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看中国(2)

时间:2014-09-2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黄何 点击:

  三
  很小的时候,我在乡下生活,看见乌鸦像黑色幽灵掠过天际,然而它的叫声是不祥之兆。所以,它总是不受欢迎。乡亲们养的母猪也是一身黑,除了它能生猪崽子外,实在找不到人们喜欢它的理由。当一个有缺点的人指责另一个有缺点的人的时候,人们是这样形容的:“乌鸦莫讲母猪黑”。为什么我有缺点就不可以指出他人的缺点,这是什么逻辑?难道你脸上有颗痘,我非得照照镜子后才能提醒你?后来很多人就忍住不说,然而忍耐也不是美德。譬如,邻居家的狗把你咬伤了,你还会忍住吗?你不但不会忍住,还要大发雷霆,索要赔偿。所以,涉及到自己的利益,人们是会爆发的。倘若是与己无关的,人们就是睁眼瞎。前几年我在广西西部一个加油站,亲眼目睹一个人出车祸,肇事者逃之夭夭。我当时劝了好几个司机,他们都怕脏了自己的车,不愿意伸出援手。他们还对我说:“你不要管闲事,很晦气的,安静一点,看到就行了”。本来一个可以挽救的生命却在大家冷漠中离世。恐怕这也是我们民族的一个特征——保持沉默。沉默一时尚好,久了难免不说话,最后变得一话不说。这也是国民劣根性的一个特性——见死不救。
  当年,辜鸿铭严肃的对北大学生说:“我们为什么要学英文诗呢?那是因为要你们学好英文后,把我们中国人做人的道理,温柔敦厚的诗教,去晓喻那些蛮夷之邦”。很多人就笑他,为什么笑他呢?大家觉得在那个时候还做这样的美梦,却又不愿意剪掉辫子,没有说服力。这就是我们中国人的逻辑,以为要有筷子才能吃饭,汤勺是拿来喝汤的,一就是一,按部就班。所以,看见西方的马桶也觉得是怪物,上厕所是要蹲着的,坐着大便有失体统。然则辜鸿铭在国外受到许多人敬仰,中国人却冷落了他。要做到月亮比外国圆是不容易的。不要说我不爱国,我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爱国。只是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思想没有一点创新。蔡和森与蔡畅兄妹带着他们的裹脚母亲葛健豪到法国去求学,他们的母亲后来被称为“女中豪杰“,“革命的母亲”。假如他们的母亲没有出国,即便成了烈士,也断不会这样受世人尊崇。以前的女子裹脚,她也算是一种革新吧!我也很是佩服的,一个封建的裹脚老太太到离家千万里的地方去,还学习外语,对子女能严格要求,可谓举世无双了。然而裹脚也是我们历史的污点,封建历史的发展,无论多少次变革,不管是政治还是人文,从无提及过裹脚给妇女带来的痛苦。一双脚裹得跟手掌大小,走起路来扭扭捏捏。我们的祖先啊,他们是怎样的一群人。
  中西方看待问题是不一样的,就是邻国也是相去甚远。现在,一部韩国电影很热火。为什么日风韩流在中国那么吸引眼球?他们叙述的,表达的都是一样,但是他们却有创造性的发挥。同样是一部爱情剧,中国人要表达的是男欢女爱,家庭纷争,韩国人却是精神层面的。比如一部电影,中国人有很多热辣的场面,韩国电影就不这样。再比如西方,人家在那里表述一种文化,我们在这里谈论一个出轨的话题。就拿中国的电影人搞的抗日剧来说吧,总是把国民党军形容得一无是处,腐败无能,贪生怕死。事实果真如此吗?这是全部的历史吗?在抗日的正面战场,就比如国军在缅甸战场,多少国军将士倒下。我们熟知的戴安澜将军张自忠将军不也是国民党军人吗?假如几百年后,你们弄的那些狗屁电视剧让后人信以为真,怎么向历史交代?怎么对得起牺牲的国军将士?怎么对得起他们的后人?纵然我们民族有“成王败寇”的陋性,几十年前的历史也这样大错特错的恐怕只会在中国发生。一点客观事实没有。
  中国,你如何能不悲伤。
  以前子思写了《中庸》,他是孔子的孙子。他认为一切成就都是性中事,都是人性所固有。他又说:“诚者,天下之道也”。假如我们不真诚的对待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我们的脸面是要用口罩来遮住的。人类的前行便也是不断自我改变的过程。
  情节可以虚构,历史不容假如。
  
  四
  我们这个时代,人们的欲望与重心向物质方面倾斜,精神上少有人关注。但是,我想说的却恰恰是精神上的东西。假如没有精神作为依托,即使有再丰厚的物质也绝不会使我们强大。我们提及盛唐,很少去赞美它美丽的宫殿,富足的物质生活,我们欣慰的是它诗歌盛行的年头。
  在古代,统治者动辄杀人的举动使当时人敢怒不敢言,几千年的积习让我们的文化无法走到前沿。我们的历史又多改朝换代,每一次的争战使我们本就灿烂的文明消失殆尽。等我们的祖先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向新一个朝代,屁股还没有坐稳,另一个虎视眈眈的政治又开始发难。那是怎样惊心动魄的经历?
  那是黑暗中国的历史。今天,我对着这些活生生的事实潸然泪下,悲愤的心情无法言说。
  我们今天的时代,发展是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大片大片的耕地正在消失,生物不间断的灭绝嘲弄了人们的破坏力。我小时候还能看见故乡河水里的鱼虾,清澈见底,现在看见的是黑漆漆的油污,甚至断流。城市里白天跟黑夜一样,头顶雾气,脚踏热气,呼吸难耐。这就是们追求文明所要的生活吗?我想绝对不是的。我们最终会走向什么样的时代?谁能告诉我。中国,你一定会哭的。
  任何一个时代,文学,哲学,艺术都离不开人们的创造。现今写文学的在那里无病呻吟,自顾清高。弄哲学的在那里假装矜持,把简单问题复杂化。搞艺术的要高深莫测,让人看不懂。一股虚拟之风盛行,很多假得比真的还真。你看那写网络文学的作者,有多少是在写作?很多人把网络当作垃圾中转站,耍横撒泼者有,乱造谣言者有,抄袭剽窃者有。所以,我们要进行一次盛大的变革,让文化之花盛开,人们的心灵需要一片净土。
  我绝不是为他人写的八卦,或者故弄玄虚。因为现在的中国,八卦的所谓上上层就是别人不把你看做人,你把别人当做狗。中国的八卦,一破碗能杜撰出一花瓶,一花瓶能成一古董,举凡简单的事件进入中国立马可以复杂起来。不只是中国有辨别于他国的复杂国情,也不是我们的民众愚蠢。绝对是中国的民族劣根性尚未除去,越除越多,等与乘数,而且还要开始立方。中国人历来就当自己很金贵,高贵于异族,有越众的优越感。在中国,东家的女子和西边的男子牵了手,有人就出来吆喝。不但吆喝,还做其成为书,还要花边,然后特畅销。可见中国人的品位十斤不如九斤,“一代不如一代”,一代假装不识一代。我们是真的没有缺点吗?为何那么多人在书写我们的优点并大加溢词?为何少有揭示缺点的人存在?即使有那么一点零星的提及,也是李代桃僵含沙射影,像那些虚伪的大多数人一样含糊,不就事论事,扯东盖西。所以,改造我们的国民,改变我们的陋习,改革我们的方式也一定是从劣根性开始的,而绝不是从称颂我们的优势开始。
  朋友,请珍惜自己的话语权。
  本文仍是片面的表述自己的看法,不针对任何人。希望更多人参与对国民劣根性的挖掘,以达到历史唯物主义辩证法的真实存在。
  向陋性开战,改造我们的生活,你准备好了吗?
  
作品集黄何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0)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