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蛊惑之门

时间:2015-11-0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掰不开的交情 点击:

    我是一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普通农民的儿子。身为男儿,理当自强。现在是机遇,未来是梦想。我要把握现在,为将来打造一个并不完美的天堂。
      还剩一个学期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找工作了。但是我几次求职都不顺,不由得倍感压力。就在此时,一个电话给予我希望。来电话的人是我的一位学长,也是我的老乡。我一直叫他“万哥”。万哥来电告诉我,山东烟台有一份四千元月薪的工作,现在这个公司急需人才。如果我愿意,那就让我尽早前去应聘。当时是国庆大假,十月二日。那天,由于这个电话,我很兴奋。
     秋收,家中农务忙。我先是帮家人做完农活才开始自己的求职之旅。我家住丹东,上学在抚顺,求职于烟台。从家出来已然假期结束,我无奈先回学校开请假条,然后再坐车去大连,最后乘船奔赴烟台。
     途中,我心存顾虑,害怕被骗,而且我也对传销也略知一些二。传销组织是很可怕,特别针对我这样的处世不经的学生。坐船时是夜里,晚上九点起航,次日四点到达烟台。一夜的水路,我望着船舱外面的星空,思绪万千,辗转难眠。想到未来,想到家庭,又想到可怕的传销。千万别是传销啊!若果真是传销,我必拔腿就跑!想到这里,我心跳加快,脑门上出现冷汗。
      清晨,四点,船抵岸。下船后,我心急的给万哥打了一个电话。因为万哥本来说要到码头接我,眼下却不见踪影。电话中,万哥叫我去另一个地方——蓬莱,说是在那里与我见面。我觉得有点蹊跷,但还是硬着头皮搭上客车赶往蓬莱。到达地点,万哥仍未露面,我便继续等待。然而,越等越不安,于是我向一位出租车司机询问山东的传销情况。这位出租车司机先是犹豫片刻,然后告诉我,山东前不久有新闻报道曾有一名大学生遭遇传销,为了逃脱他竟然跳楼摔断了腿。闻知,我心里咯噔一下,无限的恐怖缠绕着我。我更加担心这次异乡求职会遭恶人,又想自己一个普通大专生,怎么会有四千元月薪的工作眷顾于我?传销是另类绑架,有去无回!我难道真会被那些人绑架?看来,我还是现在就返回吧,返回就安全了。走吧,走……不!不行!要知道,那可是四千元月薪呀!现在是机遇,未来是梦想!四千元月薪实在是太诱惑了!为了钱,冒一次险吧!正当我百般纠结,万哥来了,身旁还跟来一位小矮子。
     万哥俊朗如故,可那矮子就初视不爽。矮子面目僵硬,尖嘴猴腮。经介绍,矮子原来为万哥的同事。寒暄几句,一看手表七点多了,万哥便直接领我朝工作地点出发。我们三人慢悠悠的走在蓬莱宽阔的街道上,天色由暗及灰,渐渐亮起。街上有人,有车,这令我放心。走路时,我深知前方是善恶一线之间。于是,我不时向万哥发问:“万哥,你在公司是做什么的?”然而,万哥没答话,那矮子却插嘴,说:“诶,同学呀,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的?”我很奇怪矮子的反问,可还是答了。之后,我又问万哥:“万哥,我去那公司都做什么?”这回,矮子又抢话,说:“诶,同学,你家住什么地方?”就这样,每当我问万哥有关公司的事,矮子就上前打岔,风马牛不相及。这促使我更加怀疑,提高警惕。
     行程将尽,我们来到一个小胡同口。大街是明,胡同为暗。面对胡同,我停下脚步。万哥见我迟疑不动,便劝道:“都到这里还有什么可怕?走吧,我还能骗你不成?”同时,矮子也随声附和。在此煽动下,我最终被他们劝进胡同。
     又行一段路,我们来到一家小院。院内搭起一座平房,院门为双重门。开了一道门后,需再开一道,院内景色这才映入眼帘。此时,一位姑娘正在院内端缸儿刷牙。她闻声回头,见我进院,她便大大方方的脸相迎。我看到她那洁白的脸蛋,听到她那甜美的声音,一时间我放松了警惕。
     和那个小姑娘说几句后,我们三人朝房门走去。房内设有个两大屋,可能一间是女寝,一间是男寝。进了其中一间,见此地员工皆打地铺。我很奇怪,一个月四千元的工作地点还要打地铺吗?疑虑未平,屋内众人纷纷热情招呼我。有的人说:“我来自湖南!”,有的人说:“我来自河北!”,还有的人说“我来自首都”……顿时,我被搞糊涂了。分不清这里是员工宿舍还是英雄大会?总之,热情、热情、再热情。可是,我在热情的轰炸中渐渐变得冷静。因为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虚假。
     不久,又有一男子进屋。此男子上身白衬衫,下穿黑西裤。大家对他毕恭毕敬,尊称为“领导”。“领导”概念很广,天晓得他是一个什么领导!这位领导孤傲冷漠,我微笑着递烟给他,他却说嗓子发炎。不一会儿,领导竟然宣布:“开饭了!”
     一张竹席子平坦的铺在屋内地面,屋内十多个人围着席子坐下。有人端来两大盆菜放在席子上。那是茄子和白菜,盛在两个洗脸盆里,也看不出来是炒的还是炖的。色、香、味极差。先前刷牙的那位漂亮姑娘前来分饭,一人一大碗,碗内七成饭三成菜。分饭完毕,众人不吃,有序的坐于长席两侧,仿佛在等着什么。此时,那矮子就坐在我身边,而万哥坐在席子的对面。
     领导瞅了瞅左右两排人,然后沉闷的说声:“吃饭。”众人这才动筷。我身处异境,满腹狐疑,哪有胃口?饭菜吃在嘴里却无心下咽。然而,身边的矮子对我指指点点的说:“我们这里一般都把饭吃净,不准剩饭。”我则外表羞愧,可饭菜就那么剩下了。饭后,又有一姑娘端来热汤,说什么“甲鱼汤”。姑娘刚要从最边上的一个人开始分汤,那矮子又说话了:“来,先给新来的小兄弟盛碗汤。”于是,一碗汤摆在我面前。这时,令我即怀疑又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那姑娘竟然只给我一人盛汤!其他人都没盛汤。众目睽睽,我放眼汤中。
     为什么只给我一人?汤里有毒吗?我不敢喝。矮子又来劝我,说趁热喝汤才鲜美之类的话,其他人也热情相劝。那局势就象一群饿狼逼迫一只小兔子喝下毒汁一般。
     千钧一发,我活了个心眼,说要上厕所。这时,那久久冷漠的领导终于作出回应,他指派万哥陪我一起去院子里的茅房。其实,当下的我正打算逃跑。上过茅房,我又说自己吃不惯这里的饭菜,想出门到商店买几根香肠。万哥闻言思量了一下,然后从屋里找出三个又高又壮的小伙子。我警觉着万哥及三个小伙子,知道他们来者不善。万哥说他们四人陪我一起去商店,我只能顺从。就这样,我们五人走出小院,来到胡同出口。
     出了胡同便是喧哗的大街。在大街上,我们并排步行。走着走着,我的眼前出现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令我感到希望!那是许许多多的出租车。
     此时早八点,正是车流高峰。出租车不断来往拉客。我与那四人依然并排,穿梭在车流之中。街的对面就是商店,我将在那里买香肠,但我绝不会买,因为我要跑!马上就跑!
     到了商店门口,我们五人还是并排走,似乎他们很怕我逃跑。我认真的关注眼前的一切,人、车、商店三者之间。耳边,汽车马达的噪音异常亲切,而脚步声牵动我的心弦。商店前有几层台阶。看到台阶,我深知逃跑的机会来了。现在就是机遇,未来就是梦想!当身旁的四人不经意间,我放慢步子。他们已迈上两层台阶,而我仍在第一层之下。骤然!我扭头就跑!正好一辆出租车停在我面前,我赶紧打开车门,钻了进去,上车便对司机颤抖的喊道:“司机大哥!救救我!快开车!多少钱都行!”
     车开了,我回头看商店门口的那四人。他们先是意外,然后惊慌,再然后他们追了上来。然而他们怎么能追的上出租车。我回头看着他们越来越远,松了一口气,对司机大哥万分感谢。
      我本来想去烟台,顺原路回去。可我怕那些人堵我,因此去了威海,在那里搭船回抚顺。又经过一整天的劳顿,第三天我回到大学校园。有些同学问我烟台的工作怎么样,我避而不答。
      当天下午,我怀着愤恨的心情给万哥打了个电话,说:“万哥,你太令我失望了。”
      而万哥反咬一口,说:“你回学校不要乱讲,别毁我名誉!”
      我冷笑一下:“哼!”


作品集掰不开的交情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