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老家门前的那串风铃

时间:2015-11-1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长春阿康 点击:
  我出生在吉林省的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儿,哥哥姐姐比我大得多,为了改变家境,很小的年纪,他们就出外打工,家里就剩下我和爹娘。可能也是因为老来得女,爹娘对我倍加痛爱。什么好吃的都给我留着,什么事情都依着我,那时候东北的农村都很贫穷,可爸爸却时不时地给我买来大米,让妈妈给我做白米饭。每当那时,邻居家的小孩都都趴在我家的墙头用羡慕的眼光望着我。而我却不以为然,全然不知道爸爸妈妈用了多少苞米,走了多少路给我换来的。我很喜欢我的家乡,虽然贫穷,但它的一草一木却是那么的纯美!每当放暑假时,爸爸妈妈下地干活,我一个人坐在家的院子里写作业,陪伴我的,就只有我家的小狗大黄和门前果树上的那一串风铃了。我很小的时候就对那串风铃感兴趣,那时候没有电视,没有收音机,唯一的音乐就是那串风铃发出的悦耳的音乐了,在我看来,它是那么动听,简直是天籁之音。是它陪伴着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和天真无暇的少年。我曾经多次吵着让妈妈把风铃拿下来玩,可每次都受到了爸爸的严厉训斥。看着爸爸的目光,以后我再也不敢嚷着要那串风铃了。它慢慢的变成了让我从好奇到敬重的神。有的时候,我会很久的望着她发呆,想他一定会有很多的故事和深厚的内涵。很久以后妈妈和我说起过他,说是祖辈留下来的,老人们看到他就会想起那些已故的亲人和那些许许多多的辛酸的往事,我恍然大悟,他真的就像一座不到的神灵,在注视着我们,记录着我们一家以及家乡的历史变迁。。。。。。
  爸爸妈妈把我视为明珠,就怕被人家欺负,所以不经常让我和别的小朋友们玩。小朋友们也惧怕爸爸那冷峻的目光,所以很少来我家里玩。我甚至有时感到有些孤独但是看到爹娘痛爱我的目光,我又不好责怪他们。就这样我慢慢的长大了。到了上学的年纪,爸爸送我去了大队的中心小学,小学和中学在一起,离家里有十多里路,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在这条路上走了七八年。每天早上很早爸爸就把我叫醒,吃一碗苞米面粥,装上一块大饼子,和一小瓶咸菜,背上书包天蒙蒙亮就去上学了。遇上有晚自习和有事情,往往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每到这个时候,都是村里的几个小伙伴结伙而行。那么远的路,大家说说笑笑,很快就到家了。每当走到离村子最近的小山坡时,就能看到我家里了,抬眼望去,总能看到门前的一个黑影,那就是娘。如果遇到不好的天气,爹还会到去学校半路的小桥那里等我。我也就可以放心大胆的说笑,有时还高声的唱歌,和爸爸快乐的说起学校发生的好玩的事情,我也会偶尔的看见爸爸脸上会露出少有的一丝微笑。我的性格很好,小伙伴们都很喜欢我,愿意和我接近。一些小男孩子也愿意作弄我,不是弄乱我的头发就跑,就是往我身上扔虫子,我最怕虫子了,每次都是吓得直哭。一次一个小朋友抓了一只癞蛤蟆,放到我的书包里,我放学回家的路上发现了,吓的我扔下书包就乱跑,一边哭一边跑,那几个小男孩子就在那里开心的笑,好气人哪!可这时我家里的邻居柱子跑了过来,问明了情况以后,狠狠的教训了那几个经常欺负我的小朋友,把书包弄好给我跨上,送我回家,从此我便对他产生了好感,觉得他像保保护神一样,有他在身边我真放心,那些小朋友也在不敢来欺负我了。
  柱子就在我家的隔壁院子里住,他的家境不好,我经常能透过他家的那段残破的院墙看到他在院内喂猪和干一些大人才干的活。他娘长期有病,有一个哥哥是一个半痴呆,不能劳动家里只有爸爸一个人劳力,还有一个很小的妹妹。所以它很小的身体,就已经为家里承担了很重的劳动了。每当农忙时,他总是请假回家里帮他爹侍弄庄稼,所以他的身体也和同龄的孩子不一样,长得很健壮,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柱子长得很端庄,有些英俊。很少说话,而且和我说话的时候,还不敢正视我,慢慢的我也会隐约的发现,他泛黑的脸上透着羞涩的红晕。爸爸不让我和柱子接触,可我却觉得柱子的心里是那么的善良,意志是那么的坚强,好像什么困难都难不倒他。慢慢的,我喜欢和他在一起走,他学习很好,也经常和我交流学习上的一些问题。我内心里也很崇敬他。我的家里条件比他好,有时候娘给我带两个鸡蛋,我就塞给他一个,他总是使劲的推托,但是他也架不住我的任性,还是收下了,每当这时,我都会有一种自豪感,觉得为他做了一点什么来报答他平时对我的帮助。
  柱子比我高一年级,初中毕业,没有上高中,就回乡务农了。可我却在第二年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一念就是四年,在那里住校。毕业时,国家已恢复了高考,我以较好的成绩考上了长春的一所师范学校,一读又是三年。大学毕业以后,我被分配到县里的高中任教,实现了我想做一名人民教师的愿望,家里的人,村里的人,连大队干部,乡里的干部,都在为我而自豪。我也有着满腔的抱负,决心为改变家乡的教育,从而改变家乡的贫穷,而作一番事业。毕业那年报道以后我就急冲冲的请假回家,有两三年没有看到爹娘了,两位老人年纪大了,爹去年又得了腰痛病,不能干重体力活,很让我惦念。想到这里,加快了回家的脚步。那时候大队还没有通汽车,坐郊县汽车,到乡里终点。剩下的几十里路,就靠步行了。这正合我意,我正想看一看我走了8年的的这条小路,还有那座爸爸经常在那里等我的小土桥。想到这里,也不知怎么走的那么快,就到了那座小桥,走近一看这桥已经从新修缮了,比以前宽了,也平了很多,据说,明年乡里要修路了,柏油马路可以一直修到家门口,还可以通汽车呢。看着家乡的山山水水在发生着变化,我心里很高兴,想着小时候遇到雨天经常赤着脚在这个泥泞的小路上往返行走,常常不小心就掉进了深深的车辙里,弄得满身泥浆。那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想着想着一阵铜铃般的嬉笑声打断了我的思绪,顺声看去,一群放学的孩子对面走来,孩子们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背的书包也和城里的小朋友差不多,看到这些,我相信他们的未来一定会更美好!
  过了桥就是我们村里的地了,今年的庄稼长得很好,玉米已经快串蓼了,郁郁葱葱的。我的心情也豁然的开朗了。快到地头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侍弄庄稼,旁边还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子。走到近前我一眼就认出了,是柱子!我三步两步地跑了过去,还像小时候那样握住了她的手,高声的说;“柱子哥哥!”他看到我,有些惊讶,既高兴又有些尴尬很难为情的表情,我马上就注意到了,急忙松开了手。一时,我们都没有了话,愣了片刻,我才回过神来。降低了声音说,你好么?他回答说;:”我好,我好”。这时他才想起来旁边的孩子,急忙说妞妞快来,叫小姑!我急忙弯腰抱起了小孩子亲了一口,仔细的端详了一下,虽然是女孩子,可我还是看到了柱子小时候的影子。柱子说,娟子快回家吧,你娘一早上就在大门前等你呢。说完就接过妞妞向我笑了一笑,就在这一瞬间,我在他的脸上和眼角上看到了与他年龄不相符的皱纹。想到这里,心里有着莫名的感觉,恍惚的和他们父女招了一招手,扭头就奔往了回家的路,走了很远,回头看了一眼,他还在那里站立着默默的目送着我,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代,想起了那个天真无暇的你我。想到这里,不知不觉的我眼眶一酸,差点落下了眼泪。。。。。。
  过了前面的小山冈,站在高处,就能看到我的家了,透过模糊的泪眼,我看到了娘真的还站在门前手搭凉棚在哪里瞭望。多少年了,娘就是这样一个姿势盼望着我的归来。我加快了脚步,飞似地一溜小跑,跑到了娘的面前,大喊一声,娘!我回来啦!就紧紧地把娘拥入怀里。我看到了娘的老花眼里流出了激动的泪花。不住的说;‘娟回来啦,娟回来啦。。。。’在家里的几天非常的快乐,我一会搂着我爸的脖子说着小时候的一些事情,一会又撒娇的搂着妈妈使劲的亲了几口,乐的老老两口一直合不拢嘴。娘做了很多好吃的,老邻居们都来串门,儿时的小伙伴们也都来了,还在门前照了相,四五天,一晃就过去了。临走的那天爹娘,哥哥姐姐乡亲们都来送行,我一步一回头的和爹娘道别,最后一次回头,无意中我看到了那串风铃,和以往一样还在那里悬挂着,和以往不一样的,它今天摇晃的特别的响亮,似乎在向我诉说这什么,是的,家乡在默默的发生着变化,只有这风铃,还在继续见证着历史。。。。。。走过小桥时,有一种预感,柱子应该还在那里,可我没有看到柱子,但我相信,他一定还会在那里悄悄的注视着我,我本想和她说点什么,看来没有机会了,只能默默地为他祝福!走过高岗时,我又回首瞭望了一下家乡的土地,没有看到的熟悉的身影,只有隐隐约约传来的清脆的风铃声在默默地诉说,送我远行。。。。。。
 
作品集长春阿康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