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郭德纲的鸡场曲曲是为什么?

时间:2014-01-1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朱蓬蓬 点击:
  微博信息:北京电视台(BTV)前台长王晓东因病去世。20日,郭德纲在微博上发出一首打油诗,言称“鸡肠曲曲”“人间报应”,同时配以大红的“囍”字图片。这条微博迅速引起各方猜测,被指含沙射影、侮辱去世的王晓东。因此舆论批评郭德纲“无德”,而郭德纲最终也将该条微博删除。此后,BTV呼吁抵制郭德纲,..
  这条微博,甚至外台也翻译转发了:“Before, Beijing TV station (whether) head xiaodong wang died because of illness. 20, guo degang issue a limerick on weibo, it said "chicken intestine song song" "human karma", at the same time, with a bright red "various" word pictures. This tweet quickly aroused speculation, is refers to the death of innuendo, insult xiaodong wang. Guo degang so public criticism "DE", and guo weibo will eventually this is deleted. Since then, whether have called for a boycott of guo degang。”
  鸡场曲曲是为了什么?原来是一首打油诗:“鸡场曲曲”诗曰:“一区残冬晓日红,三杯泪酒奠苍芎。鸡场曲曲今何在?始信人间报应灵。”据称,是针对BTV的。
  此后,BTV呼吁抵制郭德纲,直到12月15日,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终于向近400家电视台发出声明文件,强烈谴责郭德纲的过分言行,并强烈要求郭德纲向北京广播电视台以及王晓东台长和家人道歉。这份声明中指出,郭德纲的微博是侮辱逝者的言行,是对生命的放肆践踏,对人性、良知的无视,对道义的颠覆。同时指郭德纲是为沽名钓誉而哗众取宠,幸灾乐祸认为其做人的底线已经彻底被抛弃。这份声明还强调“我们有权力放弃对他的关注,有权利撤销对他的“封号”。
  中广协一纸“封杀令”引起轩然大波,使“侮辱门”事件演变为“封杀门”事件,舆论由最初指责郭德纲“无德”转向批评BTV及中广协“小题大作”、“公权私用”。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如果仅就这首打油诗而言,大家根本就不会想到原因何在?于是笔者引用了冯澄海、 唐熙 发表于 2013-12-20的一篇文章:《郭德纲“封杀门”公权力与市场的博弈》开头的两段话。由此,冯澄海、唐熙责问:这是捍卫道德还是公权私用?据传,根据新浪微博“北京台呼吁抵制郭德纲”话题的调查,近83%的网友站到了郭德纲这边。
  KCIS梳理了北京台呼吁抵制郭德纲话题中网友具代表性的言论:从微博发言可以看出,多数网友认为,虽然郭德纲的行为有不当之处,应该道歉(?),但BTV利用公众媒体的权力去封杀一位艺人的行为并不值得提倡。超过八成的网友支持郭德纲,不代表他们赞同郭德纲的不当言论,可能他们只是更加反对BTV的“封杀”行动罢了。
  12月16日,《南方都市报》的《请讲理:不是挺郭德纲,是反封杀》就表达了类似观点:郭德纲本人存在一定缺陷,但缺陷并非权力肆行封杀的理由。今天在呼吁各方通过讲理来解决纠纷的同时,对一家电视台发起的封杀呼吁,也应保持警惕;17日,《文汇报》文章《应慎言“封杀”》也认为,对郭德纲的有失“私德”之举,明辨是非、讨还公道的途径和方法其实很多。但是,“捆绑”业界同行集体抵制的做法还是值得商榷;不过,《中国青年报》则旗帜鲜明地站在电视台一边,其刊文《电视台有权封杀郭德纲》表示,电视行业抵制缺德艺人,不仅是他们的权力,也可以说是一种社会责任,应当受到社会的尊重。
  同样作为媒体从业人员,圈内人士如邱启明、王小山等,对电视台公权滥用也提出批评,认为电视台发起封杀郭德纲行动有点过分。资深传媒人@冬的颜色就发微博称:“用体制的高射炮轰炸一个体制外天桥卖艺的,过了。说到底,体制只能对老郭做道德层面的批判,而没有理由以行政手段裁决他的表演。”
  电视台对郭德纲的封杀行动不管是捍卫道德还是公权私用,其实从网络舆情来看已相当尴尬。如今,自网络媒体的崛起,使挑战“官方”很容易在互联网上受到响应,主流媒体的传统权威也同样受到质疑。正如《东南快报》所说,艺人已不怕传统媒体,社会已经对他们以一己之力对抗传统主流媒体提供了雄厚的资源支撑,这场冲突将具有一定标志性意义。
  “沽名钓誉”还是市场选择?“沽名钓誉”是中广协在封杀声明中给郭德纲的评价,而“三俗”(庸俗、低俗、媚俗)也曾经是央视给郭德纲戴的帽子。但这样的郭德纲却为啥受到市场的追捧?据媒体报道,从2006年起,郭德纲的德云社就每年举办圣诞夜天价相声晚会,以8万元一桌创造了中国相声的票房纪录,而且开票20秒前三排座位就告罄。郭德纲也是全中国第一个卖掉剧场演出首播权的相声演员,2011年,郭德纲还带着徒弟们登陆澳大利亚墨尔本开始中国相声史上第一次海外商演。除相声外,KCIS还统计了郭德纲所参与的电视节目。
  据媒体统计,郭德纲的电视综艺节目收视率一般维持在同时段前三位,他也是视频网站最爱合作的艺人。他主持的《我是传奇》在优酷上点击率就高达1.3亿。
  笔者也认为:郭德纲的成功与赵本山有异曲同工之处,同样被称为“俗”,但都成了“票房灵药”,与其说郭德纲是“沽名钓誉”还不如说这是市场的选择。据称,赵本山今年还要上春晚,而郭德纲则无缘了。也许,就是请他上,他也不会上了。这损失是群众少了一份乐趣。应该承认,赵本山和郭德纲都是从群众的“俗”中走出来,并不断提高的。
  《苏州日报》的时评文章《封杀郭德纲,别让权力代替民意》评论称:用旧有的简单粗暴的行政手段来打压一个根植于民间的艺人,必将在市场面前败下阵来。不逾矩,让观众手中的遥控器来说话,把是非褒贬的批判力量交给民间,这样才更让人信服。笔者认为这话说得对。
  当然,也有舆论认为,市场选择并不是万能的,金钱会迷失人的双眼,这会导致文化市场泥沙俱下,甚至会乌烟瘴气。深圳新闻网文章《谁导演了郭德纲这出大戏?》就指出,“三俗”问题的严重性在于,当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娱乐、文化甚至是精神和价值,脱离了追求真善美的正常轨道,走上被市场逻辑所支配的道路时,所带来的必将是娱乐的庸俗化、文化的荒漠化、精神的空虚化和价值的支离破碎化—这就是中国文化貌似繁荣背后的一大悖论和深刻隐忧。
  笔者以为:郭德纲的打油诗事件,舆论经历了从“侮辱门”到“封杀门”的演变,说明民众对艺人“缺德”虽然有意见,但更担心公权力受到滥用,这是民众理性的表现,也是社会的进步。央视主持人@赵普如是说:“以国家级社团的名义抵制一名艺人的不端,本无不妥,但若在必要的法律行动后再行呼吁则更主动。道德大棒可挥,但终极目的不是封杀一名艺人,而是藉机倡导法制,藉机呼唤文明,藉机建设理性。”更值得深思的是,据《华西都市报》报道,电视台的封杀以及媒体的报道,使郭德纲知名度大涨,他的相声出场费已从60万涨到70万,更受到演出商的积极邀请。郭德纲“封杀门”中公权力与市场的博弈谁占上风?恐怕已经不言自明。
  笔者不完全赞同中国青年报和深圳新闻报的观点,深圳的方方面面,其俗还少了吗?(连央视也有不少俗的东西)而中国青年报的站队则有点拍马屁的味道。对于精神文明建设,最近,刘云山关于精神文明建设的讲话说的很清楚,要群众认可说了算。各路媒体都应该认真全面地学习一下刘云山的讲话。
  2014年1月15日星期三
  
作品集朱蓬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