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邂 逅

时间:2012-08-0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恋秦鸣曲 点击:
他和她的开始源于一个名叫战国的手机游戏。那时他退伍在家,无业,那时的她每晚都按时回家。相近的时间,同样的平台,然后大概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契机便能成就一段美妙的缘分。
 
"无聊的人玩着无聊的游戏!"他并不讨厌这样的生活,当然他也不可能喜欢,所以当他觉得为一个游戏耗费太多的心力不值得时,他准备放弃了。可是,缘分来的时候就是这么的莫名其妙,挡也挡不住。
 
他是一个即使放弃也要站好最后一班岗的人,哪怕晚上决定要放弃游戏,那么下午游戏中能做的也依旧要尽善尽美,这和他的军人身份异常符合,然而事实上讨厌军人,因为他觉得"好人不当兵"是真理,部队里除了虚伪还是虚伪。所以相比这一点,他还是比较喜好网络里,即使里面跳脚骂娘又或者赤裸裸的欲望,但至少人人都不掩饰自己的喜怒哀乐,当然也有骗人的,不过你IQ、EQ正常的话,一般是没问题的,毕竟没现实中那么多"托"。于是当他第一次被别人畅快淋漓地骂的时候,他的心情也是十分地舒畅。
 
游戏名为"战国",缺少不了战斗是肯定的了,他和她也是由于战斗,其实在"战国"里他属于自给自足的"文",并不需要对外扩张,就像现实中的他一样,并不喜欢与人交往,他把他的性格带入了游戏,所以游戏里凡是能和人扯上关系的活动他都没有参与。当然"人与人之间战争"为主题的舞台,他避免不了,那么对象的挑选就十分重要,他的目标都是"人去楼空"的死城,也就是那些已经放弃游戏的人的城池,自然没压力,更何况,今天晚上他也要成为那些人中的一员。
 
她,就结果来说,是意外的产物,所以他并不怀疑她是"她"而不是"他",在游戏方面,天赋不是男人的专利,但异常没天赋的一定是女人,他非常赞同这句话,可是他没能理论联系实际,因此在"死城"的判断上出了致命地失误,因此他是可以原谅的,也因此他和她的故事有了开头。
 
时间流逝,不着痕迹。在一起却总是感觉太短暂。不相识的他们,一天天熟络,从游戏内到游戏外,从姓名、年龄、地址、照片等基础信息,到将来打算、去向甚至是性经历等一些私隐秘都告诉彼此,在网络的外衣下,他与她的感情日益升温。纯精神上的恋爱大概指他与她目前为止的阶段,无视时间、空间,只求心灵彼此慰籍,大胆且真诚,不染尘世。对,他比她小六岁,他在湖南,而她在广州。
 
一次偶然的机会,或者说是强烈思念对方后的必然,2012年"五一"前夕,原本计划在南京一段时间的他得知她的厦门之旅,动车、飞机,几经周折终于在同一天赶到了厦门。
 
对于他来说,那天晚上,周围的一切注然失色,天上是否有繁星他不在乎,他的眼里只有她。然而他不在乎过了头,甚至留给他惊艳、醇美、柔顺印象的她穿的什么衣服后来都忘了。只能说他是粗线条、无神经吧,So,他的表现不愧于他初哥的事实。
 
他是初哥,是网络上的巨人,然而在现实中却自卑地像爬虫,即便知道自己是爬虫中的巨人,也依旧给不了他足够的自信。这是他的事实,所以婉如蝶中仙子的她来到他面前时,不真实感是怎么也抹不掉的,他看着不及真人十一的照片时,荒诞的他竟然在想如果照片里是她此时的样子他还敢不敢提出来见她。可怜的他应该是在怕喜欢上现实中的她吧,那么,那些照片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总之,现在的他,觉得应该是幸运的,所以故事在继续。
 
他和她,厦门以及鼓浪屿,他们仿佛一对真正的情侣那样自然,做着情侣间该做的事,徒山,踏海,逛街,寻求住所,看天海阔达,听微风拂耳。不,他们就应该是一对情侣,只不过错失在了宇宙洪荒,他觉得,因为他能感觉到她对他的情意,一切那么顺从,顺从的她成了他的女人。
 
如果这只是故事,那么故事到此结束应该是大家都能接受的Happy End,然而不止是故事,对于他与她来说,是他们的"人生如若初见",无论结局怎样,至少曾经的回忆美好。
 
"五一"后的日子总要来,而且不会好过。他跟随她来到了广州,下飞机后,她的"男友"开车来接她,对,她有男友,而且是同居的男友,"同居"一词的意思在她成为他女人前,她明白地解释过。可是他并不在乎,脱离初哥后的他相信一个经常让自己女人在夜里独自玩游戏的男人是比不上自己的,他有信心给她幸福,即便她带他出没的地方都是以前的他不敢踏足的场所,只要她喜欢他。
 
只要她喜欢他,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后来的他这样觉得。
 
与他想法相冲突,随后的日子他逐渐发现她不断推诿,即便自己接受她所说的一切,现实一度让他认为自己被骗了。付出全部却一丝也得不到,独自一人沉浸在过去点滴中舔伤,表面上还要以一副抗争到底姿态去追究为什么她不愿见他,痛苦的他想到了放弃。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跳出来的他,视界、思路无比清晰。空间里无意中露出的她与一个小女孩的成长经历;她肚皮上奇怪的纹路。所有的一切指向一个并不令人奇怪的事实。她结婚了,甚至还有了小孩,而且她的家庭不会十分美满。
 
事实与现实,造就了他在广州没有精神上也没有物质上的归宿,如此的他就这样订了六月二日广州到拉萨的火车,在那天他的房租也将要到期,而订票的现在,五月二十六日,星期六,离他与她见面一个月还有三天。
 
只有失意的人,才会真正注意到天气感性的一面,至少他这样认为。上午订了票的他,早早跑出来了,熟知她习惯的他,准备约见,打算最后一次叮嘱她按时吃饭后,就悄悄地离开,什么也不留下,包括她的秘密。上午的天气是那么理所当然地晴,直到中午,天河体育中心的音乐喷泉结束。
 
像喷泉一样,水洒到天空、汇成了雨、滴入心中、挂在脸庞。电话里,她如常地拒绝了他,甚至他已经告诉了她他要走。雨越下越大,他的心,同紧贴衣服的肌肤一样,冰凉。他并不想忘记她,他相信她仍爱他,可是如果连他要走,最后一面却仍然不见,这样的她还是爱他的么?他相信不了,如此,他只有选择去忘记她。可是能么?
 
依旧在电话里,他如同说别人的故事般,述说着自己对她猜想,这也是他最后能挣扎的了。他与她之前,是纯精神上恋爱,只要她还喜欢他,生活上的问题也能在感情方面说得通,他便无法说服自己忘记她。那么,此时她不见他,之后也能是一种生活,但绝不会完整,不用预见他也知道。
 
她还是爱他的,有管有顾地爱着,徘徊在理想与现实之间,他的出现,给她带来了希望,也带来了痛苦,她相信他说的一切,她却相信不了自己,她大他六岁,更重要地是她有一个平和的家。她不能爱却真正爱着他,所以当他述说着她的事实又表示出接受的意思时,欣喜并心痛着,当然就这样见他理由还不够。他说他会忘了她才是她最害怕的。她相信他,她不管不顾地去见了他。
 
下午到晚上,放晴。她来到他订的酒店房间,带着赎罪与解脱的态度,任他疯狂索取,她能感受到他的爱,极致地配合。如果时间能停顿,那么抛下世间琐碎、灵与肉共鸣的这一刻,他们也一定希望永生存留吧。
 
现实,回避不了。她还是要回家,他也欠其他关心他的人一个解释,一个已经订了票却不走的解释,一个他能给、她不敢给的理由。这一切,圆满不了,彼此喜欢也圆满不了的现实。
 
六月二日,他还是走了,开始了他的"朝圣"之旅。广州到拉萨,火车历时54个小时,路上断断续续的信号,也断断续续了他们的感情,一个事实摆在他面前,她与他的联络频率,甚至不如列车上萍水相逢然后分别的路人。他是她生命中过客还不如般地存在,他一度陷入了偏激,不可自拔。
 
拉萨之旅是他的魔障,他"苦行僧"一样疯狂自虐,刚抵达拉萨"高反"还不确定的情况下第二天就玩命地爬山,接着拉萨到林芝,沿路的风景就如同她对他的话语,丝毫进入不了他的心,他分析种种、理智地提出了和她分手,她不理智地接受了。
 
拉萨之旅还未结束,心已结束的他,更加地歇斯底里,随后的波密、八宿、邦达、左贡、芒康,他不管有车没车,都徒步、搭车行走,最惨的一天,身负50多斤的包,一直走了7个将近8个小时的时间,在重重叠叠的盘山路上,狂风、暴雨、雷电、冰雹、山体滑坡,躲都没处躲。如果不是偶然途经的藏民发现他,故事的后来没有他一点也不奇怪。
 
也许,死生后的淡然,使他不那么偏执,之后的德钦、香格里拉、丽江、昆明,目标是那么的明确——广州,途中唯一停留的丽江也是出于类似鼓浪屿的缘由,只是没有了佳人的身影,独显寂寞罢了。
 
他回来了,带着一身岁月沧桑的痕迹。他不理会苦苦哀求的她,霸道地寻到了她的家,眼前的她衰弱、憔悴,那怎么也掩饰不住的黑眼圈里透露出的是迷离、彷徨。他突然发现无法理解她的"丈夫",如何才能使自己爱过的女子变成眼前的模样?他埋怨自己的同时埋怨起他的丈夫。
 
他,太轻视曾经都是一个人的事实所带给彼此的伤害,即便她有人照顾。这是独属于他们的领域,别人涉足不了。此时的她在他眼里,是蝶中仙子般她的千百万倍,是他允许且仅允许出现的独一份美丽,他不愿她再为他受伤,即使自己千疮百孔,这是他的决定。
 
有了决定,于是就要有贯彻决定的信心以及相应的承受力。他在天河,无业。她在越秀,工作繁忙。他与她空间的距离没有从前那么遥远,他与她时间的差距却由于她工作量的增加变得充满变数。他恒定地期盼着她,她却不再能按时回家,他等着她,她明白他。他和她与以往一样,一样的他和她。
 
对于他和她的感情来说,时间是一个轮回,不出格,不越线。但感情对于他们的时间来说,像一天中的一杯咖啡,有时爱,设时限,也可以不爱不喝无妨碍。这就他与她的恋爱事实,即便非他们心所愿。
 
想起动漫七月新番中的《夏雪密会》,对,他的爱好,他深信着真心喜欢动漫的人是"即使喝醉酒了也是神一般的好孩子",所以他极其鼓励她去看动漫,《夏雪密会》便是他推荐给她的,但是她很干脆地拒绝了,因为作为新番,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结局。
 
于是,在他心里,她又有了一个生动地形象。她才是最害怕时间、害怕自己闲下来的,甚至她大大咧咧地外表下那颗敏感的心比想象中的还要脆弱。是了,每天上班时那壮观的工作量,回到家还得继续加班,她并不是一个"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人,与他不一样,她是属于她一家的,她用仅属于她自己的时间来分给他,而且还不能让人知道。那么筹划好这一切她该有多累呢?她会厌倦么?爱一个人要这么辛苦么?他输给了自己。
 
他是一个逞强的人,她也在一样,换言之都是明知道会输也死不承认的type,不管对象是自己或者彼此。所以,她不愿在他面前暴露她的脆弱,他也不愿意告诉,她的脆弱成了他的,因为她"名义"上的他比他优秀,对她的爱也只是染上了时间的尘埃,她忽略了而已。这是他不认输也无可奈何的,现在的他已没信心挑战她的习惯,也明白她对他已经尽力,更重要的,他习惯被爱,却不知道如何去爱人。
 
他和她的故事,此时已经嗅到悲剧的味道,只是不知道还能延续到多久,那么《夏雪密会》呢?同样没有结局,同样的人物关系、生活背景,区别只在于她的丈夫"名义"上死了,周围和她都接触、感受不到除了他而已。
 
一个是执着于自己所爱,不拘泥于时空,渴望照顾她,却受她的幽灵丈夫阻碍,不能陪伴她身边,坚定的傻瓜。
 
一个是了解自己所爱,但眼睁睁看着她生病,却触碰不能,最后只能拜托别的男人,死了也不愿放弃守候的幽灵丈夫。
 
一个是大胆追求自己所爱,努力开创新生活,苦累自知,爱逞强的笨蛋女主角。
 
这样的三人,会是怎样的结局呢?现实中的他一度痛恨作者、写手、编剧这样的人,因为他们恣意玩弄受众的心灵,现在的他也一样痛恨,只是如《夏雪密会》般感同身受的他多了一种理解。为什么剧中角色身份、性格明显且独立的各人,适用到他身上能那么淋漓尽致地展现出他复杂的心情?他不是其中任一个角色,他更像该动漫的编剧,把自己的心支离破碎,让它重现自己的真实,但由于现实衍生的未知,便依据观众的口味和呼声来决定自己众多可能性的一种。有比编剧还可怜的么,突然觉得,毕竟主宰不了自己故事的结局。或者说,有比读者可怜的么?活在别人的故事里。
 
写到此时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办,他和她的故事,一个合情、合理、合法、合符现实的结局,只能交给大家来结尾 。那么我在期待什么呢?
 
故事,有人喜欢喜剧,有人喜欢悲剧,也有人喜欢悲喜交加,但也有喜欢的仅仅是过程,更有人喜欢的是平平淡淡。
 
人生,一场邂逅,不断邂逅。故事里的他或许正像我一样,在人来人往地公交站台写着不知所谓的文、期待着她,而故事里的她也许与你一样,正琢磨着他给她的文字,满心复杂、不知道什么表情。
 
最后,推荐给大家一首歌,《SEE YOU》松下优也,《夏雪密会》的OP。
 
想与你一起看尽所有的未来,想将一切的思念都传达给你。虽然早已明白,你终将离去。望着你的背影,却无法言语。最后的紧紧相拥,温暖带着同等的悲伤,笼罩了我的心。告别是为了将思念化作柔情,是你给我独一无二的幸福。直到再次相见,直到找到我爱的你,不要忘记笑容。
 
 
作品集恋秦鸣曲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