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旅 途

时间:2015-05-27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健心韵 点击:
旅途

      蒙游是下午四点多从A市上的火车。这是一次长途旅行,他在心里早已默默算了N遍,他将一个人在火车上待够三十二个小时。
      上车前,妻子为他做了认真的准备,买了一堆平时他喜欢的食品,像油炸花生米,香的过瘾又辣的让人喘不过气的鸭脖。他要玩微信,担心列车上手机充电不容易,为此,还专门准备了一个充电宝。
      蒙游上中学时的同桌安雨卿给带信,她的姑娘要结婚了,请几个要好的同学去参加婚礼。作为过去的同桌,蒙游应该去。作为他年轻时曾经的恋人,蒙游也非常想去。板着指头算算,他与安雨卿有二十多年没有见面了。
  上车后,蒙游很快找到了自己的铺位。他是下铺。对面的下铺还没有人,被子被很随意的堆在床铺的中间,枕头套几乎与枕头芯分离,床单也皱巴巴的,床铺上一片狼藉。看到这些,蒙游明白了,下铺的人刚才到站下车了。他心里想,旅客下车了,你列车员不换被褥,也应该整理一下吧。
  蒙游环视了一下周围环境,便把自己的行李随手放置在自己的床铺下面,他不想放行李架。这样路上他想取什么东西,也只需弯弯腰就搞定,不需要费力举上举下的,太麻烦。而且,就是睡觉也不用操心行李的安全。
  列车像一个不知疲倦的青年人,吼叫着,‘咣哧,咣哧’的埋头冲向他不熟悉的山川田野。车窗旁边的活动椅子上坐着两个年轻小伙,从蒙游上车到现在,一直都在目不转睛的低着头玩手机上网,是典型的低头一族。蒙游不喜欢与生人说话,更何况是臭男生了。蒙游百无聊赖,索性拉开被子,静静的半靠半躺着,一边等着列车员来换票,一边欣赏着窗外的风景。列车载着他,离他熟悉的城市越来越远。车窗外的树木,田园风光在列车风驰电掣的行进中,被撕扯的支离破碎。看着窗外一闪而过,变幻不定的风景,蒙游不由得‘唉’叹一声。人生不就是一列飞驰行驶中的火车吗,带着他驶向人生最终的目的地。路上的景色是美丽的,但四季是变幻的,既有阳光明媚,也有电闪雷鸣。沿途有多少没有来得及看上一眼的景色错过了观赏。
  唉,错过了就错过吧,回过头看,在我们的足迹里谁没有留下太多遗憾,那就是年轻的代价吧,也许有些遗憾是时代造成的,那时,怪我们没有能力去与时代抗争。既然我们无法唤回时间,就不能带着遗憾向前走吧。
  蒙游闭着眼睛,就这么半躺半靠着。无聊使他开始有些睡意,他那耷拉的头,随着火车行进的晃动,而轻轻的摆动着。忽然一股馨香气息从脸前拂过。那香气细细的,淡淡的味道,令他好奇的睁开眼,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女人的背影。蒙游知道,从面前拂过的馨香,就是从背对着他的,这个秀气肉体里制造出来的。蒙游喜欢这种淡淡味道。他在文化局做局长,应该说做文化的人,尤其是局里的年轻姑娘,在穿戴上,化妆上是很讲究的。可是蒙游不喜欢那种浓妆,他说,上班就是上班,不是选美比赛,上班期间,少给我来‘地格楞’,下班回家你用香水泡澡,那是你愿意。我不能让老百姓到局里办事都捂着鼻子。
  蒙游面前凝滞的香气晃动了一下,蒙游不由得把鼻子急急抽搐了几下。女人转过身体。站立在蒙游面前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女人。上身着浅色碎花短袖,鹅黄色的短裤下,是一双白皙修长大腿。身材惹火,肌骨莹润,人却举止娴雅,风姿绰约。女人羞涩的对蒙游友好的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女人简单收拾了自己的床铺后,安静的坐下来,变戏法似得,不停的从包包里取出各种小吃,放在茶几上。一会儿功夫,茶几上便摆满了她的东西。对面的蒙游暗自偷乐,又是一个‘吃货’。车厢的空调很凉爽,让人感觉挺舒服的。蒙游闲着也是闲着,眼睛不加掩饰的盯着女人看,看着她折腾。这么近距离的打量着一个女人,对蒙游来说还是第一次。那个女人似乎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抬起头朝蒙游看了看。在两人的眼神交汇的刹那间,蒙游心里掠过一丝不好意思的感觉,女人清澈,哀怨的眼神似乎穿透了他的身体。似乎在告诉他,一个大男人直勾勾的盯着人家女人看,是对女人的不礼貌。蒙游知趣的立即把眼神移向窗外。
  列车的轮子在极速的旋转着,离下一站的距离有些远,列车已经有半个多小时没有停靠站了。这节卧铺车厢人不是太多,此刻静静的,似乎人们都变得文明了,没有人大声喧哗。有的在低着头玩手机,有的卧在铺上看书,也有的在埋头睡觉。整个车厢只能听到列车‘咣哧,咣哧’行进的嘈杂声音,和不时列车员来回推车叫卖水果的吆喝声。
  “麻烦问一下,茶水炉在左边还是右边?”女人手拿着一个粉红色的漂亮水杯站在蒙游的铺前。
  蒙游转过神,将身子咧了咧,殷勤的给女人指了指车厢的左边,说:“那边,你小心点。”
  女人夸张的做着趔趄动作,一只手端杯子,一手扶着卧铺的支架走了回来,对着蒙游莞尔一笑。“水还挺烫。”
  蒙游把身子向上提了提。开始与对面这个女人聊上了。女人也是去福建厦门的。他们可以相伴到这趟车的终点。蒙游心里觉得很滋润,很庆幸对面的铺位不是个臭屁孩或者老人。漫长而枯燥的路途有一个美女陪着,应该是属于艳遇的范畴吧。蒙游有惊喜的感觉。女人的嘴很小,属于小巧玲珑的那种,红红的。蒙游心猿意马的想,如果吻这样的嘴唇,一定会很柔,弹性十足。他开始意淫,想象着与这样的香唇粘到一起的沉醉。女人的胸不大,但很挺,在那层薄薄棉纱后面,随着呼吸,有节奏的晃动着。让蒙游有了想扒开看一看的冲动。想到这些,蒙游的呼吸开始有些粗重起来。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女人的眼睛很纯净,似月亮般的清澈。蒙游为自己的丑陋的念头感到羞耻,他极力想从自己那种卑鄙的状态里解脱出来。蒙游从挂钩的包里取出一支香烟,右手夹着,微笑着对女人做了个去车厢连结处吸烟的动作。女人回以他一个微笑。
  在列车吸烟处,蒙游靠着车厢点燃了烟,美美的吸了一口,深深的咽下喉去,烟雾在身体里做了一圈旅行后,又被长长的优雅的吐了出来,一圈一圈的煞是好看。蒙游知道这种深吸法,把烟吸进肺里是很荒唐的。但这确实可以让自己的情绪立马稳定下来。
  烟雾在蒙游的指缝间游离着,像极他此刻的思绪。车窗外的灯光一闪即逝,随之归于黑暗。在车窗的玻璃反光里,蒙游看到了一个已经到了知天命年龄的男人,显得臃肿的身材,这让蒙游有些厌恶自己。时间怎么这么快呢?当年的蒙游可是属于型男的身材呐。
  翻开时间这本厚重的书,每一页,怎么都留下那么多的省略号和感叹号呢。
  蒙游想到了渭北高原上的那个小山村。那时蒙游正值青春年华,他与安雨卿一起来到这里插队。安雨卿是个娇嫩的女孩子,从没有离开过父母的经历,让安雨卿在农村生活中过多的依赖着蒙游。她像一只小鸟,整天叽叽喳喳的围绕在蒙游的左右。她相信蒙游,就像相信她的父母。虽然年龄相仿,但安雨卿的依赖,激发了蒙游身上的荷尔蒙,一个男人跃跃欲试的保护欲和自豪感。那时他只有一个念头,谁让自己是个带把的,就该保护女人。
  他们一起下来的知青住在一所被主人遗弃的院落里,三间破败的上房,东西各两间厢房,房子四周的围墙已是残垣断壁,最高处只剩半人高了。参差不齐的黄土堆堆,在向他们述说着曾经的风雨岁月。说是围墙,实际上只是一个名词。生产队派人给露天的屋顶补上了几片瓦,窗户糊了纸,安顿下了他们这群从城里来的年轻人。东面两间,蒙游与两个女孩各住一间,西房做饭,放置一些农具和他们不太用的东西。。
作品集林健心韵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22)
84.6%
踩一下
(4)
15.4%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