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红姐

时间:2021-02-0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油油草 点击:
红姐

  那一年,木子二十出头,大学刚毕业参加工作,被单位外派到皖北一个小县城W县服务于一个工程建设项目。因为工期有一年多,所以在那个城市租了套房子,住了下来。
 
  由于需要每个月回单位向领导汇报工作,所以木子经常往返于省城和W县之间。那时候交通不便,省城离W县其实也不远,也就200多公里,但是全程省道,坐大巴车得四个多小时。木子每次坐大巴车都觉得好崩溃、浑身乏力,昏昏欲睡。记得那年初夏的某一天,木子要回W县,上大巴车系好安全带,准备睡一会,突然一个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好,请问你边上这个座位有人吗?”
 
  木子慵懒的回答:“没人。”
 
  “谢谢,没人那我就坐这了。”这个问话的女孩回答。
 
  木子恍惚间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说话的那个女孩子,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有点瘦、青涩、质朴,但是木子看这个女孩感觉很亲切,突然涌起一股想交个朋友的冲动。
 
  木子一瞬间睡意全无,就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攀谈起来,女孩子声音悦耳,说话温柔,听着声音感觉像初恋。原来这个女孩子比木子略大一点,木子喊她红姐,红姐是江西鹰潭人,在家是老大。红姐家比较穷,要供弟弟妹妹读书,所以很早就辍学出来打工,最近有熟人介绍说这边有合适她的工作,工资待遇还可以,所以就来W县城了。
 
  两人像是多年的老朋友,聊得很开心,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平时四个小时车程度日如年,那天不经意间就快到站了。木子租的房子在县城的外环路上,要提前下车,好几次鼓起勇气打算找红姐要联系方式,心都跳到嗓子眼,最终还是咽下了。到了下车的地方,木子拿好行李临下车时,鬼使神差的问:红姐,能给我留个联系方式吗?想认识你。
 
  红姐说:把手伸出来。
 
  红姐拿出笔在木子手掌心写下了一个9位数的数字,说:这是我qq,你加我qq吧。
 
  那是2010年初夏,智能手机还没普及,也还没有微信。木子回到住的地方之后,立马打开电脑,搜索号码,申请加好友,但是等待是漫长的。木子只好每天都申请一次,并在申请好友的对话框里留言:红姐,我是木子,想和你交个朋友。
 
  申请了很多次,木子已经失望了,以为红姐会就这样消失在人海中,在也见不到。有一天打开qq,突然有头像再闪,新的好友“天天天蓝”通过了木子的好友验证,并回复:木子,我是红姐。对不起,我平时工作忙,很少上网,今天和同事一起来网吧,才看到你的申请。
 
  木子赶紧回信息:要不你把你手机号给我吧,我们短信聊天更方便。
 
  红姐说:正好新办了一个当地的号码,×××××××××。
 
  木子存下号码后,欣喜若狂,从此就开启了短信聊天模式。
 
  那个夏天天气炎热,木子工作也比较忙,工作之余,几乎每天都会和红姐短信聊几句。木子会说说自己工作的烦恼、身边的趣事,红姐告诉木子,她弟弟高考成绩很好,应该能上一个好大学。奇怪的是,木子一直追问红姐在县城什么公司上班,做什么工作,红姐一直避而不答;木子想约她出来玩,或者一起吃个饭,红姐也一直不愿意。
 
  有一天晚上,木子和合作单位的朋友一起吃晚饭,酒至半酣,朋友们吵着非要去新开的瀚海洗浴中心洗澡,木子不愿意参与这些活动,但是盛情难却,心想就去洗个澡做个按摩,权当体验吧。
 
  一行人来到洗浴中心,洗完澡,去休息间躺好,朋友让服务人员多安排几个漂亮的技师来给我们挑,醉眼朦胧之下,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侧着身子对着我,两人视线对上之后,木子一下子酒就醒了,原来是红姐,两人眼神中都满满的尴尬。
 
  木子有个朋友一眼就相中了红姐,木子没办法也随便挑了一个。按摩的一个多小时,木子一直心不在焉,红姐给他朋友按摩的时候也很沉默,朋友找她聊天几乎是问一句答一句,魂不守舍。结束的时候,红姐和朋友道歉说:对不起,昨天没休息好,精神不好。
 
  那天晚上回去已经很晚了,木子失眠了。凌晨一点多,红姐给木子发信息:对不起,一直不愿意告诉你我是做什么工作的,就是怕你觉得我不干净,瞧不起我。
 
  木子说:没有的事,我还怕我去洗浴中心,被你看见,你对我印象不好呢,我是心疼你,这个工作很辛苦,名声还不好。
 
  红姐:没有办法,家里缺钱用,我读书少,以前在饭店当过服务员,也去工厂上过班,收入都太低。
作品集油油草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