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换亲

时间:2018-01-0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野岩 点击:
换亲

  宏升的媳妇是他的妹妹樱子换亲换来的。
  
  宏升在家里排老大,下有两个妹妹,读完小学一直在家务农。帮助父亲母亲侍弄十余亩田地。父亲是庄稼地里的老把式土秀才,打小就跟田地打交道,庄稼地里的活生做的精细,干的娴熟,收成在方圆十里数最好。自打宏升做庄稼人的第一天起,父亲手把手教他做地里的各种农活,翻地,耙地,播种,灌水,除草,收割,打碾,入仓逐一教他,父亲对他的要求颇为严格,稍有疏忽就破口大骂,手底下从不留情面。尤其是学翻地和播种,反复操作实践总不上手,犁铧在土层的深度不好把握,摆耧摇摆均匀的度不好控制,看着简单,操作起来难度较大,反复实践,总不得要领,牛走着不顺,自己握着犁把也很别扭,翻过的土地坑坑洼洼,总有垄起的沟沟坎坎,播下的种子稀稠不一,极不均匀,父亲看不过眼便大骂,骂过还领会不了要领,有时气急至极也动手打耳光。打过后父亲就卸了犁铧坐在田埂上抽水烟,一锅一锅的抽,脸绷得的紧紧的,不说一句话,直抽完烟袋里的烟丝。缓过一阵后父亲的气也就消了,脸上爬出了笑容,话多了,语气也软了,耐心也更大了。这时也是宏升心里最为难受的时刻,总觉得自己手脚笨拙,脑爪子不灵泛,父亲动手打自己耳光是自己不争气的结果,是父亲很无奈的结果。自己这块生铁总成不了钢,自己这块朽木总雕琢不出个样儿来,父亲一定很失望,一定很生气,也一定很自责,打骂自己是理应的,也是迫不得已的。父亲打骂自己后,父亲应该比自己更痛心更难过。想着想着倒觉得自己不该难受,而是自己的过失让父亲受了委屈,是自己弱小的能耐伤害了父亲的自尊。宏升不在在乎父亲的言辞,一心琢磨父亲的每一句话和每一个动作要领,在耕牛歇息的当儿,也反复实践体验扶犁铧的那种自如的感觉,甚至于梦中也在竭力吆喝耕牛手握犁铧犁地,学习务农的本事丝毫未懈怠过。渐渐的,在一次偶然的劳作中,自己竟然对犁地和摆耧下种上手了,能像父亲一样娴熟自如的犁地摆耧下种了,且翻过的地块一如父亲翻过的一般平整,摇摆摆耧播下的种子一如父亲摇摆摆耧播下的一般均匀。宏升学会了犁地和播种,第一次尝到了学会犁地和播种的喜悦,父亲也第一次从心底里露出了笑容。宏升务农的本事第一次得到了父亲的肯定。此后,庄稼地里的农活大都有宏升去做,父亲只跟着搭把手。宏升和父亲都笑得很灿烂。
  
  一晃眼宏升20岁了,20岁在农村该是谈婚娶妻的年龄了。宏升高挑的个头已过一米五,走路时摇摇晃晃的,进出街门房门须弯着腰才可通过。圆实的腰身和厚实的胸背看上去极富安全感。平阔的脸盘匀实地镶嵌着灯泡似的眼睛、宽大的嘴巴、高挺的鼻梁、粗浓的黑眉,总给人轻松舒适的感觉。一双大手掌厚指粗,犹如五尺钉耙劲道有力。一双脚板,厚而结实,稳稳的支撑着杨树般的身体,很是稳定。村里村外的熟人见了没有不竖起大拇指的,碰见宏升的父亲便说要给说门亲的,宏升的父亲总以孩子小和忙着学活生为由拒绝。宏升跟着父亲学会了务农庄家的各种技术后,又学习了父亲亲手传授的挂面手艺,每至冬闲时节,就跟随父亲到邻近的村里给大户人家挂面挣钱,每架面可挂出百余棍,每棍收七八角钱,一大架挂面可挣七八十元钱。作为农村家庭已经是不小的收入了。跟班着学了一个冬季,宏升自己单干了,走南闯北的,家里总能收到稳定的满意的收入。宏升年轻气盛,精旺气足,挂出一架面不觉得乏困,忙惯了闲不住,总会联系着需要挂面的人家挂出第二架面,宏升见天忙着给人家挂面挣钱,也见天浸沉在挂面挣钱的喜悦中。
  
  宏升25岁那年,他的父亲着手给他说亲。25岁在农村已是大龄青年,也是难缠青年。宏升的父亲始终觉得自己的孩子要身板有身板,要模样有模样,要手艺有手艺,家里又是个独苗,家底殷实,说门亲事不会太难。先是自个跑着给儿子说亲,跑过几户,丫头俊俏,可家里不富足。然后拖熟人亲戚说亲,连着介绍了几家,家庭富足,丫头也俊俏,单是家里大人不厚道,不便做成亲戚。再后来托人说亲,越来越少,好不容易寻着一家大人好,家庭经济状况好的人家,去看,觉得丫头不太俊俏,不上眼,就又断线了。26岁那年,宏升的父亲跑遍了临近的村子和熟人亲戚,拖断了各种但凡能托付的关系,就是没寻成一门亲。看着整天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的儿子,宏升的父亲才意识到说亲说的迟了,儿子错过了谈婚娶妻的最佳年龄。
  
  农忙时节,宏升只顾干农活,不愿说话,脸上很少看到喜悦。和父亲母亲的交流越来越少,少到干脆无法交流。农闲时节,宏升有意躲着父母亲,甘愿一个人待在屋子里分享孤独。父亲越发自责难受,茶越喝越浓,水烟越抽越勤,失眠越来越多,见到儿子总有种说不出的负罪感,浑身极不舒适。宏升的父亲和母亲经商议,打算用小宏升两岁的妹妹换亲。宏升26岁那年,他的妹妹樱子也已24岁,在农村姑娘24岁已成“难产”,妹妹樱子20岁芳龄,多人上门说过亲,皆被父亲拒绝。父亲的说辞再也简单不过,哥哥没娶进媳妇,妹妹务必要等着,若是妹妹早早出嫁了,而哥哥还未结婚,作为家里大人是件不光彩的事,哥哥在村人熟人面前也会抬不起头。樱子虽心里着急,明面上开不了口,跟着哥哥苦苦煎熬着岁月,默默吞咽着孤寂的日子,忍受着村里村外的风言风语,过早的咀嚼起了失眠的味道。
作品集野岩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3)
10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野岩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7-12-23 05:12 最后登录:2018-04-16 16: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