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初识王顺山

时间:2018-08-2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安宁 点击:

     公元819年,有“百代文宗”之称的大文豪、大唐最高法院副院长韩愈(时任刑部侍郎),因一篇《谏迎佛骨表》的奏折触怒唐宪宗,被贬潮州,一时往昔风光不再。路过蓝田蓝关古道时,面对俊俏的秦岭和赢尺积雪发出了“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感叹。就在韩愈写下这一名篇的蓝关一侧,有座险峻不输华山、秀美不让黄山的国家森林地质公园,它就是被称为“天下第一孝山”的王顺山。
   七月上旬一天,友人邵友朋和我一起来到仰慕已久的王顺山。路上,蓝田籍的老邵给我滔滔不绝地讲起了王顺山的故事。王顺早年丧父,和母亲一起在秦岭中艰难度日。母亲放心不下儿子,临死前嘱咐要把自己葬在高山之巅,好时时看见王顺,让自己放心。王顺谨遵母命,把母亲背到山上。可是山上无土,王顺又用三年时间日复一日从山下挑土,直到把母亲坟修成。为纪念王顺的孝行,此山改名王顺山。此传说因中华民族“百善孝为先”的传统文化而广为流传。
   说话间到了山下,远远望去,王顺山葱茏挺拔,白云绕顶,高不可攀,让人望而生畏。随着人流,只见路紧挨着水,水缠绕着路,一直不离不弃,就像一对相依为伴、艰难度日的夫妻。路旁不时有二十四孝故事雕塑,给入山者以孝道的熏陶。越往上走越凉快,裸露的双臂感觉湿漉漉的,甚至有些凉意。好在景区有索道,步行的路并不算太长。仰望索道,只见它以六七十度的仰角直通天上。挂在这条通天大道上的吊篮,恰似一只只凌空悬挂的鸟笼。坐在鸟笼中的人,只见绿海波涛从脚下飘过,白云不时来身边问候。几处飞流直下的瀑布,悬挂在直立的悬崖上,就像不服大人管束的顽皮孩子,不管不顾的只想冲出大山的束缚,去寻找自己的世界。几颗凌空飞出的松树,像忠于职守的哨兵守护着大山,它会让人想起了横空出世的黄山迎客松。坐在吊篮里,让人有一种超凡脱俗飘飘欲仙的出世感觉。
   出索道向西不远,是一处名曰“观景台”的地方。这是一个小山头,视野开阔。向南望去,峰峦叠嶂,紫气腾腾,千山万峰尽在脚下。转身北眺 ,群峰一字排开,竞相露出深藏的峥嵘。座座山峰组成了一道不可逾越的长城。莫非是为了拱卫当年在山后练兵的李自成?在观景台这几平米大的地方,你得小心翼翼,瞅好地儿再挪步。一步踏空,等着你的只有深不可测的万丈深渊。台阶上一只小松鼠在蹦蹦跳跳戏耍,蓬松的尾巴骄傲地翘起。有小儿手捧松子想亲近,怎奈这家伙就是不领情。你进一步,它退一步,你停下来,它也停下来,始终和你保持一段距离,让人看得心里直痒痒。
   出了观景台,才开始了真正的爬山。这里没有华山那样修好的登山石头台阶,人走的全是原始的溪流冲出来的小水沟。老邵和我都已是古稀之人,难免气喘嘘嘘,顿生退缩之意。就在这时,路遇西安某制药厂几位登山者,他们好像来过这里。主动为我俩找来路旁枯枝做拐杖,并鼓励我们:“前边不远就是将军椅,不着急,慢慢爬,来一回不容易,别回去了后悔!”劲可鼓,不可泄。我们又抖擞精神攀爬了,每逢险处,他们都会搀扶我们小心通过。其中一位叫王化民的格外热心,还和老邵认了乡亲。素不相识陌路人的善举,使我们心里热乎乎的。
   “将军椅”终于到了,只见一块巨大的石头屹立在此,像一个有靠背的天然石椅子。传说当年李自成在商洛练兵被明军发觉后,就逃到此山中继续积蓄力量。这块巨石就是当年李自成检阅部队坐的地方。西安的同志让我俩坐上去,还随手采了一把紫色的野花献给我们,和我们一起像老朋友一样拍了合影照。
   山顶是平坦的草地,介绍牌写着“高山草甸,海拔2100米”。李自成可真会选地方,在这里练兵,既有现成场地,又安全无虑,就是官兵发现了,想也只能望山兴叹!从此向东北约一里地,就是难得一见的千年杜鹃。这株杜鹃占地方方几十米,已经长成了枝枝丫丫的大树。听山民说,山上高寒,一年只有两三个月生长期,松树一年才长高十公分。想这株杜鹃又经历了怎样的岁月沧桑啊!人们以为它已修成神仙,常到此祈祷,那挂满枝头的红布条就是明证。
   就在我们要打道回府时,老天爷变脸了。只见乌云像钱塘江涨潮一样向山顶呼呼扑来,翠绿的青山一时若隐若现,飘渺如海市蜃楼。我想:“遭了,淋雨是少不了了,下山将是一场硬仗!”谁知不大会儿,太阳又出来了。你能说这不是上苍对我们的特别眷顾?让我们这难得上山之人,欣赏了一次云海奇观!
   山顶除了松树,到处都生长着一种叫松花竹的竹子。它一般只有筷子粗,一人多高,浑身长满枝叶,是做扫帚的好原料。山民们过去生活困难时,就上山砍这种竹子,回家缚扫帚。一次扛十二三个扫帚料,加工后可卖二十几元。有的山民还以挖药材为生。母亲山是慷慨的,它曾帮多少山民渡过了难关呀!
   下山时我们没有坐索道,而是选了滑滑道。金属做成的槽子,人坐上去,哧溜一下东拐西拐的就滑落了百十米。出滑道沿山沟而下,是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路上总能看到松鼠在树枝藤条间跳跃,树干上有许多方形的木盒子,前面有一个圆洞,听说是森林工人给小鸟做的窝。西安同志在山顶为我们采的野花被工人看见了,他们提醒说: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不能带下山。为了这片青山绿水和鸟语花香,林区工作人员又付出了怎样的艰辛和努力啊!
   我们沿山沟在森林里走啊走,总看不到一点出山的希望。这才意识到可能上当了,坐滑道时他们说:出滑道二十分钟就下山了,而我们差不多已经跋涉了一个小时!心里不免有些怨气。但又一想,这一段路呼吸的绝对是清新的负离子氧气。在城里,这可是多少钱都买不来的呀!
   王顺山之行匆匆结束了,临别时老邵还和西安的王化民互留了电话。一千多年前,韩老夫子过此是冰冷凄凉的,而我们却因西安同志的举手之劳,获得了满满的暖意。这使我想起了那句歌词:“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片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作品集王安宁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王安宁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3-05-15 08:05 最后登录:2018-08-28 1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