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念人:《外滩情》第三章:求 学

时间:2020-08-23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念人 点击:
  我与胡韵霞泪别江南后,回到了学校。
 
  这天上午九点左右,我返回学校时,只见校园笼罩着的一片乌蒙蒙的天气中。树上、墙壁上贴满了大字报,在一阵阵北风吹拂之下,摇摇晃晃。此时,学校还没有复课,如果按学校原课程安排的话,现在应该是属于寒假期。对此,庞大的校园显得空荡荡的。此刻,我走在校园的树荫小道上,只见少量零零散散的老师、学生,在校园中走来走去。
 
  我找到了校长朱学志,他知道我是初三(乙)班学生。然而,初三年级属于毕业班,按照有关规定,初中毕业后,必须返乡参加劳动生产,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再由贫下中农推荐上高中读书。于是,朱校长交给我一张初三毕业证书后,我告别了学习三年的长征战校。此次,由于我在大陆参加大串联,耽误了返校参加毕业典礼。对此,我毕业离校时,没有任何毕业典礼,没有同学、老师来与我告别。于是,静悄悄返校,静悄悄回乡了。
 
  回到乡下,在推荐应届初三毕业生就读高中时,专门照顾推荐贫下中农的子女。这样,我出身于中农家庭,就失去了上高中的机会。
 
  我是家中唯一男孩子,父母从小对我格外的照顾,平时不让我参加劳动,家务工也不让我干,仅让我专心学习。对此,我从小学至初中学习成绩一直都很优秀。
 
  如今,贫下中农没有推荐我上高中,这样一来,预示着我的命运,从此,要当一辈子农民,与黄土地打交道一辈子了。年龄轻轻,骄生惯养,被父母从小溺爱的我,一下子与叔叔婶嫂一起起早摸黑、早出晚归劳动,能承受得住吗?
 
  父母对于人为的推荐,使我失去了就读高中的机会,老人家看在眼里痛在心。尤其是在公社当妇女主任的亲姐姐,更是心急如火。作为同胞亲姐姐,此刻,她更能够深深理解父母的心情。父母年过不惑之年才生出弟弟,这样,弟弟成为家中唯一男孩。平时,父母将其当作掌上明珠宝贝,如不能解决弟弟的读书问题,不仅影响到弟弟的发展前途,而且,此事对父母的心将是一次致命的伤害和打击;同时,也对不起父母对自己的养育与培养。
 
  姐姐通过公社共青团书记廖小珍,打听到外县龙楼村学校搞开门办学试点开设附中,招收高一班学生消息。于是,通过这位共青团组织负责人介绍,姐姐为我报名到龙楼附中就读高一班。这样,实现了我继续就读高中的愿望。
 
  一天上午,姐姐回家告知我这一消息时,我一下子高兴地跳起来,抱着姐姐大声叫喊:“我上高中了…我上高中了…”
 
  中午十二点钟,父母劳动归来,当听到这一喜讯,也是高兴得热泪盈眶。这样,姐姐为我解决了这一关系到我未来前途的大问题,全家四口人乐得闭不上嘴。
 
  傍晚,父亲到鱼塘里抓了一条鲤鱼,妈妈煮了一锅咸菜与鲤鱼,全家人乐陶陶地吃了一顿。祝贺我在学业上起死回生。
 
  二月中旬,冬天的寒气还没有完全消失去。但是,初春的气息已经隐隐约约地看到了。树枝上已经长出一些白嫩嫩的小叶,小鸟在树枝上“吱吱”直叫,好像是在迎接春天降临。
 
  学校开学这天,一早,爸爸为我挑行李,与我一起走出家门,送我上学。在路上,我与父亲一边走一边聊天。
 
  他嘱咐道,一个人在外,要注意冷暖,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晚上睡觉时,要盖好棉被,不要着冷了感冒。有困难告诉我们,家里及时帮你解决……父亲的嘱咐,像《红灯记》中的李玉和出门时嘱咐女儿李玉梅一样,我一一记在心里。
 
  走了二十多里路,过田野越过山坡,临近中午时分,我们父子俩到达了龙楼附中。
 
  这间附中在村前面,开设小学部、中学部、与高中部,有学生八百多人,老师二十多人。学校前面是南渡江畔,后面是村庄,左右都是茂盛的树木,环境清净。
 
  报名后,学校安排我在一间小房子住宿。因为是村办附中,学生与绝大多数教师都是本地人,回家住宿吃饭;仅有二三位高中部教师与我是外县人,人少办不了公共食堂。对此,各人自扫门前雪,自己煮饭吃。
 
  面对自己动手煮饭做菜,这是我最大的难题。因为,读初中时,学校开设学生食堂、教工食堂,下课后就到公共食堂吃饭;在家时,父母更不让我干煮饭做菜的事了。关于这件事,父亲对我是相当了解的。所以,他感到特别的为难。为了打消父亲的思想顾虑,我心里想着,既然是村办附中,办学条件肯定比不上完全中学。我是来求学的,生活上辛苦些也要坚持住。在学习文化课同时,学习做饭,对自己人生也有好处。对此,我向父亲表示,我把煮饭做菜当作一门课程来学习锻炼。不懂就学,艰苦不怕,请父亲放心吧!
 
  父亲看到我有克服困难的决心,就放心回家去了。这样,我一个人在异乡生活,开始了我求学的学习生涯。
 
  高一班仅有二十个人,都是村里和邻近村的学生。一放学,他们都回家去了,仅剩下我一人与空洞洞的学校。
 
  傍晚,为了驱散寂寞无聊,我自己煮饭吃后,独自一人来到南渡江畔沙滩上散步。
 
  看着寂静的江面,看着沙滩上没有人影,此刻,我又想起在与胡韵霞泪别江南的情景。此时,我联想到,不让她与自己返回海南是对的。如果当时不理智将其带回海南,那真是对不起她了。如今,尽管求学期间生活寂寞无聊,不过,我相信,这种寂寞命运只是暂时的。不久,一定会改变过来的。
 
  一天傍晚,当我独孤一人漫步在岸边沙滩上时,一位附中语文代课女老师,她吃晚饭后,也从家中来到南渡江岸边散步。
 
  她看到我孤独一个人在岸边漫不经心地走,她就走到我的身边,十分好奇地问。
 
  “之之,想家啊?”她含蓄大方地问。
 
  “是的,想念爸爸妈妈和姐姐!”我有点腼腆地回答。
 
  这位女代课老师,其实年龄也不算大,高中毕业后返乡,任附中初一语文代课老师。她,一米六左右身材,长着一对脉脉含情的眼睛,像胡韵霞一样,也是留着两条刚好披到肩的辫子。她这一打扮,对于一位出生于农村的姑娘来说,算是一位较为出色的女性了。
 
  夜幕下的南渡江岸边,此时,显得十分安静。偶然,从村里传来一二声母鸡啼叫声。此刻,不知道是师生关系原因,我们都没有说话,只是踩在沙滩的小贝壳上,默默地向前行走。大约过去了十多分钟之久,她开口了。
 
  “之之,你为何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求学?”女代课老师问。
 
  女代课老师的这么一问,勾起我十分痛苦委屈的心。于是,我把初三毕业后回到乡下,不被贫下中农推荐上高中的一肚子苦水,向女代课老师倾诉。
 
  女代课老师听完我的倾诉后,她显出怜悯之心说:“是的,我们村里的情况也是这样。对此,我们学校才开设附中班,其目的就是解决这一部分学习优秀、出身中农家庭的子女,让他们继续享有深造的学习机会。”
 
  我听女代课老师的话,心里显得有点激动,感谢龙楼附中给我这一次学习机会,一定听老师的话,珍惜这一学习机会,好好学习。
 
  有了这位女代课老师的陪伴,我在龙楼附中求学的路上,不再感到沉默无聊了。我奋力拼搏学习,顺利地完成了高一班第一学期的课程,各门课程都取得了优良的成绩。
 
  我读完了高一班的第一学期后,高一班第二学期,在姐姐的帮助下,我离开了龙楼附中,重返回东山中学(取消了长征战校,恢复回原东山中学名称)高一(乙)班继续就读。
作品集念人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