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时间:2014-12-01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逆候 点击:
    咚,是鼓楼的声。这鼓经久没有敲响过了,这次敲得是有些迟了。
    冬,与往年的相似。不同的是,这是一个孤单的冬天了。
    我不希望伤春悲秋的,因为我笔下写的也是多了些。可是分离与相思,这些事真的是让人难以用平和的心态去叙述。
    三年前我们相遇了,就在这座寒风刺骨的长安城里。在刺骨的风中我们如所有疾行的人一般,将自己裹得密不透风像是一座座移动的碉堡。不同的是,你我这两座碉堡意外的碰撞了。你的书撒了一地,我还没缓过神你已经在手忙脚乱的捡了,还一边捡一边嘟嘟啷啷的像是在抱怨。我想你是没有注意到我头顶已经红了一块,无奈我也只能蹲下帮你捡那散落四处的法律资料。待捡完了那些书,你终于时发现了我的不幸。得,白捡了。
    说实话你当时匆匆要了我的电话说要赔罪,我是真的没当真的。可是谁知道你居然真的傍晚时分打来电话说要道歉,这让我一时哭笑不得。哭的是你居然真的还记得!笑的是,你这性子也是较真的可爱。
    你约我去肯德基吃饭,多没创意的地方。不过我倒是挺释然的,在我印象里,学法律的人就应该是这样的。倒不是我认识多少学习法律的人,抑或者我有某些偏见。只是电视里不也都是这样,做事干净利落雷厉风行。不过却是苦了我的嘴巴了,我打小就讨厌一切的素食。你想想,把那些家禽的生命结束掉之后,还要让它们的肉体在炙热的保温箱里承受着煎熬,或许一天或许三五天,那是多残忍的事情。不过也就是矫情一下,该到吃的时候我也是绝不会含糊的。
    你是约我的人,但是你却迟到了。你匆匆坐下陪笑着跟我道歉,并且毫不生疏的伸手摸我的额头。勿需质疑,我刚拿到手的鸡腿掉在我新换的白裤子上,dame it。
    话说回来,你的道歉真的是毫无诚意。你从一开始就趾高气扬的坐在我的对面跟我讲这些都是常事,让我不要在意。还说什么,一个大男人要是连这么受这么点伤都要唧唧歪歪半天就太low了。你知道吗,某一个瞬间我特别想一鸡腿搥死你。还好,我是个有教养的人。不过在你说这些话的同时我就明白了一件事,丫纯一女汉子!
    在我的审美来说,像你这样的女生是绝对入不了我的法眼的。不过我忘了一件事,就算你是一女汉子,你也终究是一个女人,你也拥有女人特有的绕指柔。
    之后我很多次的质疑你是不是故意的,我是指那一次碰撞。因为你就请我吃了一次肯德基,然后就死乞白赖的整天往我家里跑。说起这件事就不得不让我提一次吃完肯德基之后的事,我一个男人,你居然嚷着要送我回家!这件事到现在还让我的自尊心饱受折磨,因为我居然答应了。
    我们之间有进展是我要写一部中篇小说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每天都在家里揪头发。这事毫不夸张,我每一次写完一部作品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好像少了不少情丝。我曾经甚至变态的以为这是一种升华,因为这样我就能和那些整天纠结于情爱的凡人划清界限。不过,之后我发现纯粹是扯淡,我只不过把那些情怀从脑袋转移到了文字里。所以这一次我发誓要写一些高大上的东西,于是开始又一次自残式的创作。然而我的想法终究是破灭了,因为从我开始创作的第一天起,你每天每顿都准时准点的带来好吃的给我。当然,也不再是快餐了。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你开始住进了我的小天地里了,我依稀记得你跟我说你一个人租房子太贵了,刚好我的房间那么大天一个人也没什么影响。多么无耻的理由,不过我答应了。我发现有的时候我不得不正视自己,因为就事情的结果来看我也确实是一个足够闷骚的人了。于是,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闲暇之余就承担了打扫你剩下的垃圾、清洗你换下的脏衣服以及为你整理复习资料的重任了。不过有一点让我非常不忿,你居然坚持自己清洗内衣裤!简直是太过分了!
    我记得是六月还是七月开始的吧,你说你要考研,让我不要打扰你复习。这句话实在是让我绝倒,因为平时都是我安静的码字的时候,你就在一边看着美剧神经质的大笑。突然义正言辞的说出这一句话,实在是让我难以适应。不过好在我心里有够强大,我hold住了!
    说实话,你安静的时候真的很美。阳光透过玻璃,照射在镜子上反射了四十五度的温暖将躺椅上仰着头四十五度的你,渲染的像是画中的天使。在那一瞬间我有一种窒息的悸动,心脏跳动的快到不可思议。我一直觉得,两个住在一间两居室不同房间的人,在空间上是相对独立的。可是我并未意识到,从你走进那扇大门的瞬间,你就已经走进了我的心里了。
    九月二十三号,让我记忆深刻的一天。这一天的意义实在是太过重大了,因为我们遇到了生活中最为残忍的现实,没钱了!我不得不在这声讨一下你,你居然连我藏在鞋柜里的小金库都找到了!也是我太笨,笨到所有的银行卡都是一组密码,代价就是这让我无力面对这场灭顶之灾。自从你搬过来住以后,你的花销就大的惊人。按理来说你每个月的生活费已经免去了被房租侵略的可能,可是你居然比以前要交房租的时候花的还要多。而我一直都是一个懒到极点的人,就靠文字赚些积蓄,一旦用尽我就几近成为一个废人了。甚至在之前我还是规划的蛮好的,生活还算得上小资。可是现在我们俩就这么干坐着,大眼瞪小眼。最可恨的是,你居然还在卖萌!无奈,我不得不在时隔良久的此时找家里援助了。
    2014年,十月二十二号。我们在一起两年多了,时间总是在人不经意间就远远地跑开了。与此同时,也带走了些东西。我们吵架了,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争吵。
    这天还是如以往一样的我将你从被窝里摇醒,嚷嚷着让你去做早餐。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两年多里你学会了做饭,并且到了现在厨艺竟已经可以算的上是登堂入室了。你猛地坐起来,胡乱甩了甩蓬松凌乱的头发,摇摇晃晃的奔着厨房就去了。
    吃完早饭,你麻利的收拾了餐具就去厨房清洗了。我洋洋得意的靠在椅子上喝着你泡好的咖啡,那种成就感让人有种会当凌绝顶的感觉。
    收拾完一切之后你背起书包就匆匆的出了门,甚至没来得及跟我打声招呼。我正想叫住你耍耍大老爷脾气,不过转念一想觉得自己确实有些太可笑了,于是就打住了。
    下午四点多,我正在写东西突然听见敲门声。我以为是你回来了,边走边嘟啷你这冒失鬼又忘了拿钥匙,伸手拉开门一开我却呆住了。
    你父母毫无征兆的就出现在了这里,我们谁都没有告诉家里我们已经生活在一起的事情。不过我们却都已经无数次的见过彼此的父母了,每次都是躺在床上幻想着见到丈母娘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可是真见着了,还真是觉得尴尬的可以,而且也愤怒的可以。
    你告诉过我你父亲是一个思想顽固的老警察,最为关键的是他脾气不太好。可是,我没有想到会不好到这种地步。我心目中的未来老丈人,见我的第一反应居然是一巴掌把我扇倒在地上,这是我无论如何都猜不到的开头。不过这并不算完,他不依不饶的冲上来拽着我的领子把我拎起来,冲着我的脸破口大骂。
    他骂我是流氓,骂我不经过他们的同意就跟你同居、不订婚就跟你发生关系甚至骂我的父母没教养。
    你知道我的底线的,我可以容忍别人把我骂的狗血淋头。可是我容不得别人诋毁我的父母,因为我从小就叛逆的可以。本来会有一份高收入又稳定的好工作我都由着自己的性子没有去做,为此我父母承担了很大的压力。甚至当我一味的要追求自己的梦想的时候,他们都笑着支持我。于是我反击了,并没有动手,我只是说了一句“请注意你的措辞”。之后就有了你看见的红着半张脸萎顿在地的我、粗着脖子抽着烟的你把,还有坐在地上红着眼眶的你妈。再之后,我听见你说了一句让我如坠冰渊的话“你滚”!
    我喝了一夜的酒,然后将那间屋子留给了你和你远道而来的爸妈。我想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因为从现场来看你可能是猜测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可是我不能理解的是,我以为这几年以来我以为我们对彼此已经足够的了解了。可是现在看来,我错了。
    第二天下午,你隔了将近二十四个小时才打来了电话。你声音很低沉,说想和我谈谈,我们约在了新城广场。
    鸽子,白色的一大片。寒冷的季节里带给我一些不好的预感,而你的话证明了这一点。
    “我跟我爸妈谈过了,你知道吗?你很过分!他们,毕竟是我的父母。”
    我愣了一下,我突然觉得这一瞬间我满腹的委屈。我仰了一下头,扯了扯嘴角准备说些什么却被她打断了。
    “你知道吗?我一直认为你是个好男人,正人君子!呵,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你居然动手了,你有没有为我想过?”
    “宁宁,你看着我。”我掰过她扭过去的肩膀,我觉得我此刻快要哭了,可是谁让我笔下功夫还可以,可这嘴上实在是欠奉。
    “宁宁,这么久以来我有没有骗过你?”她摇头。
    “那我在这里告诉你,我并没有动过手。只是你的父亲有些太蛮不讲理,他进门就打,甚至侮辱我的父母。而我呢,我只是让他注意一下措辞。我有什么错吗?”我无力的看向她,我期待从她眼里看到一丝丝的释然。可是,我失败了。
    “你这个伪君子!懦夫!无赖!我爸爸他那么好怎么会是那样的人!我不想再见到你!”一巴掌,干净利落。
    她发短信过来说把钥匙留在楼下的便利店里,告诉我她马上就要跟她的父母回温州。我想回复些什么,可是手机拿了又放放了又拿。终究,还是没有回复一个字。
    她们当天晚上就坐飞机走了,没有多一句的再见。而那间房子里也没有了任何她的痕迹了,除了那一盏伏在键盘上我送她的支离破碎的心形玻璃灯。
    咚,这一声冷的胜过彻骨寒冬。
作品集逆候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5)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