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伤逝情缘

时间:2016-09-0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健心韵 点击:
伤逝情缘

  
  1、夏日偶遇
   
  题记:
  初心采菲晚,情思惟千,愁云一点绕朱颜。
  遥指芳林谁家郞,梦里凭栏。
  独自已知欢,天上人间,世寒风紧恐花溅。
  夕照欲寻登望远,秋洗尘天。
  一一《 浪淘沙》
   
  暑夏“三伏”的一个傍晚,天气闷热的像个大蒸笼。城市的撒水车慢条斯理的奏着音乐,从街道懒洋洋的驶过。瞬间,被太阳烙烤了一天的街道,腾起的雾气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感觉。就像在简陋的桑拿房里,往滚烫的石上浇水腾起的蒸汽,那刺鼻的气息直往喉咙里钻。人行道旁一排排梧桐树耷拉着脑袋,全没有了平时的灵气,露出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
  陈一丹破天荒的一个人在市场转了一下午。此刻,陈一丹感到有些精疲力竭,小腿肚子累的直发颤,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她决定给自己弄碗麻酱凉皮喂喂肚子。
  陈一丹拐弯抹角的转进一条背街。这是一条水泥铺就的路面,小巧玲珑的高跟鞋有节奏的敲打着路面,“嘎嘎,嘎嘎”的声音十分清脆悦耳。陈一丹胸脯高耸,一袭裙装下身材窈窕而挺拔,目不斜视,显得气质高雅,仪态万方,秀美中透着一股英气,挣来了不少行人的关注。陈一丹一路走着,感觉到了别人目光的注视,那目光集束在陈一丹优美的身体曲线上,既有男性的惊叹,也有女性的羡慕嫉妒,不由得让陈一丹心里,自然泛起做为女性的骄傲。此刻,陈一丹从从容容的从包里掏出手机,低头看起了微信。忽然街道传来一声“啊”的惨叫,刺破了街道凝固而麻木的气氛。就这一声惨叫,拉开了下面故事的序幕。
  原来这陈一丹可谓典型的低头一族,自顾低头翻微信,在昏暗的路灯下,一不留神,高跟鞋的鞋跟被卡进路面下水道破损的盖子里。她单腿跪倒在地,左膝盖被连磕带擦,黑乎乎的往外渗着血水,像在洁白的皮肤上画了幅水墨画。陈一丹一时没有缓过劲来,她试了几次,企图用自己的力量将鞋跟拔出来,但被卡着的鞋跟犹如焊进去似的,一动不动。陈一丹一手扶地,痛苦的保持着单腿被卡的姿势,喉咙不由自主的发出低低的呻吟。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在这条背街小巷大意失荆州。适才那种高雅、洒脱的神态顿时消失殆尽。
  陈一丹这边的动静,惊动了在她后面走着的一位男青年,此人姓苏名鹏,相距也就十几米。听到响动,小伙子抬头一瞧,前面“嘎嘎,嘎嘎”的声音没有了,见正常走着的姑娘已经跌到在地。苏鹏急忙紧跑几步,扶住了还在不停“哎呦,哎呦”着的陈一丹。苏鹏依着陈一丹蹲了下来,仔细观察一番,只见鞋跟的快一半处已被卡进了下水道盖子里。再看陈一丹花容失色,一副羞愧不堪、痛苦难耐的样子,苏鹏便调侃道:“哈哈,公共场所,无需大礼,求爱之事还是交给男孩办吧。”
  陈一丹咧着嘴,翻一眼苏鹏,哭笑不得:“你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哎呦,疼死我了。”
  苏鹏笑着说道:“未免有些大惊小怪,小题大做了吧!我看过了,鞋所以拔不出来,是因为你的脚神挡着道。”说着,他让陈一丹先扶着他的肩膀,把脚从鞋子里褪出来。“你抓紧我,小心发生二次再生灾难。”随后,他一边轻轻晃动着,一边轻轻向外拽着。苏鹏低着头专注的做着,黑黝黝的头发一晃一摆,拂过陈一丹裸露而细腻的大腿肌肤,像手在流动的水中,拂过光滑的鹅卵石般轻柔的感觉。陈一丹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异性,这个男人头发里面的气味和男人身上特有的气息、汗味混合一起,直往陈一丹的鼻子里钻,撩拨的陈一丹心里一阵阵悸动,像一朵清雅的白玉兰在夏日的微风中颤抖。
  正当陈一丹想入非非时,苏鹏直起了腰,拎着被他拔出的鞋子,还不忘搀扶着陈一丹,说:“好了,我还不信它不出来了。你说这下水道臭哄哄的,有啥好留恋的。走吧,先去找个诊所给你看看膝盖,人才是硬道理。”
  陈一丹听话的点点头。“嗯嗯,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汝家已经落难了,也只能随人指使了。”
  苏鹏搀扶着一瘸一拐,自觉狼狈不堪的陈一丹向附近一家私人诊所走去,安慰道:“不伤大雅,一点都不伤大雅,离毁容还差十万八千里呢。你先让大夫给看看,处理一下。你的鞋子比你的腿伤的严重,我去让人把你的鞋子处理一下。一会你不可能蹦着回去的,你不适合做蹦跳运动。”
  目送苏鹏出诊所帮她修鞋子,陈一丹坐在诊所的长条椅上长长出了一口气。她精神上感觉疼痛减轻了一些,紧缩的眉头也开始舒展了。陈一丹回味起刚才苏鹏那头乌黑头发,无意中抚揉她肌肤的感觉,心里又是一阵悸动。她觉得这是个看上去让人感觉很舒服、很儒雅的小伙子。白白净净的脸庞,中等个子,一双晶莹清澈的盈波,犹如山涧流淌的潺潺泉溪,文质彬彬的模样还真有些讨女孩子喜欢。陈一丹想到,一个男孩子拎着姑娘家家的鞋子满街跑时,不由得捂着嘴“噗”的笑了。
  今天这一幕挺有意思,这算什么?像电视剧剧情?穿着高跟鞋逛什么街呀!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遇到特定的人,这是命运的邂逅,还是情的偶遇。陈一丹不知道答案,膝盖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她没有时间去思考答案。
  大夫把陈一丹的伤口处理完,苏鹏也拎着修好的鞋子进来了。
  “怎么样?是让我当拐棍送你回家呢还是你自己走?”
  陈一丹下意识的用手把裙摆向下拉了拉,似乎要遮掩膝盖的伤处,她时刻不忘做为女人应有的高雅。她极不乐意让别人看到她自认为丑陋的一面,因此,陈一丹素颜是从不出门的。否则,连她自己都感觉别扭,似乎对不起每一个见到她的人。她对苏鹏说:“若不是遇到你,我今天的丑就丢大了。走吧,美女请英雄。”
  苏鹏举起自己的手机,说:“美女不怕胖,我还怕胃闹意见呢。你没有看都几点了?再说了,就这点破事,还劳你破费?请客免了,感谢的话我照单接收。”说到这里,苏鹏看到陈一丹在望着他发愣,感觉自己的话有点过了,总归是才认识,有这么熟吗?何况人家还是女孩子。便接着说,“你别介意,今天这事,谁遇到都会伸手相助的。不过下次再摔建议就摔脸,别总和膝盖过不去,一天到晚都要用它,做膝盖容易吗。脸是给别人看的,无所谓。”
  陈一丹笑了,嗔怒到:“你真坏。美女的脸是上保险的,最值钱,伤不起。摔哪里都不能摔脸。”说着自恋般的抚摸着自己那张俏丽的脸庞。
  陈一丹向苏鹏索要了手机号,“好了,算我欠你一顿饭。等本小姐有心情时约你,不过到时候可要给我面子哟。”
  “那当然,救美人不讲报复讲报酬,更要讲效益。不过请客时要提前给我通知,好让我空出肚子,美女请客,不需要斯文。”
  发生了这事,陈一丹一点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苏鹏帮她拦了一辆出租车,两人就此分了手。
  2、爱不自禁
  陈一丹是个清秀靓丽的姑娘,有着细腻而粉白的肌肤,尤其是那双媚媚的丹凤眼,似充盈着一潭秋水般的清澈明亮。两条白皙的大腿直挺而结实,夏天穿上裙子,显得窈窕而妩媚。陈一丹大学毕业后,兼职了两家私企的财会工作,但是自己不坐班,每个月也就是去企业做两天帐,平时就没有什么事情了。
  陈一丹是属于狮子星座的姑娘,喜欢发号施令,浑身充斥着王者霸气。她的生活方式向来是天马行空,想起一招是一招,根本没有套路,也绝不按常理出牌。她可以一夜不睡觉,粘到电视屏幕上,看一晚上自己心仪的电视剧。也可以一天不吃不喝,蒙着头睡个天昏地暗,火烧屁股也和她无关。别人大学毕业,寻情钻眼的想给自己谋个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的差事,有好听的职业,稳定的收入。可是陈一丹不是这样,她不愿受条条框框的束缚,不愿意什么都被人管着。上班下班还必须跟着时间走,她受不了,那是在绞杀人性,她只需要服从自己的内心世界。可是这种女孩,当遇到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男士,就很容易丧失抵抗力,被男士身上散发的青春气息和独特气质所吸引,而不顾一切的坠入情网。
  那一晚上,苏鹏与陈一丹的意外邂逅,苏鹏留给陈一丹的印象非常好。苏鹏身上透出的儒雅气质,幽默情调,无情的摧残着陈一丹的脑细胞。他身上散发出的男人特有的气息,一直环绕伴随着她,至今没有散去。膝盖处的伤在自身修复功能的作用下很快结了疤,陈一丹好了伤疤自然想起了那个叫苏鹏的小伙子。
  陈一丹给苏鹏打电话,约他出来吃晚饭。陈一丹言语诚恳,令苏鹏根本无法拒绝一个姑娘的邀请。这顿饭用陈一丹自己的话来说,是她和他的庆祝宴。一来庆祝他们有缘相识,二来庆祝她的伤口痊愈。
  陈一丹没有顾忌苏鹏的喜好,自己大大咧咧的不停翻动着菜单,在苏鹏无所谓,淡然的眼神中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红酒。当服务小姐拿着菜单准备离开时,陈一丹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点菜时,应该征求一下客人的意见。陈一丹急忙唤住服务小姐,对苏鹏略显尴尬的笑了笑,说:“你瞧我,嘿嘿,把先生的口味忽略了,让这位先生再点几个菜。想吃什么就点什么,别傻乎乎的客气。人客气了,肚子是要受苦受罪的。”
  苏鹏沉稳的摆摆手,“哪里了,你点的我都喜欢,挺好的。”说着,推回服务小姐递过来的菜单,“就照此上菜吧。”
  “过去人们收入低,生活紧张,年轻一些的多数是‘月光族’,谁要请他到饭店吃饭,那会让他兴奋的几天睡不好觉。吃饭时讲究‘四联发’,哪四联发呢?就是,眼睛像闪电、筷子像雨点、牙齿像刀剪、喉咙像搭链。最后是风卷残云,一扫而光。就差抱着舔盘子了。嘿嘿,你别太严肃了,我受不了这个。”陈一丹觉得今天是自己请客,有责任,也应该把吃饭的气氛搞的活跃一点。
  “有趣。小丹你的语言很生动、形象。比我们这些当秘书,搞文字的还有水平。”
  “嘻嘻,哪里了。”
  饭桌上,两个人是吃的少,说话多。嘴被说话占住了,牙齿只好空转。陈一丹自然是有备而来,但令她也没有想到的是,虽然他们是第二次见面,但那种相处的感觉竟像是十分熟悉的老朋友。苏鹏告诉陈一丹,自己原来是学校的教师,给学生教语文,由于文字功底比较好,政府机关又缺写材料的人,就被一纸调令给调到建委秘书科当了一名秘书。陈一丹听了苏鹏的介绍,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说:“怪不得你身上透出一股文人的酸腐气,敢情是给衙门吹喇叭,抬轿子的。”
  “吹喇叭,抬轿子怎么啦?不是换个人都能干的,咱哥们有这个能力。”
  “不是这样的,学校教学生,那是在做给千秋伟业奠基的事,是园丁辛勤培育祖国的花咕嘟,需要能力强的人,政府机关写公文就不一样了,那是给老百姓抹眼药,洗脑筋。只要把握住‘三个字,一满意’就行了。”
  陈一丹说到这里,却像卖关子般停了下来。苏鹏双手支撑着下巴,等待着陈一丹的下文,看到陈一丹停下了。说道,“别停呐,愿闻其祥。”
  “好吧。但有一条,今天是私人聚餐,咱说哪撂哪,不准翻脸,不准记仇,不准传播。”苏鹏点了点头。
  “这三个字,就是假、大、空。天下文章一大套,就看你会套不会套。写文章就像裁缝裁衣服,量一量,算一算。或者把布料放在衣模板里照着裁剪就是了。这一满意,更简单了,就是你的文章必须要领导满意。写的再好,领导不满意,哼,废纸一张。”
  苏鹏听了陈一丹的话,没有直接反驳,他觉得观点虽显极端,片面,但有些话还是蛮有道理的。尤其是她敢于说出来,是把他当朋友。苏鹏不由得让他对面前的这个姑娘另眼相看了。
  陈一丹不胜酒力。正可谓,三杯美酒下肚去,两朵桃花面上来。此刻,面色绯红的陈一丹显得更加娇媚可爱。酒助人胆,借酒精微醺的作用,陈一丹一双凤眼直勾勾的盯着苏鹏,把个苏鹏看的也是两腮飞红。
  “无可救药,我看上你了,我已经被你彻底迷惑了,怎么办苏鹏。”陈一丹还保持了一点淑女的形象和矜持,一个“爱”字最终没有从她的嘴里跳出来。
  “为什么?”苏鹏承认陈一丹人长的漂亮,举止投足之间有一种娇媚女人的风韵和风情,却又不似一般女人的唯唯诺诺,清风折柳。不过令苏鹏困惑不解的是,两个人只有一面之交,相互之间没有一点了解,怎么可能派生出感情来。火花是要摩擦出来的,一见钟情那是神话故事。
  “喜欢就是喜欢,喜欢还需要理由呐,你可真奇怪了,还是有文化的人呢。我是相信眼缘的。”
  “小丹你喝多了。你不能喜欢我。因为我有了喜欢我的人,我们只能是一般朋友。”苏鹏有些紧张,面对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陈一丹,苏鹏显得不知所措,说话的幽默感消失殆尽,回答的结结巴巴。一个女孩子,进攻的炮火也太猛烈,也太直率了些。
  “哈哈,你个大男人还紧张吔。我知道你是个有故事的人,你告诉我,你结婚了吗?”苏鹏在她伶牙俐齿前呈现的木讷表情,一反那天晚上的形象,既让她欣赏,又激发了她心底的挑战欲。
  “我没有结婚,可我已经有女朋友。女朋友和你一样靓丽,关键是我很爱她,她也爱我。小丹,我不是要伤害你,可是我必须告诉你这个事实。”苏鹏与陈一丹摊了牌。如果他们之间以后还会继续交往,那就必须立下一个规矩。
作品集林健心韵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林健心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4-28 15:04 最后登录:2018-05-15 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