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诗歌,在梦幻的天空浮泛

时间:2013-12-31来源: 作者:吴红铁 点击:
      诗的生命是无期限的,几千年以前有,几千年以后也必将存在,而诗人的生命却是很短暂的,我指的是精神上的,多则数年,少则数月。我们写诗之人也不必为此懊丧、恼恨,缘来缘去,一切自有天定。只要我们痴迷过,真爱过,便无须为之嗟叹。
     一个诗人没有了激情,没有了理想,不去追求,只安于现状,还能称其为诗人吗?一篇诗作,满纸的萎靡和呻吟语,字里行间只为颓废而颓废,没有一丝冲动,缺乏自由、奔放和美的享受,还能称其为诗吗?革命诗人田间在抗日战争时期写了大量的诗作,其中有一首:“假如我们不去打仗/敌人用刺刀杀死了我们/还要用手指着我们的骨头说/看哪,这就是奴隶!”《假如我们不去打仗》像这种诗不啻于众人头顶上的晴天霹雳,是啊,有谁愿意任人摆布甘受屈辱做奴隶,怎么办呢,只有起来抗争,抵御外辱,保家卫国,捍卫正义。诗人用假设的残酷结果代替空洞的政治说教,正是其高明之处。又如其一首:“在诗篇上/战士的坟场/会比奴隶的国家要温暖。”《给战斗者》这是同样激人奋进的诗句。在战争年代,在那个特定的历史时期,诗人的使命是伟大的,他们的笔比任何武器都犀利百倍。
     创作诗篇非一时之功,德国哲学家尼采曾说:“诗人创作不朽的诗篇,往往要经历一段痛苦的过程,犹如母鸡下蛋,要经历生理的痛苦后才能产下一枚有营养价值的蛋。”对此言,我深以为然,往往这样的诗歌有内涵、有深度、有超能量的爆发力,更容易触动读者,引发他们去反思、去求索。比如海子的《麦地与诗人》:“麦地,别人看见你/觉得你温暖、美丽/我则站在你痛苦质问的中心被你灼伤/我站在太阳痛苦的芒上/麦地,神秘的质问者啊/当我痛苦地站在你的面前/你不能说我一无所有/你不能说我两手空空/麦地啊,人类的痛苦/是他放射的诗歌和光芒!” 海子在诗中质问人生的意义,叩问诗歌存在的价值。他苦苦的拷问,结晶为催泪的诗行,诠释了诗歌唯永恒的主题。                                                
     又如所言,文未必如其人。我们在创作一篇诗作之时,所表达的内容,有时只是当时或者瞬间的感受,不一定是一生坚持的情怀,正所谓此情此景表此意。同样,我们在世间,更无须按自己的想像去生活,两者并不矛盾,我反倒觉得是一种和谐的统一。若生活和诗一样,诗就失去了存在的合理性,纵然有,也不过徒存形式罢了。所以请诸君,莫要指责某某诗人,写是一套,做又是一套,毕竟诗人也要吃饭穿衣,也需要天理人伦,只是在有的时候,暂时离开一下俗世,或挥毫泼墨、奋笔疾书,或凭栏临风、远眺深思,或追慕古贤恨不能随其左右。总之,要自得其乐、自我享受一番。
     纵观古今,是情与爱造美了无数的诗,造就了无数的诗人。一曲长恨歌,千年泪无尽。“死生契阔,与子成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山盟虽在,锦书难托。”;“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好事只愁天妒我,富春江上神仙侣”。有陆游与其表妹唐婉的悲情,有夜奔司马相如怀抱的卓文君。再看现代的鲁迅与许广平,徐志摩与陆小曼,沈从文与张兆和、郁达夫与王映霞等人的爱情与诗的经典故事,真是不胜枚举。
     民国文人邵洵美有一首诗《季候》:“初次见你/你给我你的心/里面是一个春天的早晨/再次见你/你给我你的话/说不出的是炽热的火夏/三次见你/你给我你的手/里面藏着个叶落的深秋/最后见你/是我做的短梦/梦里有你/还有一群冬风。”这样的诗,十年难得十年难见,称其为小诗圣典也不为过。这里,除了诗人高超的创作技巧外,更需要其高人一等的爱情体验和对诗的天生领悟及玩味。此诗在形式上颇有青花瓷器的玲珑之美,精巧雅致且幽靓,令人久久把玩难以释手。在内容上,作者把自己的爱情与四季的特点巧妙且无痕迹地联系在一起。爱情始于暖春,燃烧在火夏,凋谢在深秋,又殁于残冬。整篇诗的格调凄悲,却又始终贯穿着美感的愉悦享受,且让人久久回味不腻。
     “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希望,能在心爱的白纸上画画/画出笨拙的自由/画下一只永远不会/流泪的眼睛/一片天空/一片属于天空的羽毛和树叶/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想涂去一切不幸/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我想画下风/画下一架比一架更高大的山岭/画下东方民族的渴望。”《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童话诗人顾城在诗的梦幻里,构建了一个单纯、和谐、光明,使人心情愉快的世界。诗人以一个孩子的眼光和心灵去观察和感受世界,他在梦想中,勾画出一幅幅色彩斑斓的人生蓝图,不管现实如何,仍然执着和痴迷地追求着自己的梦。
     诗是必然的,诗人是偶然的。在此,借用印度先哲泰戈尔的智慧之语来描述我眼中的“诗与我”。
     你是一朵夜云/在我梦幻中的天空浮泛/我永远用爱恋的渴望来描画你/你是我一个人的/是我无尽的梦幻中的居住者/你的双脚被我的热光染得绯红/我的落日之歌的搜集者/我的痛苦之酒使你的唇儿苦甜/你是我一个人的/是我寂寥梦幻中的居住者/我用热情的浓影染黑了你的眼睛/我的凝视深处的灵魂/我捉住了你/缠住了你/我爱,你是我一个人的/是我永生梦幻中的居住者!
诗歌,就是这样在梦的天空浮泛千年,它在承载现实的同时,又能超脱现实。在与现实的不断博弈中,成全了美的深邃和美的思想,成全了我们另一种美的人生。

作品集吴红铁 责任编辑:梧桐雨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