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提拔

时间:2015-08-29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健心韵 点击:
  县委副书记郑浩杰进家时,客厅里已是灯火辉煌,却没有见人。他换好鞋,把自己舒舒服服的撂在沙发上,他知道这时候爱人冯知惠一定在厨房里忙着晚饭。他感觉有些累,就没有惊动爱人,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休息。
  实际冯知惠正在卧室里,听到门响,知道是郑浩杰回来了。便端着一杯茶水出来,把茶杯放在郑浩杰面前的茶几上。问道,累了?郑浩杰连眼睛都未睁的回说,累坏了,三天跑了七个乡镇。冯知惠说,周一还去吗?郑浩杰说,县上的工作基本告一段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结果如何,就看下周三最后那一锤子了。
  市上下周三要检查验收,农村低保户的资金落实和发放情况。作为县委的常务副书记,他害怕在哪一个环节出错,因此他必须提前下去布置落实准备工作。郑浩杰说,目前看来,只要按照他的安排,应付市上的检查应该没有问题。冯知惠说,你的事没有问题了,我还有事。冯知惠告诉郑浩杰,工商局有个小伙子姓南,叫南一山。托到她这里了,你给办一下,如果工商局没有位置,人家说了,其他局也行。
  郑浩杰睁开眼,看着冯知惠的眼睛说:“什么情况?别出事了。”
  冯知惠说:“办事人是谁?小伙子是什么样的人我都不知道,我也不管。是中间人托我办的,中间人是我的老同学江瑞。你认识的,没谱的事我才不管呢,我懂。”说着,她把一个报纸包的厚厚一沓子钱放在郑浩杰面前。郑浩杰看了一眼,淡淡的说了一句,“你收起来吧。”
  市上周三的检查进行的很顺利。送走了市上的领导,郑浩杰心情愉悦,突然想起冯知惠交代的事。一个电话把县委组织部长叫到办公室,寒暄了几句后,郑浩杰便直奔主题,说:“工商局反映他们局里有个叫南一山的,各方面都还不错。你安排人去考察一下,要从德、能、勤绩四个方面综合考核。如果人可以就用一下,别把人才给埋没了。”
  组织部长岳伟德对常务副书记的意思心领神会,立刻表态说:“我回去就把部里的工作重新调整一下,安排两个能干的同志尽快去考察。”
  二十多天后的一天早上,玉怀镇工商所的小南进了工商所的大门,看门的苏师傅主动和他打招呼,这多少让小南有些意外和一丝感动。苏师傅是工商局的老人,为人很严肃,但工作认真,平时他们见面也就是点点头。小南进办公室人还没有坐稳,查副所长和所里的一帮同事涌了进来。查副所长人到话到“你小子真可以啊,算你能憋得住,保密工作做的地道。”没有容小南说话,查副所长接着嚷嚷道“你这是蔫驴踢死人。不过,我说过,是金子总要发光的。你小子终于熬出来了,请客吧。”
  小南有些莫名其妙,瞥了一眼大伙,嘟嘟嘴说:“什么呀?这都是哪跟哪呐。”
  “你小子就装、装。半天云里挂布袋一一装疯(风)。马上要当局长了,还这么能沉住气。”“太阳终于照到咱这圪蹴窝了”大家七嘴八舌,兴高采烈的说着。
  小南仍然一脸疑惑的看着大家,说:“包谷面做元宵,我是捏不到一块。要吃饭明说,都是自家兄弟,我请,只是别作践兄弟。咱朝中无人,家里无钱,省点心吧,这辈子我是没有指望进步了。”说着,学着戏曲里的唱词,扯着喉咙来了一句,“我准备在农村大干它一百年。”
  小南是省里一所很有名气的财经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参加市上的统招考试被录取。按照面向基层的要求,被分配到镇上的工商所,铺盖在所里的床上一铺就是五年。此刻,小南看着大伙的样子,不像是在戏弄自己,心里便七上八下的,别是业余组织部长的野任命吧。小南翻了翻办公桌上的日历,自言自语的说,“嗨,今天不是愚人节啊。”抬起头,问查副所长:“所长,你说的是咋回事?”
  查副所长说:“你是真不知道啊。听说,你被任命为县物价局的副局长了。组织部已经开过会,县委也基本确定了。”
  果然,没有过几天,组织部的红头文件就下来了,正如下面所传,小南被任命为县物价局副局长。
  让县上没有想到的是,这次任命竟在全县掀起了层层波澜,反响非常好。人们在下面纷纷议论说,朝中无人也能当官,不寻情钻眼也可以提拔,这下工作有奔头了。县委办信息科为县上的《县情政要》,采写了一篇文章《任人唯贤,不拘一格》副标题是:提拔一个人,激励一大片。这《县情政要》是专供县领导之间的内部传阅件,并报送市上领导。信息报送到市上后,立即引起了市委组织部的重视。市委组织部计划近期召开全市组织工作会议,部长安排部里的同志下去收集整理材料,拟会议召开时,作为市委组织工作会议的阅读文件,在各县进行宣传。
  事情过去没有多久,这天晚上,冯知惠和郑浩杰在家里看电视。门铃响了,是冯知惠的老同学江瑞。冯知惠挺高兴的把江瑞让到沙发上,对江瑞说:“在当前改革开放阶段,物价局的权力不是太大,老郑说了,先放到那里,待一段时间后,他再想办法给调整个单位。”
  江瑞苦笑了一下,摇摇头说:“老同学,不是这样的,小南的父亲给我电话,问我这么长时间了没有动静,让我催问一下,家长心里有些着急。”
  “不会吧。组织部文件都发了。他家小南不知道?”说着,冯知惠拿眼睛瞟着郑浩杰。那意思是说,怎么回事啊。难不成文件发了又收回去了,玩什么障眼法。
  江瑞的话,旁边的郑浩杰听得真真切切,他对江瑞说:“不可能,人都应该到岗上任了。”说着,拿起电话就给县工商局长打了过去。
  放下电话,郑浩杰对冯知惠说,你去把我的提包拿来。冯知惠不知何意,便将提包从衣架上拿下,递给郑浩杰。郑浩杰在提包里翻出一张纸条,看了一眼,又递给江瑞“是这个人吗?”
  冯知惠说:“纸条上的字是江瑞说,我记的。没有问题。”
  江瑞看了纸条,“是这个人,南一山。没有什么问题呀。嗨,县工商局是不是还有一个南一山呐?”
  郑浩杰勃然大怒,说:“你们搞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是南依山,不是南一山。错了一个字,让你们闹出了天大的笑话,事情如果传出去,你让我的脸往哪里搁!”郑浩杰非常恼怒,自己做了一辈子的行政工作,没有出过大的差错,没有想到竟然发生这么低级的错误。他恨恨的瞟了一眼眼前的两个女人,心里暗暗骂道,头发长见识短,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郑浩杰把当时给组织部长交待的经过在脑子里飞快的过了一遍。
  记得当时,他拿出笔在信纸上龙飞凤舞的划出了南一山三个字交给岳伟德。岳伟德看了没有多问一句,只是眼睛瞬间抬头看了他一眼。现在想来,岳伟德的眼神里含有不可捉摸的疑惑和疑问。但当时岳伟德什么都没有提出,郑浩杰知道,组织部对基层的情况应该比自己熟悉。
  其实,岳伟德从郑浩杰办公室领任务出来,立即翻查了组织部的后备干部名单,组织部对全县各单位的后备干部是有登记建册的。岳伟德要确定一下。在工商局的名单里,果然,有南一山这个人。岳伟德对南一山这个名字记忆很深刻。因为,当时工商局领导在办公室谈话时,推荐了南依山,但在随后举行的干部无记名推荐会上,票数最多的却是南一山。岳伟德以为两个名字是一个人,是参会人员写票时的笔误。工商局领导告诉岳伟德,此南一山非彼南依山。南一山是个大学生,出身工人家庭,没有社会背景,在工商所上班,那个叫南依山的,父亲是大老板,在工商局机关市场管理科工作。他们平时害怕搞乱,总是以大一山,小一山区别。
  岳伟德心里清楚,肯定是郑浩杰倒错了。他想,作为组织干部,对在基层工作表现好,有能力,但没有大腿可抱的人,不能总让他们吃亏。南一山有文凭,有能力,有群众基础,自己何不将错就错,把这个好干部提起来。只不过,岳伟德还是将郑浩杰写的条子妥善的保存起来了,一旦郑浩杰追问起,他也有回路。
  却说这天晚上,郑浩杰喝的醉醺醺的回到家,前脚进门,茶还没有喝上,后面就传来‘嘭、嘭、嘭’的敲门声。郑浩杰心想这人还真会赶点。他示意冯知惠去开门。冯知惠一边嘟囔着“谁呀,怎么这样敲门,没有品位。”一边拉开了门,一个小伙子即刻旋了进来。小伙子进的门来,很不客气的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开门见山的说:“郑书记,你不认识我,但你知道我。我就是南依山,这回对上号了吧。”
  郑浩杰心里暗暗一惊:“噢,你就是南依山啊。我知道,你们局长常常提起你,说你在机关表现不错。”
  “表现不错顶屁用。既然领导知道我,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今天来,就是想问一下我的问题什么时候解决?”
  郑浩杰‘嘿嘿’两声,说:“你先回去,我再想想办法。”
  “不会再演一出狸猫换太子,张冠李戴吧。”南依山仍然忿忿不平。
  “你怎么这样说话?谁告诉你张冠李戴了,年轻人,不要意气用事,遇事乱猜疑很不好。你就说你的事,不要胡拉扯。”郑浩杰心里很清楚,事已至此,这次提拔干部的事只能将错就错,绝不能承认是张冠李戴。
  一个月后,没有等来南依山的任命消息,却等来了市委对郑浩杰双规的消息。
作品集林健心韵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5)
83.3%
踩一下
(1)
16.7%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