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追逐森林的孩子

时间:2014-11-0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陌生校友 点击:
      燕明仰望着天空,那远方在闪烁跳跃的星星似乎在对我诉说;远方的孩子请不要寂寞,我在你抬起头的夜晚一直陪着你。
 
      孩子静静的看着夜空,他知道这是自己那么多年唯一的嗜好,在万籁寂静的星空下自己一人坐在窗前享受和夜的厮守,不为等待任何人,也不去借此宣泄自我,只是想在那么一个安静的地方安静一会。
 
      那么多年,他习惯一个的生活不去计较别人的眼光,总是孤单影只的走在同一条道上,若说是有人不愿这个少年的寂寞也就是那影子,一个我们与生俱来不管白天或者黑夜都守护着我们。
 
      他曾经想过逃离这个城市,他觉得自己不适合这个喧嚣的都市,文绉绉的大男孩却整天被太阳炙烤成一个黑黑瘦瘦的人,他讨厌在钢筋水泥里去穿梭,那林立在面前的一栋栋大厦如同一座森林。
 
      这座森林他每天都想要穿越,却总有无数的困难阻挡着,他就是生活一个我们逃不开的审判者。
 
      每个人都要为生活而活,你离开这个森林你就没有了生活的来源,即使你逃到天之涯海之角那还是一种死亡,只是死亡的时候自己没有了囚牢却死在生活的手中!
  
      他不得不屈服,也不得不每天继续在森林中工作,只是思想是禁锢不住挣扎的灵魂、也禁锢不了跳跃的思想。
 
      孩子的生活在继续梦想依旧在远方,别去伤心现在被囚禁的悲伤,总有我们穿越森林看到曙光的刹那,不管这个悲伤要沉浸多久,生活依旧要顽强的继续。
  
      每当,他受不住被囚禁的时候,他就静静的一个人去某个角落,他不想和任何人交流只是蹲在角落冥想,想象着有自己有双翅膀带自己飞出这个囚笼,去那曾经幻想过的海阔天空,去实现理想的石破天惊。
 
      然而,想象就是一朵美丽的七彩花,一朵用思想浇灌出来的彩色花。
 
      每一片,花瓣都是一个思想在最美丽的时候绽放,在最悲痛的时刻凋零。
 
      就如同,秋色染黄一片的树林,然后秋风摇曳下无数个种子,像是他洒遍一地的思想在风中飘啊飘。
 
      也许,种子在某个地方落下被大地深埋,最终在下一个春天里等待雨水的滋润。
 
      种子将会在那里慢慢的生根萌芽,它代表着渴望、代表着思想的崛起。
 
      也许,这一天很遥远自己看不不到,但那颗深埋的种子给予他无限的希望,有了梦想的种子就有着自己的方向,朝着这个方向一直走下去相信下一个地方就是海阔天空。
 
      夏日,城市的天空格外的闷热已经连续在工地呆4个小时,燕明根本不懂自己为什么要在这样的环境去工作,原本是学设计的自己为什么偏要到工地实习。
 
      太阳炙烤的厉害,他抬头看看高挂在天空的太阳似乎有点晕眩,可能是自己有点承受不了热浪的袭扰。
 
      毕竟对于燕明这样文质彬彬的男人来说这太残酷,戴着一顶破旧的安全帽奔走于工地的各个角落,汗水时不时的从脸颊上走过,在那原本不是黑色的皮肤上不断的流淌,自己就像是个“脱水机”没完没了的流着汗,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怕热难道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太过宅没有多少流汗,而现在走进社会的自己要为曾经的”宅“去偿还本该宣泄的汗水。
 
      他讨厌这样整天被汗水浸湿一身臭味的自己,他幻想过自己是一名设计师优雅的坐在办公室画动手中的笔,在那里他可以自由挥洒灵感给予的图案,把那些来自灵魂来自自己创意的东西挥洒出来。
 
      可是,现在的他很奇怪像个大叔一样奔走在钢筋林立的工地,刚来时那俊俏白皙的脸蛋也成了黑不溜秋胡渣满面,十足的工地大叔十足的土气盎然。
 
      厌倦的字眼时不时跃然于心,可讽刺的是迫于生活迫于需要他无从选择,这份工作虽然辛苦可工资报酬远比在办公室里的设计来的高,他需要钱需要高额的资金因为家里的“意外“让他承受着太多,要是舍弃那生活将崩塌亲人也将痛恨自己的不负责。
 
      所以,此时的他一半是背负理想的轨迹,一半却是承接负责家的重任。
 
      理想是个大海,满眼看去是一片无边的蔚蓝,而自己如同海上孤舟时而沉浮,颠婆中闯荡平静中安逸,就这样我们成为海上一道小小的景观,在看过去海与天的交际处一叶孤舟飘零!
 
      家园重于泰山,承受下来是一个人应尽的天职谁也不能放弃,尽管生活艰辛而我们也不能忘记养育着我们的亲,那么在理想与家庭的抉择中理想是必然败下阵来的。
 
      日子,一天天的过转眼间已经是在工地呆将近半年,他开始习惯这样的环境每天重复着去做事情,脚下踩着厚厚的尘土印记着每个脚步,每天来回的踩踏始终是在这条路上,没有改变没有惊喜日子就是那样的平凡。
 
      偶尔,他也会和工地里的工人们交谈,朴实的工人边工作边擦拭汗水和自己聊天,憨厚的工人们总会向自己投以羡慕的话语;小老子,你年纪轻轻就在工地上管着那么多人,不像老哥我每天都是干体力活又不赚钱,一年到晚都是这样风风雨雨里晒。
 
      燕明;是吧!我也就是一个管工的其实大家都在工作,只是我的工作多了点轻松,而你们的工作多我一些辛苦。
 
      燕明总是和工人们不太搭调,不是因为他孤傲的看不起他们,而是打从心里的没有共同语言可以沟通,话不投机半句多用在他身上可能是最好的。
 
      其实燕明在心上很佩服这些工人,他们从不埋怨工作的艰辛也不会要求提高待遇,他们只想要一份稳定的收入,在他们眼里只要工地上有活让他们干就很满足。
 
      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差异,满足也是种差异,有的人很简单在口渴的时候有瓶水喝就已经谢天谢地,而有的人喝完水之后还想要更多的水,最后渴望主宰着他做出错误的抉择。
 
      燕明的愿望很简单,在自己度过这段需要他承担的日子之后他会去选择另一条路,他会穿越这片森林去找寻自己的地方,找一个面向着大海四周开满着遍地的花朵的地方,在那里他会带着自己的爱人和孩子,开拓一片属于自己的园地慢慢的落地生恨。
 
 
作品集陌生校友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