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赊酒赊旗不赊义

时间:2011-04-2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荆小轲 点击:

  赊酒赊旗不赊义
  
       ——赊店古镇游记
                   
  赊酒赊旗不赊义。从赊店回来好几天了,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想起这句话,仿佛整个古镇,只化成了这句话,它深深埋在我的心里。
                   
  我们每个人都是有灵魂的吗,我们去过的每片土地,都是有灵魂的吗?这句话就是这个古镇的灵魂,当我离开时,它悄悄的附在了我的心上,我走到哪里,它就会跟到哪里,当我觉得自己懂得它的时候,也许,我会带了它的颜色做人,那一片真实赤色,像关公的脸,映红了一片繁荣诚信的天空。
                   
  赊店就是现在的社旗。
                   
  第一次听说它,是因为喝了一种叫赊店的酒,很好喝,香浓泼辣,却不上头,仿佛一种脾气很暴却心地善良的人。这酒使我对这个镇有了些好奇,后来便听说了它的故事:西汉末年,诸侯争霸,群雄大战。西汉皇族刘秀顺应民心,满怀光复汉室的雄心,率领强兵骁将在古宛城起兵,征战厮杀,以平天下。一场大战过后,寡不敌众,带领一队人马落魄而逃,人困马乏,逃至一古镇,见一酒馆,众将狂饮,精神倍增,共议再举大事,酒过三巡,大计商定,唯缺帅旗。刘秀走出酒店,抬头见一酒幌在潇潇北风中飘荡,正中一个大“刘”宇,大喜:“天助我也!”遂除酒幌为帅旗,一路征战,所向披糜,起兵南阳大战昆阳,建都洛阳。称帝后念“刘”记小店赊旗有功,封此小店为赊旗店,酒为“赊店老酒”,此镇称“赊店镇”。
                   
  由南阳向东北两小时的车程,就到了县城,外围看去,这是个和别的县城没什么两样的小城,矮的楼房,拥挤的商业街,正有些失望,忽然看到了一个城楼,再走几步,便觉得这三小时的路程,其实穿越了千百年的历史,把我一下在带到了古代——古镇赊店就在眼前了。
                   
  首先看到的,是一条条古色古香的街道,以南北瓷器街为中轴的十条古街,在这片土地上,纵横交错,像时光深处的河流,流淌的却是现在的文明,古老商业街上,时装店,数码铺,电器,音响,一应俱全。只是那建筑,依然是明清的风格,屋瓦野草丛生,墙壁灰暗破旧,偶见雕梁画栋感觉到古代商家的奢华,镇中最大的建筑——山陕会观雄伟壮观,仿佛几只大鹏,振翅欲飞,飞,却怎样飞不过万丈烟尘啊,它终于还是留在了这个小镇上,并失去了它原来的作用,静静的供人参观,品味。
                   
  漫步在小街上,有时光交错的感觉,恍惚间仿佛自己是两百年前的旅者,风尘仆仆,晓行夜宿的来到这里,取水,问路,住店后,便等待电影里的传奇故事发生,而其实,这里传奇已归于平淡,一路走来,商家表情木然,店铺生意萧条,唯有一处卖小吃的,挤满了人,糊辣汤是清真的风味,空气中便嗅到伊斯兰的气息,果然是回民餐馆,问后知道,这里本来就有很多回民,又来了许多西北人,比如新疆甘肃的烧烤,忽然就想到了丝绸之路,想到茶路,赊店曾是茶商入中原的第一站呢,走水路而来茶叶,从这里入豫,北上燕赵,直达京城,而由此汇集,发到各地的岂止是茶叶呢,这里的老者告诉我,赊店自古有“天下第一店”的美名,水运盛行的清代,这里当时为水旱码头,南船北马,总集百货,尤多秦晋盐茶大贾,为南北九省交通要道,全国有13个省的商人在此经商,仅各省商人建的同乡会馆就有:山陕会馆、湖北会馆、江西会馆、广东会馆、福建会馆等十余个呢,有物质流通的地方,便有人来人往,有人便有文化和精神。
                   
  山陕会馆是古镇最大的建筑。也是古镇的魂,是古代商家住宿,议事的地方,也是精神栖息的家园。那里供奉着关羽,晋地商家远道而来,会此经商,心灵无着,自然会想自己家乡的神,关老爷的庇护,而那时的关羽,早已是天下人的神了,他老人家不仅是武神,更是商家心目中最大的信条的化身,就是:信义,山陕会馆精妙绝伦,古代建筑艺术在这里得到完美体现,整个木制建筑,没有一颗铁钉,全靠木制镶嵌,而却屹立百年不倒,仿佛商家的精神,不靠条例约定,而只靠关老爷的信和义,维系了千百年,也维系了古镇百年的辉煌。站在院子中央,似乎听到古时秦腔晋音相闻,看到穿了长袍马褂或胖或瘦或长或少的商家站到院子里来,拜天,拜地,拜关公,放眼望去,天空下的大拜殿屋和春秋楼金壁辉煌,这里有十几座殿,它们的名字我通一叫:关公祠,或者,信义屋。这里是为信义的精神安排的一个家,石碑上,依然可以看到一些字:食蔬食鱼不食言,赊酒赊旗不赊义。想,这便是赊店古镇的灵魂吧。山陕会馆庇户了一代又一代的商家,也守住古镇的魂。
                   
  静静的,我站在小街的中央,站在历史和未来的中央,看脚下的一块石板,那就是一本厚重的史书,我不知道哪一个工匠从哪里搬来在什么时候铺好的,不知道他在哪里出生,最后死在了哪里,我看到的小街很短,但长过了生命和历史,建设它的人没了,时光也过去了,它却依然延伸,延伸到我也看不到的未来。街上满是过去和未来的符号,古屋,照壁,牌坊,石碑,霓虹,广告,还有网吧——有没有一条网线可以探到时光的深处呢,能不能摄一段那时风光和街景呢,如果能,我便可以看到,古河道如何千帆竟放,便可以听到商家戏楼的秦腔豫音,便会知道那宏伟的会馆是怎样不朽,不朽的建筑,不朽的艺术。
                   
  幻想有一位古时的商人,因为误了时光的船,而滞留在某条小街上,不知道他会怎样的惊讶和无措。水道没有了,码头没有了,商号没有了,似乎从前的繁荣都没有了,有的,是穿了历史的服装的小街,是熟悉的房子里陌生的物品,不知道他会不会和我一样,扯了啤酒在街边小饮,不知道他会不会感到一丝陌生和警觉,有时候我是这样的,陌生的地方会改变我的心情和行为,我像一只小狼,蜷缩在历史的一角,不安的审视我的周围。我问一店家:多少钱一晚。回答说:十五块。不由得生疑,这么便宜的住宿,莫非有诈?嘴里却问:我的车放哪儿?答:我帮你看着。又忐忑好一会儿,人家说:放心吧。
                   
  是啊,放心吧,这里食蔬食鱼不食言,果然应该放心,清晨一切完好,店家多赠一个笑脸:下次回来,再住。
                   
  想起了山陕会馆的关公,想,放心吧,这里赊酒赊旗不赊义,我应该住得安心。
  
  社旗县位于河南省西南部、南阳盆地东沿。县城所在地社旗镇,史称赊店,因东汉时刘秀举义兵赊旗而得名。
  
  
  方位:河南省社旗县,南阳市东北六十五公里
  交通:南阳市乘车直到社旗
  住宿:政府宾馆,单人五十元
  主要景点:古瓷器街,山陕会馆,古代水运遗迹

作品集荆小轲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