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浮华成殇(上篇)(3)

时间:2015-07-1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锦家三娘 点击:

         他俩不禁停下来,似乎有些意外,章润麒停下来装作很无辜地说:“ 干嘛?不准我来啊?”
         三人同时笑了笑,继续高喊。过后木槿容也不敢相信自己有那么多的勇气,那是超过爱的一种勇气,只觉得那是理所当然。
        就在此时,一阵机枪扫射声从背后冲破众人的喊声,木槿容随机回头看,只见鲜血四溅,后排的民众全都倒在血泊之中。木槿容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脑里一阵嗡嗡声,几十条鲜活的生命就那样消失在她眼前。似乎前一秒还是和平,这一秒就是世界崩塌。
        机枪停止了扫射,现场陷入一片惊恐之中,十多名巡警冲上来抓住主要人员,包括他们三个。
       等木槿容反应过来 时,她已经身处大牢。张连清已经被打得血肉模糊,瘫倒在地上,白衫破裂,染红血。
       木槿容赶紧将他抱在怀中,留下簌簌的眼泪,“ 连清哥哥,对不起,我不应该答应你,支持你的。”
        张连清 拭去嘴角的鲜血,强笑道:“ 应该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我你就不会受这等苦。”
       这时,章润麒也被拖了进来,重重倒在地上,见到木槿容,疏口气笑了笑。
       “ 木槿容,到你了。”警官如死神一般宣布她的死期。
       木槿容止住哭泣,鼓足勇气刚要离开,张连清却紧紧抓住她的手不松开,眼里挣扎着不舍与心疼,似乎乞求一般道:“ 别去。”
       木槿容笑了笑,努力压制住颤抖的声音,说:“ 放心吧,我不会哭的。”
       张连清依旧不肯放手,眼角眼泪闪烁,此刻他真恨自己,若不是自己只顾着自己的痛快把她拉下水,如今却没有力量保护她。他不敢放手,他总感觉这一次放手以后再也不会见到她,他不能放手,他还没有娶她,似乎这一次放手错过的就是一生一世。
       木槿容任由他拉扯着,铭记他手心里的温暖,也许一会就不会那么痛了。
       最后警官强行扯开他俩的手,将木槿容押到刑房。
       刑房里,陈旧的血迹滴落在墙壁上,炭火覆盖了透进来的阳光,鞭子在刑房里响着,她的身体一次次的辣痛着,疼痛锥入她的心骨。木槿容咬紧牙关,紧握拳头,她说过不会哭,而且她也不习惯哭,最终,疼痛麻木了她的大脑,渐渐昏厥过去……
       等她醒来时自己已经在木府,下人站满了屋子,娘亲见她醒来,愁容才稍微舒展,急问道:“ 容儿,可好了些?”
       此时她意识还有些模糊,苍白的脸看不出几丝情绪, 弱弱地喊道:“ 娘……”
       张连清不见了。这是她休养十五天后知道的,当她来到张家门前,里面全是东倒西歪的盆栽,坐落在门前的两只石狮溅有几滴干得发黑的血, 似乎在暗示张家遭到灭顶之灾,所发的事一幕幕在她眼前呈现。
       “ 爹爹,您知道连清哥哥在哪吗?”木槿容冲进爹爹的书房。
       爹爹此时也是愁眉未展,摇摇头,说:“ 容儿,爹爹很抱歉不准人在你耳边议论此事,张家已被抄家,你张伯父被抓,至于连清生死未卜。”
       生死未卜,这是四个重重落在她心里,它意味着这一生将永远见不到她最爱的连清哥哥。
       “ 爹爹,求求你,帮我找到连清哥哥吧。”木槿容重重地跪下,下跪无数次,唯独这次是为了她心爱的人。
        爹爹看着自己执着的女儿,走到她面前欲扶起她,可这次却扶不动,眼里全是无奈,他叹了口气:“ 容儿,这次我们木府也是死里逃生,若不是章老爷为我们求情,恐怕此时我们也是处于水火之中。”
         忍了许久的眼泪最终爆发,狠狠地磕头,响出令人心碎的碰击声,“ 求求你,爹爹,恐怕连清哥哥处于危险之中,求求你……”她无力地哽咽着,试图抓住枯萎的稻草。
         几天后,章润麒来到木府,此时他的伤已大好,虽神采奕奕。但见到木槿容缠着厚厚的纱布躺在床上时,他的心不免揪住,随后露出愧疚的眼神,他坐在茶几边连连叹了几口气。
        “ 抱歉,如果当时我再多尽力一些,张家也不会遭此灾祸了。”浓浓的剑眉紧皱着。
         木槿容此时亦如心沉大海,她淡淡地说道:“ 没关系,你可以为木家求情已经很感激了。”
         章润麒抿了一口茶,冷冷道:“ 我查到关于张连清的一些踪迹了。”
         木槿容瞬间坐起来,如瀑的青丝一泻而下,苍白的娇脸楚楚可怜,焦急地问道:“ 他在哪儿?”
         章润麒却不急不慢,继续喝了一口茶,嘴角轻轻扬起,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我可以说给你,但我有一个条件……”他欲说又止。
        “ 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她意志坚定,为张连清,就算倾尽她所有也在所不惜。
        “ 我要你以身相许。”他脱口而出,自信满满,双眼深邃得不见深底。
         木槿容有些诧异,“ 好,只要你的消息准确。”她没有犹豫,只要知道张连清的踪迹,只要知道他活在世上,什么都不重要,就算……最后嫁的不是他……
         章润麒满意地笑了,在他意料之中,就算木槿容爱的是张连清,他也要一辈子锁她在自己身边。
四、张连清已被人带到日本。这是章润麒得到的可靠信息,木槿容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不留余地的相信,如果选择不相信,木槿容很害怕自己失去信仰,没有活下去的勇气。
       “ 我要去日本,我一定会回来嫁给你。”木槿容对章润麒说。
       此时他们在章府,章润麒修剪桌上的盆栽,漫不经心地听木槿容说的事,似乎毫不关心,白色长袍如一层冰雪覆盖,窗前的香炉散发出一缕缕的香烟,整个院子都悄静无言。
       “ 好,你去吧,我等你回来,不过你要去多久?”他始终没有回头看她。
       “ 三年。”
      章润麒惊愕,忍不住回头,嘴角上扬,“ 好,你去吧。”
      “ 保重。”没有过多言语,她转身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章润麒见那个身穿蓝色宽袖衣,黑色百褶裙的身影匆匆远去,飘逸的长发在身后飞扬,他努力记住这个冷清、孤傲的,令他欲罢不能的身影。
       在父母不舍的目光下,她登上远去日本的船,轰鸣的汽笛声带她越来越远,这预示她要在三年内找到张连清,她很想他,真的很想,五年,无数次的午夜梦回,都已把她折磨得心力交瘁。
       在异国他乡,这里有陌生的樱花,有陌生的和服,有陌生的中国留学生。她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找,日本虽小,却对于人来说非常大,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她更不知道问谁,所有人都向她投射来迥异的目光,让她不自觉走进一家旅社。
       如果不进入这家旅社,她也不会认识朱清,朱清是一个中国女留学生,梳着简约的短发,她和所有女人不一样,浑身上下透露的是一种坚强,刚毅,落落大方的气质,她见到木槿容时立刻热心的凑上去,给她又是端茶又是送水的,木槿容这才有了一丝安慰。
      经过交谈,原来朱清是从东京来大阪的,与她一同来的还有其他同学,主要是来进行学术研究。
      朱清帮木槿容安顿下来后,她俩一起把行李搬进房间,房间不大不小,正好够一个人住,木槿容赶紧掏出手腕上的玉镯欲要答谢,“ 朱清,谢谢你,这是我的……
     “ 我不要,这种东西我是不缺的,再说,我们同为中国人,理应互相帮忙,从今我们就是朋友了。”语气豪爽仗义,这倒让木槿容羞愧起来。
       朱清拉开窗帘,阳光随机投射进来,她随口问道:“你来日本做什么?”
       “ 找人……”
        朱清见她变得感伤起来,好奇心瞬间涌上来,接着问:“ 找谁啊?”
       木槿容低下头,也许积压了许久的思念,那三个字早已化成无形,此刻她怎么也说不出来。
        朱清也不好再问,立即转移话题,“ 你要和我们一起做学术研究吗?也许你可以找到你的人。”
       “ 可我什么也不懂。”木槿容犹豫。
作品集锦家三娘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75%
踩一下
(1)
25%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