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应该勇敢地对人性的善抱有希望

时间:2014-01-1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朱蓬蓬 点击:
  笔者迟到地看到2013年12月2日凤凰台《年代访》对话杨丽萍:“纷乱世界, 我看到万物真相”。
  我读了感到吃惊,美丽善良的舞蹈家杨丽萍的思想,原来并不那样简单,不但不见得简单,而且深刻得令人难以想象。
      特别是杨丽萍说:“我对人性很悲观,文革时我看到人吃人。”为了这句话,我去掉了主持人的问话,只摘录了一些杨丽萍的答话以及笔者的插话如下:
  “我对人性是悲观的,对人是悲观的,因为我们经过文化大革命,所以非常警惕,我很警惕,像孔雀一样警惕,小心,因为人是最可怕的动物,要不杰克逊就不会死了。
  1971年进入版纳歌舞团的时候,正值文革。所以看到很多,看到人吃人,人伤人,现在一样的。现在随时人都会伤害你,他们甚至伤害你不知道为什么伤害了你。不光是文化大革命,现在一样的,只要你给人机会,给他时间、土壤,说现在可以放火了,你看他就会到处放火了,现在没人管没法律了,他就开始砸窗户了,他就开始拿着机枪扫射了,所以我很悲观,人很复杂。”
  杨丽萍不仅指责了文革,而且说“现在时一样的”。这就令人很感到吃惊。难道现在和文革时期是一样的吗?
  杨丽萍说:“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样打开了,什么都出来了,苍蝇、蚊子、孔雀全都放出来了。”
  这是可能的,在人性中的善与恶都表现出来了。但也不至于这样的悲观啊!当今的正能量正在向负能量较量着呢?苍蝇蚊子那些害虫总是要被消灭的,孔雀总是要展开那美丽的羽翅的。
  杨丽萍说:“我很崇尚自然现象,大企鹅养一个小企鹅,它可以一个月不吃东西,然后把它养大了,小企鹅长大了就走了。企鹅与企鹅之间就是这样的一个,它们也有集体,它们也有一个个体,这样的一个自然现象。不太喜欢一些约定俗成的东西,一些规定,约束,我那个《孔雀》里面的第一幕就是鸟笼,我在上面,把它们放走让它们自由。但是我们自己也会被框住,你在你的工作里面、劳动里面无休止的,不想做的事你去做,因为你要生存。然后我就可能住在一个,一个地球的笼子里,或者在房子的笼子里。”
  这段话很现实,人生活在集体中,计提这个社会就一定得有规矩,有了规矩,这自由业就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了。
  杨丽萍说:“我出去演出不会主动要价,人跟人很难相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很难去处理。”
  这倒也是真的话,但你是著名的舞蹈家,许多事情不是有中介区处理吗?
  杨丽萍说:“在我的理解中,婚姻只是一种关系,一种契约,凭需要来取舍它的存废,不必太过纠缠,其实这些麻烦都是自找的,如果你想要得到,你就要面对麻烦,你就要去妥协。你要想,为什么人家说出家啊这些,非常清静,他就是这样,就是人们用一种方式去逃脱吧。让心灵得到清静,不要有欲望,讲的都是禁什么什么,我要禁止,不要贪欲什么什么,这都是人避开的做法。但是其实方法也很多,你即便在闹市里你也可以出家,你出家的方式就是大隐隐于市。”
  这段话有点看破红尘的味道了。婚姻当然是一种关系,但爱情是要双方去呵护的,去培植的,去忍让的,去容忍的。如果像孔雀那样过分地自傲、自赏,就孤独了,就只有走向清静了。
  杨丽萍说:“在这个社会上很难,很难跟人相处,跟领导、跟同事,跟很多人都很难相处,很难。就是要以善待人,尽量站在他的角度去思考,然后尽量不要索取,比如说兄弟姐妹,你给予别人的东西,你不要想他要夸奖你,说大家对我很好,这个不需要。即便她是你的妹妹,或者他是你的兄弟姐妹,你要去帮助她,或者她是你的亲娘,你去帮助她,你就不要想我们说你的好,给你一句好听的话,那这样的话,他不说好听的话你就很失望,你就会痛,其实原因自己知道。”
  以善待人,不要索取。这当然是最高尚的。如果真是这样高尚了,就不会有痛。对于婚姻,虽然“剪不断,理还乱”,但只能说“千里共婵娟”才好。
  杨丽萍说:“人要要找到一个爱的感觉,跟一个人相爱,然后那个人就会要求你,你就要有责任,所以你一般都简单一点,尽量去奉献,我的态度就是,基本上就是尽量去奉献。比如说我要去哪里演出,就按我的想法,我就会说我来演出,他问你需要多少钱,你的演出费多少?我说你出个价吧,我不会出价,你愿意出多少,我觉得合适我就去,不合适我就不去,就不会去给别人一个非常大的压力,你可以选择不去。”
  我们本来都以为杨丽萍是出类拔萃的,是顶尖的人物,人们都崇敬她,现在知道在市场经济社会里,一切都要有金钱来说事的。杨丽萍的态度是:合则演,不合则去。这无可非议。
  杨丽萍说:“我就是从自然里学的,就是跟那些僧人学的,跟孔雀学的。我要是有个孩子我也不会说要希望这孩子怎样怎样,我不会强迫孩子做任何事。你看我对彩旗就是这样,我现在没说你必须要上学,你想学这个你就学,我会指导她,跟她谈,平等地谈,而不是一种强迫的,然后尽量地给予她,然后在她身上发现她,告诉她,让她找到自己,这个就是我的方法,这个很简单。”
  不强迫别人,这是对的,对自己的孩子也是如此。不过做大人的对子仍需要耐心地指导,指点,指教。不教是父母之错。溺爱的结果很难想象,李双江夫妇的孩子就是例子。
  杨丽萍说:“你跟某个异性在一起,你也不要去想他要给你什么,他得要爱你,他得回家吃饭。所以简单就说,他就不会觉得,你没有认我,甚至你下飞机你都不说你必须来接我,都没有要求。但是人很奇怪的,他特别喜欢你要求他,有些人是被虐待的。”
  这段话有点异样,这种心情的产生也许只有杨丽萍自己知道是为什么。
  杨丽萍说“我看到事情的真相,太多利益对我没意义。20多年前就不停地有各种出版社,各种笔者找我说我代笔,出版社要出版。我看了很多,我挺喜欢看自传的,我最喜欢是邓肯的自传,还有杜拉斯的,喜欢这种题材,非常女性的,这叫什么?女权吧。我不是排斥,我看到事情的真相,都是太多利益的,对我来讲没有意义。我干嘛要把我的一些东西跟你去分享呢?我觉得这些东西,性格问题,我喜欢用舞蹈,用艺术,用精神跟人去交流,而不喜欢用一些这种,七七八八的这些东西。我在微博里基本上是去谈一些感想,与人分享一种境界,生存的一些感知,生活的一些,跟舞蹈有关系,或者跟生命有关系,跟很多有关系的人去说,或者有些事件,动态,一些小动态。其实我觉得艺人也不要完全宅,也不要开放。该什么时候开门,什么时候关门,这个度,不要说什么都不是,跟这个社会隔绝,也没必要。之所以我从70年代,我所说的就是我们的思想,我们的价值观很落后,其实这就是本能,其实我们很多人是在绕圈圈,绕了一圈,然后最后回来,原来还是原点好。我们希望我们永远在原点上,世界再纷乱,再乱,你永远不去绕圈,你永远在最原点,你肯定要去慢慢转,最后还是这个地方,出生地是始发点。比如说建设我们的家园,建设的那么样了,然后最后发现我们拆掉那些老房子,就很多这个东西,其实我们都有预见,就《云南印象》也是有预见的,包括我们的价值观,包括我们对艺术的一种审美、品位。不要乱,让自己保持清醒,可能你80岁都不会老,我说的是不会老化。肉体是肯定要衰老的,但是艺术的那种感觉,你时刻都有,因为我们东西本来就跟人有关系,不是空想出来的,所以什么事都会过去,过时。”
  这段话似乎包含了太多的生存的哲理,对于顶尖的艺术家,别人可能很难理解。但笔者希望的是:应该勇敢地对人性的善抱有希望,不应该绝望。人总是要前进的的,不会只在原地慢慢转。写到这里的时候,传来香港的信息,107岁的邵逸夫过世了,我们很久没有提到邵逸夫的消息了。但是正如评论者所言,邵逸夫走了,但逸夫模式还在。正如网友所说:每人心中都有座逸夫楼。
  中国为何遍地“逸夫楼”?因为中国人,善良的邵逸夫这个慈善王国,连年捐助内地教育,迄今捐赠近47.5亿,建逸夫楼逾6000座。这是一个爱国者对祖国对民族的大爱,他没有过分地看重自己。杨丽萍,这说对吗?!
  2014年1月9日星期四
  
作品集关于勇敢的文章 朱蓬蓬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