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赴任

时间:2020-03-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王安宁 点击:
赴任
 
 
  李红卫在北四公社已经工作了五年,前几天县委组织部来文了,他被提拔到盛官公社任革委会副主任。在这之前,组织部找他谈过话,也在机关搞过民意测评,但结果如何他一直不敢肯定。这段时间他觉得特别难熬,怀里像揣着只兔子,白天黑夜扑通扑通一直跳个不停,简直就是在折磨人。期盼已久的好消息终于来了,他激动地几个晚上睡不着觉,多年的付出终于有回报了!对于一个农家子弟来说,这无异于鲤鱼跳过了龙门,要飞上天腾云驾雾了!那几天他像吃了喜娃妈的奶,见人总是笑呵呵的。
 
  明天就要去盛官赴任了,他想着理个发,把个人形象搞好一点。他没有像平日那样让机关的小赵帮忙理,而是特意去了理发店。坐定后他问理发师傅:“你说像我这样的身份,该理个什么样的头型?”师傅不知就里愣了一下没接话茬。他想,这么大的事他咋还不知道呢?热腾腾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于是李红卫就把自己升迁的事对理发师傅说了一遍。“那得祝贺你了,大喜事!”理发师这才接过红卫的话说:“按说升官了,应该给你修个洋楼,可是你这小平头没法改啊!”农村人把分头叫洋楼,农民嫌干农活不方便,大多数都剃光头,近邻对门帮个忙,剃刀拿出来“蹭蹭蹭”几下就刮光了,还省去了剃头钱。讲究的小伙也就留个小平头,有点头发,不像光头那样明光发亮耀人眼就行了。理发师傅说得有道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头发,再高明的理发师也耍不出啥花样来。头发没留成,李红卫感到有些窝火,脸上还不能表现出来,只好悻悻地走了。
 
  第二天吃过早饭,李红卫要去赴任了。他想,虽不能像过去官员赴任那样坐着轿子前呼后拥,起码盛官也该来人接一下,这边再去些人送行才显得隆重,自己脸上也好看些。谁知过了半晌也不见有动静。几个平日要好的同事听说他要走马上任,来到房间寒暄了几句,帮他收拾了一下行李,捆了捆被子。眼见日头已经西斜,他只好按规定的时间,自己骑上自行车向盛官出发了。
 
  盛官公社已经为新来的副主任准备了房子。一间十平米左右宿办合一的屋子,内有一块床板,一个三斗办公桌,两张椅子,还有一个新买的热水壶和一把烧开水用的铝壶。和普通干部不同的是,在床板一头加了一个简易床头,这就是新主任的全部家当。李红卫被迎进门,看看简陋的宿舍,黑黑的土墙,一点领导办公室的气派都没有,心里不免生气。就在这时老同学刘文章最先闻声赶来了,人还没到声先到了:“长命——长命!”说着一只脚跨进了门。“老同学,听说你来了,我赶紧跑过来!这一下天天能在一起了。”红卫上学时在学校名字叫长命,参加工作时嫌长命土气,改成当时流行的红卫了。借着屋内没外人,红卫对刘文章小声说:“你这样大喊大叫我的小名不好。”李红卫嘴角微微上翘,挤出了一点笑意,显得有些皮笑肉不笑。“那以后还叫不成你名字了!”“没人时还是可以的,不过小名就不要再叫了。”“那就只能对你以官衔相称了!”说这话时他显然没有了来时兴冲冲的样子,他对老同学在自己面前拿架子颇感不悦。红卫对文章不注意场合的随意也隐隐反感,只是碍于老同学面子不便说什么罢了。
 
  第二天,公社张书记对李红卫说:“李主任,你刚来,今天让老王陪你到南片几个大队转转,这几天先熟悉熟悉情况。”吃过早饭,老王和李红卫一人一辆自行车出发了。阳春三月,大地一片翠绿,连路旁摇曳的树枝也像是在欢迎新领导,李红卫的心情相当不错。他想,自己刚当上领导,一定得注意形象,要有些领导的威严,树立自己的威信,不然下边干部就会看轻自己,那以后还咋工作?
 
  一路上老王耐心地向李主任介绍着各大队的基本情况,让新领导心里有点底。第一站来到了上雪大队,老王先向大队书记和大队长介绍:“这是咱们公社新来的李主任,今天下来看看大家!”寒暄了没两句,李主任把脸抻平表情严肃地说:“你们两个先汇报一下你们大队的生产情况。”这两个大队干部上来时间都不算长,见新来的主任一本正经的样子,多少还有些紧张。只见他们赶紧放下手中的水杯,你一言我一语地说了全大队种了多少亩油菜,小麦的春灌进度等。李主任当即指示:春季农业生产关乎全年,一定要抓紧,不能误了农时。之后老王又领上李主任依次去了庙南大队和华富大队,李主任还是像第一家一样,正儿八经的坐在那儿,要大队干部汇报工作。
 
  下一站要去的是宝王大队,宝王是全公社最大的大队,人口、面积都占全公社十分之一,在盛官公社举足轻重。大队书记姓马,是位中专毕业生,原来在大城市工作,六十年代响应党的号召支援农业回到了农村。他工作能力强,而且兢兢业业,使宝王的工作一直走在全公社前面,因此被选为公社党委委员,公社书记主任平日都要高看他一眼。马书记工作从不马虎,只要上级有新精神,他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坐在大队广播室,通过大喇叭把上级精神及时告诉干部群众。群众中有句顺口溜:“宝王喇叭声音大,马书记天天要讲话。”马书记这人有几个特点:脸黑、面冷、话不多,常给人不好接近的感觉。
 
  老王有些担心,李主任若是还像刚才一样拿捏着架子,在宝王肯定会碰钉子,那样的话他的任务可就完成的有问题了。于是他小心翼翼地对李主任介绍了宝王马书记的基本情况,特意提示宝王大队在全公社的位置,希望能引起新领导的重视。
 
  他先领李主任到马书记家,马书记不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大队的喇叭在响,马书记正在广播里讲话,于是就领上李主任直接去了大队部。
 
  他两到大队部时马书记已经讲完了,只见他坐在椅子上,嘴里叼着他经常不离嘴的黑色斯大林烟袋锅,噗轰噗轰的抽烟,烟袋锅里的火随之一明一暗,一缕青烟弥漫在屋内。老王赶紧凑上前介绍说:“马书记,这位是公社新来的李主任,今天下来转转。”马书记的黑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嘴里“奥”了一声算是打招呼。老王的心里很紧张,他怕李主任又像刚才那样一张嘴就是“汇报一下”,那样今天肯定要碰钉子。他看看李主任,只见李主任此时变得面带笑容,往前凑了凑道:“马书记你好!”说着伸出了手。“我刚来,在公社就听说了宝王的情况。今天特意来看看你。还没见到人,老远就听到你在大喇叭讲话,真是名不虚传啊!”
 
  老王一颗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下了:这李主任并不是只知道“老阴天”,必要时还是会“阳光灿烂”嘛!
作品集王安宁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60%
踩一下
(2)
4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