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用十年思念你[箫凌篇](7)

时间:2014-08-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阿谶 点击:

  
  我想到了曾经的梦境,梦里的她也是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表情。我说,江南可采莲。
  
  她没有说话,我知道她拒绝了,拒绝的如此干脆,甚至一个“不”字也不愿吐露。
  
  我笑着看她走出房门,青丝飞扬。
  
  一声脆响,我低头,原来琴弦已断。
  
  我站起身,看向窗外漆黑的夜幕。我想,这世间,以后再也没有像我一样的人为金莲弹奏凤求凰了。金莲,你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伤怀?
  
  
  
  遇到晨铭的时候,我和金莲已经到了大漠。他正在 和一群杀手厮杀。
  
  
  墨色的布归鸟在上空盘旋,一声一声的鸣叫带着眩晕感直冲耳际。我听懂了它的意思,它在说,不归,不归。
  
  金莲抽出剑身进入了厮杀的战场,她的身姿如此矫健,她的剑身穿过一颗颗心脏绣出倾城的红莲。
  
  看啊,箫凌,她已经有了保护自己的力量。
  
  十几支箭羽从暗处射发,直冲向晨铭的方向。我感觉得到金莲的动作,我知道她一定会挡在晨铭的面前。可是傻傻的她啊,哪里想到晨铭是不死之身,而她只是一个柔弱女子。
  
  我一掌击在她的颈上。
  
  我说,金莲,你爱的这个男人给不了你想要的幸福,所以,金莲,我替你毁掉他。
  
  箭羽刺入晨铭的身体,所有的杀手也绝于他的剑下。
  
  他握住箭杆,将箭头从身体里拔出,绽出一朵晶蓝的妖姬。
  
  他说,箫凌,你都这么大了。
  
  我知道,他把一切都想起来了。
  
  
  
  我们回到了十年前的那几间茅屋。陈旧,糜烂,蛛网错节,野草横生。我靠在一处腐朽的篱笆上,我记得十年前就是在这里,金莲将那半块玉玦放入我的手中。
  
  
  晨铭将金莲放在杂乱无章的稻草上。
  
  他说,海棠就是在这个房间里被你娘杀死的。她是自愿的,可她放心不下金莲和影,所以托付我照顾他们。如今,他们已经十六岁了。
  
  我说,他们不需要你了。
  
  他笑,我去见海棠。
  
  
  
  我在白玉折扇上绘了一株浴火的金莲。金莲醒来的时候,我刚好完成最后一笔。
  
  
  我看向她,我说,金莲,金莲。
  
  我能感受到她的目光正在探视四周,我知道她在找晨铭。
  
  我说,晨铭去见秋海棠了,是去拜祭。
  
  
  
  晨铭带着金莲去了雪山,我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嘴角一扬,笑容展现。我知道,晨铭是在留他的遗言了。
  
  
  
  
  金莲去了秋海棠的墓前,茅屋里只剩下了我和晨铭。我将锦兰给我的锦盒打开,放在桌上。
  
  
  我说,金莲已经安全。
  
  他不语。
  
  我说,影有美人相伴。
  
  他依旧不语。
  
  我笑,那么你呢。
  
  他合上了锦盒,一双漆黑的瞳仁里映出我的身影。我知道,他看穿了我所有的想法,我从不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
  
  他说,箫凌,我不敢想象你会放手。
  
  他说,箫凌,这世上只有我能救你。
  
  他说,箫凌,你已经有了求死之心。
  
  我不再说话。晨铭是一个智慧如海的男子,他懂得我的意思。
  
  他从怀里取出一瓶晶蓝色的药水,饮入腹中。他说,我一直在等这一天,我无愧于海棠的。
  
  我笑,你有愧与她,你对不起她,更对不起她的女儿,所以晨铭,你真该死。
  
  每一个药人,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弱点。没有人能杀死药人,因为没有人会知道他的弱点。晨铭,我不知道你的弱点,可我却太了解你。
  
  成群的布归鸟在天壁上盘旋,久久的不肯离去。
  
  晨铭,你看,一切都这样结束了。
  
  
  
  残破的木门被推开,我看到了金莲那张惨白的脸。
  
  
  我坐在长椅上,对她温雅一笑。她不知道我的手中我的手中握着那半块玉玦,用尽了毕生的力气。我在赌,赌她会不会相信我。
  
  我说,金莲,你可愿随我去江南。
  
  她说,不愿意。
  
  我看到了她眼底的怒意,只是被她可以压制了下来。我心中轻叹,金莲,你果真不信我。
  
  我说,可是晨铭已经死了。
  
  她说,你杀了他。
  
  她还是说出来了。我将那半块玉玦系在腕上, 我突然不想把它还给她了。我知道,我一直都是一个自私的人。
  
  我说,是我杀了他!可它只是一个药人,他爱的是你娘,他的眼里永远没有你。
  
  金莲,你看啊,你的爱多么的卑微啊。
  
  可是金莲,我的爱比你的爱更卑微。不!也许我已经没有爱了。
  
  我话音刚落,一柄长剑便刺入了我的胸膛。我看着晶蓝色的液体从身体里流出,汇啊汇啊,汇成了海。
  
  她说,药人,你不也是药人吗?。
  
  呵!你看我的金莲啊!她多聪明啊!她什么都知道,她什么都知道啊!可是金莲,你知道的那么多,却偏偏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啊。金莲。
  
  我抓住裸露在体外的那半截剑身。我用力的抓住它,我用力的笑啊。我说,是的,我也是药人,可我也是秋海棠的儿子。我是你的哥哥,一母同胞。金莲,我不能看着你喜欢一个药人。我知道他只能给你带来伤害,我杀了他,我不后悔。
  
  金莲,我骗了你,可它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因为从此以后,我们再不会相见。
  
  我带着锦兰 给我的锦盒,离开了西北。
  
  我知道,我再也不会听到布归鸟悲凉的破鸣了。
  
  箫凌,你必须明白,你的金莲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死去,如今的金莲,只是一个陌生人。一个陌生人,无法伤害你。
  
  
  
  我去见了那个人,那个盛气凌然,睥睨天下的人,并且把锦盒交给了他。
  
  
  我一直都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作品集阿谶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3)
92.9%
踩一下
(1)
7.1%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