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 [评古论今] 长平:埋葬了无数的尘埃,和载不动的愁 作者:堕落之翼日期:2019-02-25 00:30:10 点击:19 好评:2

    长平:埋葬了无数的尘埃,和载不动的愁 其实,附着在那些沉睡在地底的器物上的一层埃土,也有一段历史题记 月黑风高夜,五丈原上空群星闪烁,却比近看着的火把刺眼。 我漫无目的地踱步,任凭卷着黄沙的风将我的战袍...

  • [评古论今] 毛泽东主席神奇的九个九月九日 作者:篝火日期:2018-09-10 12:29:32 点击:83 好评:0

    第一,1927年9月9日 (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由毛泽东亲自领导和指挥的湘赣秋收起义爆发。起义虽然最终失败了,却是毛泽东正式独立领导革命武装斗争、创建人民军队、实现农村包围城市战略转移和建立革命根据地、在...

  • [评古论今] 毛泽东主席的十二哭 作者:篝火日期:2018-09-09 12:56:22 点击:113 好评:2

    1, 母亲仙逝,泣不成声 毛泽东的母亲文七妹(生于1867年)经常接济贫苦乡亲,母亲的美德对毛泽东影响极深。1919年10月5日, 这位操劳一生、勤俭一生的母亲告别了人世。毛泽东接到母亲去世的消息后,眼里涌出了泪花,...

  • [评古论今] 手机 ,手机,人人耍手机,中华危机! 作者:篝火日期:2018-09-06 23:06:27 点击:224 好评:4

    本篷蒿真人不屑于耍手机,它吸引不了我,因而我并不详熟利润熏心的资本主义疯狂地使用科技在手机里搭车了些什么东西,游戏、网游、色情片、图、败味口的网络小说? 但见下至4岁的幼童,上至80岁视力还将就的老妪,...

  • [评古论今] 啊,聪明反被聪明误的人类! 作者:篝火日期:2018-08-29 14:50:13 点击:91 好评:2

    资本主义有两大特点,一,自私贪婪,二,科技疯狂。 社会主义讲究计划经济,统筹安排,井然有序,高展远瞩,可持续发展。例如工人、公步员上班下班,必有公共车接送,交通运输工具车辆数多少亦按需求供应。 资本主...

  • [评古论今] 以铜为镜 作者: 雄狮侧伴日期:2018-06-22 15:22:05 点击:105 好评:0

    九十年代的校园生活紧张且压抑,却总能挤出时间用于逛街和压马路。 一个酷暑的午后,邀约几个朋友上街漫步。天气很热,行人许多。所见者大多汗流浃背,衣冠不整。我们边走边聊,说笑打闹,遇见上述行人囧样,不禁嘲...

  • [评古论今] 酒无味 作者:古狼日期:2018-05-12 21:53:43 点击:113 好评:2

    煮酒论英雄!...

  • [评古论今] 在贬逐中绽放 作者:楚云婷日期:2018-04-11 19:27:42 点击:105 好评:0

    中国历代诗人中,最为人所诟病的,莫过于唐代诗人宋之问了。翻开《新唐书宋之问传》,述其立身行事,可谓劣迹斑斑:卖友求荣,收受贿赂,媚附武则天的内宠张易之,至为其奉尿壶,谄事太平公主和安乐公主。就连对他...

  • [评古论今] 扑朔迷离的古典音乐 作者:楚云婷日期:2018-03-29 15:29:59 点击:67 好评:0

    古典音乐...

  • [评古论今] 我们的大度和仁慈分对谁 作者:yugongjin日期:2018-03-29 15:28:28 点击:42 好评:0

    随笔 我们的大度和仁慈分对谁 于公谨 看到日本人很嚣张地对待中国人,我就想到了中国人的大度和仁慈。因为中国人的大度和仁慈,所以日本人才会如此的嚣张,否则他们就不可能会有着任何的嚣张,也不敢有嚣张。日本人...

栏目列表
评古论今推荐文章
  • 刺客的悲剧

    一 公元前227年,灭亡了赵国的秦军陈兵燕国南界,弱小的燕国岌岌可危,随时都可能被虎...

  • 弘扬国学的闹剧

    阉割掉精神的国学只能是种游戏!...

  • 当西非埃博拉致死超千人时的思考

    当西非埃博拉致死超千人时的思考 朱蓬蓬 2014 年 8 月 12 日,中国新闻网转发外媒报道...

  • 我相信诸葛亮不会挥泪斩马谡

    我相信诸葛亮不会挥泪斩马谡 朱蓬蓬 历史上三国时代诸葛亮挥泪斩马谡传说已久,但最近...

  • 他的亡

    早些时曾读到过一本名为《大明亡国史》的书,是写崇祯皇帝的,明朝之亡亡于何地何人之...

  • 关公在说话

    常常会觉得无聊,自从功成名就以来,人们渐渐的忘记了我的名字,只叫我关公。 叫什么...

  • 挣脱枷锁的精灵

    一束光照亮它黑夜中的倩影,随着思绪,旋转,舞动飞扬,没有约束,没有羁绊,在清泠的...

  • 中国古代的纳妾制度

    妻和妾,夜幕间的两只归燕,觅着方向的时候,却是陌路了。 原本伤痕的,能描绘就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