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因为,我爱你

时间:2012-06-15来源: 作者:风桦 点击:
时间飞逝,故事远去。
那些记忆里的风景犹在,只是当初的人已不在。
无论富贵贫贱,都要向流年低头。
这就是一个人的宿命吧!


他是以侵略者的身份进驻了她的国家,可是他却不是什么高官贵爵,他只是一个普遍的年轻士兵。
那一年他以为国效命的决心远渡重洋,大洋的另一边是他所要去征服的地方。尽管他也知道前途的坎坷凶险,可是国家给予的使命,又使他热血沸腾。
她生在一个积贫积弱的国度,国运衰竭,战争连天。她和那个时代的人一样,敏感坚强但又无能为力。
她亦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她的父母在她所在的国家是一种被称为佃户的人,她们没有自己的土地,只有依靠租种大户人家的地勉强过活。她天生柔弱,楚楚可人。
如果不是战争,他和她两个异国的年轻人,在那个年代,相遇的机会几乎为零。


尽管没有一个人支持战争,可是战争还是爆发了,有些事,不是人能够阻止的。


侵略者像潮水一样涌入了她所在的国家,这其中就包括他。战争泯灭了侵略者的人性,到处都是被屠戮的难民,广袤的大地上,血流成河。但是历史又往往会创造一些异类,他就是属于异类的那种人。
他晕血,不敢杀人。
这是在他来到她的国家后他才知道的,之前谁也不知道会有这种现象存在,作为一个现役军人,一个侵略者,这种异常的现象往往是致命的。
果然,当同伴们发现他是个异类后,就肆无忌惮的嘲笑他,侮辱他,年轻的他像一只被人遗弃的宠物,任凭陌生人的凌辱。
他是一个失败者,对于他的国家来说。
日复一日,鲜血仍在流淌,杀戮依然存在,而对于他的嘲笑与侮辱也从来没有停止过。他濒临崩溃的边缘。
由于举不起杀戮的屠刀,他的工作主要是为长官翻译俘虏们的话,他在来她的国家前,曾专门学习了她国的语言。
但翻译的工作也并不好做,往往因为一个小小的失误,就会时常受到上级的责罚。终于在双重的精神压力下,他选择了自杀。


虽然已过去了许多年,关于那个夜晚的分分秒秒,他仍旧记忆犹新。
那是某一年的中秋节,同伴们都在庆祝节日,他乘乱溜出了营地,带着那把他从末用过的军刀。
他来到了一湾水泊旁边,那天的月亮异常的圆,圆的就像梦里闪过的妈妈的脸。他在那水畔坐了一会儿,月光把他的背影拉的老长,那是一种寂寞,孤独与失落。
他站起身来,抽出了军刀,解开了军装,他瘦瘦的腹部在月下更显清瘦,就在他要把军刀刺向腹部的那一瞬间,他听到背后有一个人向他问道”你为什么要死?"
是她问的这句话,她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他了,在一个杀人狂魔般的队伍里有一个不杀人的人,该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吧!并且他高高瘦瘦的,和他那些矮胖粗壮的同伴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那天,她刚从地道里爬出来就看到他了,她是出来拿东西的,看到他单独行动,不免起了疑心,就壮着胆子跟踪了他。于是就看到了之前的一幕。
按理说她完全可以不闻不问,因为许多乡亲就是被他的同伴屠杀的,那一次她恨透了所有的侵略者,当然他也在内。
可时间久了,她就发现,他从来不杀人,当然她是不知道他不敢杀人的,她觉得很奇怪,只是一直找不到原因而已。只是她对他的仇恨和敌意就相对小一些,并且在一次偶然事件中,她发现他竟然会讲她们国家的话,语言有时真的可以消除一些敌意。
现在这个不杀人的人要死了,她为他感觉到不值,出于一个女孩的天真和善良,她就朝自杀的他问了那么一句看似冒险的话。



他缓缓地回过身来,看到了她,显然他被唬了一下,他惊异的问”你是谁”
她淡淡地回答”别管我是谁,我只问你为什么要死?”
他直直地看着她,一时让她心里有些发毛,不过,他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举动,只是仰天一叹说”别问了,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
”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明白呢?”她依然紧追不舍。
他惊讶她的胆大,因为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见了他们往往连话都不敢说,她竟然敢接连问他为什么?
当然他没有告诉她事实,他只是聪明地反问了她一句”我不死又能干些什么呢?”
她显然没料到他会这么问自己,一时语塞,不过她略一思索说道”你可以回家呀,那里一定有你可以做的事”。
他苦笑了一下,家是一个多么亲切而又遥远的字啊!对于他们来说,当初选择来这里就没有想过要回去。谁知道…
他出了一会神,月光如水,风柔柔的,凉凉的,没有血腥的味道,这种感觉多好啊!
”千万不要死,如果你死了,你妈妈一定会伤心的”她又接着说。
”别再说了,你走吧!我不想伤害你”他打断了她的话。
”你先走我再走,如果我走了你再自杀,那不是浪费了我的一番心意”她依然不停。
他突然感觉很好笑,自己对自己的生命都无视了,竟然还有人在乎一个敌人的生死,不过他在那一刻竟有点喜欢这个一根筋却又十分善良的女孩。
他没有再反驳她,也没有再回答她,他默默收起了军刀,寒光收入鞘,他转过身去,向大营走去。
她傻傻地冲着他的背影说了声再见,他也说了,只不过是在心里,她听不到。



再持久的战争也会有终结之时,当天皇的诏书下达时,所有的人都垂下了罪恶的脑袋,他也在其中,不过他内心是欣喜的,因为正如那晚她所说的一样,他可以回家了,那里一定有他可以做的事。
自从那晚以后,他时常会想起她,不只因为她救了自己的命,她的善良,还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在里面,开始他不知道为什么,过了许久他才明白,他爱上了她。
侵略者爱上被侵略者,离奇荒诞可是却又是事实。
于是他便想方设法创造与他见面的机会,当然不会每次都见到,但是能看到她,他就很满足了,他很单纯,没有什么越轨的想法。当然她也不排斥他,每一次他都可以满意而归。日子就这样多好,他想。
可是,现在他要走了,也就是说这一去,或许一生都不可能相见了。
他十分苦闷,看着这片土地,想起她,他无可奈何。



又是一个八月,那天是回国前的第三天,他去找她告别,他没有什么可以给予她,只好把军刀佩上,想着要把军刀留给她做个纪念,也不枉她救自己一场。
他特意穿了一身便装,显得清秀而又飘逸,他怀着沉重的心情走出了营门。
可是他把她可能出现的地方都走遍了,还是没找到她。他有些沮丧,看着渐渐西沉的夕阳和漫天红透的晚霞,他孤单走远。
突然,在一个草垛转弯处,他听到了一声含呼不清的呼救声,凭经验,这一定是有人被抓捂着嘴发出的声音,并且这个人还是个女的。他转到草垛另一边,悄悄地探出头一看,就一眼,他就认出了那个人就是她,因为她戴的那条红纱巾是那么红的刺眼。
他看到他的三个同伴正疯狂地撕扯着她的衣服,而她也在拼命的反抗,两边都红了眼。
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嗷”了一声拔出佩刀就朝那三人刺去,那、人未带任何武器,且没有任何防备,他从背后捅死了两个,另一个要逃跑,也被他紧追一步,一刺刀捅了过去,血喷涌而出,溅了他一身。”咣当”一声,刺刀落地,他也瘫坐在了地上,他最终还是杀了人,见了血。
她显然是惊魂未定,但又装作很镇定地拢了拢头发,坐直了身体。她看到他双手捧头瘫倒在地,就轻轻地挪过去,把他扶了起来,她能感觉到他全身都在颤抖。她就那么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背,两人很大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他没有问她怎么会被抓,她也没说。
他只是淡淡地对她说道”我们战败了,我该回家了”。
过了好久,她也没答话。
太阳已经完全落了,晚霞烧红了半边天,他轻轻地站起身来对她说”我该走了!”说着就走开了,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只是,一个背影。
她看着他消瘦俊朗的背影远走,像永远不再回头,她冲着他的背影大喊”你为什么救我?”
他略停了一下脚步,不过仍旧没有回头,他依旧是轻轻地对她说”因为,我爱你”不过,这次她听到了。
四行清泪流下,伤了两颗心。

 
作品集风桦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