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 [短篇言情] 旅 途 作者:林健心韵日期:2015-06-28 14:57:51 点击:1498 好评:40

    旅途 蒙游是下午四点多从A市上的火车。这是一次长途旅行,他在心里早已默默算了N遍,他将一个人在火车上待够三十二个小时。 上车前,妻子为他做了认真的准备,买了一堆平时他喜欢的食品,像油炸花生米,香的过瘾又...

  • [短篇言情] 赋梅阁 作者:兮亭日期:2015-06-15 16:41:52 点击:503 好评:70

    时至今日,她还记得,他与她,在赋梅阁度过的那段时光。来来去去,月月年年,只不过她一直是个看客。...

  • [短篇言情] 笨人收获爱情 作者:林健心韵日期:2015-06-11 18:59:22 点击:439 好评:2

    笨人收获爱情 你的柔情我永远不懂,我等待着那最后孤独。这是已逝歌手陈琳,留给世人的,那首脍炙人口的歌中的两句歌词。她的歌声听起来,总是透露出一种忧郁的伤感,委婉悲切的思绪。 而此刻,我的心情犹如这句曾经...

  • [短篇言情] 迷情 作者:小鱼之海日期:2015-05-02 10:04:05 点击:1119 好评:10

    我以为你不爱我,所以百般成全,结果却是自以为是。 -------尹若 我以为你爱我,所以百般算计,结果却是一个笑话。 -------兰芷 那个丫头太傻,迂回曲折她不懂,所以我只能直白。 -----安静琛...

  • [短篇言情] 淘金梦 作者:王霁良日期:2015-03-23 18:22:04 点击:494 好评:0

    一 我现在才懂得,文学这个东西,有钱的富翁、富婆不愿搞,没钱的穷光蛋搞不了。我就是一穷光蛋。 手握一纸北京寄来的中原杯新文学大赛获奖作者创作笔会邀请函,我有点傻眼,苗一方同志:作为获奖作者,特邀请你参...

  • [短篇言情] 宿敌 作者:郑丽波日期:2015-03-17 09:59:45 点击:461 好评:10

    这便是故事的全部,她将这个故事讲给了我,我不知道她还会守多少年,不过也许是永远,她说她恨了他十年,现在却要用接下来的生命去爱他,又或者,她从来都没有恨过他,细细回想她遇到他的十年中,却发现……还是……爱多一点…… ...

  • [短篇言情] 醉美依人,情浓何所依 作者:健康日期:2015-01-30 09:53:23 点击:539 好评:13

    碰触回忆,水过无声,浪痕之迹,望断天涯。复复何凄凄,复复何所思?情折何以堪,情深何以量?为君思红尘,为君舞剑簫!匆匆蝶飘飘,连连水潺潺,梦中何所依,梦中何所靠? 旧梦时节,思君之貌,思君之情,思君负心何匆...

  • [短篇言情] 相思扣,到白头 作者:健康日期:2015-01-30 09:53:10 点击:532 好评:7

    秋风浓烈,似酒如绸,迎风而立,盼君归,秋愁阵阵,泪两行。面向大海,何时春暖花开? 胸前别一枚相思扣,愿君情浓心不变,白首不相离。一条丝绸做的绿绳,系成蝴蝶结的模样,穿过一鸳鸯玉坠,便成相思扣。你我各一...

  • [短篇言情] 回忆深深,深几许 作者:健康日期:2015-01-29 10:27:46 点击:395 好评:0

    眷恋里,往事痴迷,飞逝的秋叶,片片卷起红尘滚滚的沧桑,回眸,岁月流转,灯火阑珊处,恋人早已离去,消失在弥漫的烟火中。 谁许我,一世的温暖?谁许我,一世的爱恋?谁许我,一世的诺言?苍海茫茫一世情,孤雁单飞...

  • [短篇言情] 江南梦雨 作者:墨晴兮日期:2015-01-26 22:02:57 点击:299 好评:0

    江梦雪,南雨柯,江南梦雨,在回忆中飘飞……...

栏目列表
短篇言情推荐文章
  • 小海,好看吗?

    我们可以在小街的一个烧烤摊上见了小海,他常埋头吹火,在烟雾里我们可以看到那张永远...

  • 兰泽谣

    1、墨狄 他叫重黎,溆水畔的一名巫医。年轻而平凡,长得也不算好看,但却也因此而活得...

  • 伤逝情缘

    伤逝情缘 1、夏日偶遇 题记: 初心采菲晚,情思惟千,愁云一点绕朱颜。 遥指芳林谁家...

  • 月光倾城

    [ 一 ] 清秋,空气中少了一丝夏日里的燥热,多了一丝清新的凉意。窗外的月光很温柔明...

  • 我用十年思念你[箫凌篇]

    七岁到十七岁,是一个十年。 金莲。 我的生命很短暂。 只有一个十年。 可是,金莲...

  • 流浪

    一 牧师说:去爱你的生活。我在圣诞夜听他的废话然后对着耶稣的像伸了伸中指,事儿逼...

  • 长发为谁留

    俊青小时候很喜欢小姑,那个留着长长辫子的姑娘。那是的俊青才五岁,每天看着十八岁的...

  • 原来逆天改命最可怕的不是死,而是......

    师傅说,越好看的男子越危险,可是她偏偏没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