在某网站设有“水皮杂谈”栏目。

       贾虹生是何许人呢?贾虹生1943年9月出生于延安,原籍陕西神木县。系贾拓夫之子。

       这里要多说两句,可能有许多人不了解贾拓夫。贾拓夫在西安解放时,37岁,成为西安市第一任市长。因为是党内不多的懂经济的人才,1952年,贾拓夫被毛泽东钦点调到北京,担任中央财经委副主任,协助陈云、李富春抓经济,编制第一个五年计划。对于贾拓夫,毛泽东有个著名的评语:“陕北才子”。但他最有名的经历还是“长征的引路人”。原来,从陕北来的贾拓夫是唯一一个从中央苏区出发、走完长征全程的陕西老革命。1934年,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中央红军被迫长征,目的是北上,但最终要去哪里并没有确定。

       1935年9月的俄界会议决定到接近苏联的地区创造一个新的根据地。几天后,红军抵达甘肃南部哈达铺镇休整。其间,聂荣臻无意间发现一张阎锡山方面主办的《晋阳日报》。这是两个月前的一份旧报纸,其中一篇报道称“陕北刘志丹赤匪占领六座县城,拥有正规军五万多人”。叶剑英看了后急忙找到贾拓夫,毛泽东很快找他询问。贾拓夫把刘志丹领导陕北红军开展活动的情况向毛泽东作了详细介绍,并建议中央红军到陕北立足。毛泽东兴奋地说:“别说有几万红军,能有一万也就好了。”随后,毛泽东把贾拓夫留在了身边,以便随时了解陕北的情况,后来又派他带领一个先遣队和陕北方面接头。就这样,长征落脚点经过6次变化,最终确定了陕北。“到陕北去”,成了这支疲惫之师的希望和归宿。

       你看,就是这个互联网平台,让我们更仔细地领悟我们党长征历史的情节。而中国共产党到达延安以后,大致就是十多年功夫,就最终从延安走到了北京,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好了,现在言归正传。回到水皮与贾虹生的对话。

       在笔者心里,以为贾虹生就会因为父亲的革命生涯而得到无数的好处,其实不然。按照“对话”中的透露,贾虹生强调:“我并未从父亲那里得到‘福祉’,甚至还受到了负面影响。”怎么一回事呢?原来,1967年5月7日,正是“文革”如火如荼的岁月,54岁的贾拓夫被苗圃工人发现倒在北京西郊八角村的一棵树下,已经没有了呼吸。十天之后,贾虹生等亲人才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在此之前,贾拓夫连连遭贬——从国家计委第一副主任到抚顺发电厂厂长,直至逝世前的石景山钢铁厂副经理。因为父亲庐山会议后被错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贾虹生的上学、入党都一度受到牵连。父亲去世的那一年,贾虹生还在哈军工导弹工程系念书,准备着学好一身本领,报效祖国的国防事业。等到次年毕业的时候,才傻了眼。作为年级分配小组组长,贾虹生把同学们的工作都分配完了,最后却发现自己没法分配:“因为政审不合格,所有的地方我都去不了。”最后,贾虹生只好在黑龙江就地分配,在农场干了两年,再分到双鸭山煤矿。“文革”结束后,贾虹生才转到天津计算机所,从事国产计算机的研制,此后从工程师一路做到天津市计算机工业公司党委书记、计算机所所长……

       至此,笔者才知道天下之大,中国的人才济济,而正因为人才济济,才有了太多的不幸……笔者曾经听一位前辈诉说,中国共产党干了不少蠢事,敌人想干的事干不了,却让我们自己帮敌人干成了,这真是亲者痛仇者快啊!

       贾虹生十分敬佩他的父亲,但在对话中,文字形容他说:72岁的贾虹生衣着整洁,头发一丝不乱,言行内敛而持重。不难看出,家世、阅历使他的骨子里从小就有强烈的主人翁意识,即使“廉颇老矣”,依然不减分寸。同时,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也在这位老人身上烙下了深刻的印记,尤其儒家“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理念对他影响至深。并未在政坛的他,也因此表现出一种低调但坚决的家国情怀。

       笔者深深地被这段话感动了。特别是“廉颇老矣”,依然不减分寸这一句。如果不是对贾虹生充分理解的话,是绝对写不出“依然不减分寸”的评说的。

       水皮和贾虹生的对话很长,笔者不想再做多的叙述,我只是想尽量和他一样,向他学习,做到“依然不减分寸”。

       或许是贾虹生自身经历使然,对于“红二代”的提法,他很不认同。他觉得,这些人与多数同龄人有相似经历,都是社会中人,他们之间的思想认识也各不相同,不能把这批人看成特殊群体,更不能看成是与大众割裂甚至对立的群体。退休已十年,贾虹生依然保持对社会的强烈关注。他给自己设计了一种“半工作状态”,“时不时地写点东西,个别的想法还成文报送上边”。写文章的频率大概是每年一两篇,话题基本都是宏大叙事:《幸福小康是个硬道理》、《怎样去认识当今思潮》、《另说普世价值》、《关于塑造民族精神文化的思考》,诸如此类。“低调惯了”的贾虹生说,本来也没打算出书,最终出版是因为身边的朋友“撺掇”所致。“想来想去,觉得自己虽非名人、公知、大V,但作为普通人,与更多人交流一下看法也没什么不好。反正现在社会已形成多元化,我们这‘一家之言’也是多元中的一元,当然可以有一席之地”。

       10月份,《幸福小康是个硬道理》出版了。孰料反响超出他本人的预期。新书出版后搞的小型座谈会上,大家对他的这本书评价很高……

       写至此实在不能再写下去了,在我的心底里,只有一个念头,在红二代中贾虹生是最美的老人之一。

       2012年七十寿诞的时候,贾虹生作了一首五言《七十舒怀》:弹指近古稀,回眸多思绪。历经大浪潮,同享深悲喜。未居庙堂高,常怀家国义。苟处江湖中,还遵修身律。荣辱由心造,败成勿已期。兼济尚可为,独善莫终弃。七十欲从心,当晓不逾矩。顺乎其自然,今生亦足矣。

       寥寥数语,道尽一生追求。

2014年11月30日星期日

作品集朱蓬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