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用十年思念你[箫凌篇](6)

时间:2014-08-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阿谶 点击:

  
  他说,对不起,我救不了你啊,哥。
  
  他说,哥,你那么厉害,你一定能走的,哥,你走啊,你走啊。
  
  他说,哥,我再也不和你抢金莲了。哥,金莲在等你啊。
  
  我将他推开,我说,我不走,我要报仇,为你,为金莲,也为了我自己。影,以后,金莲就拜托你了。你一定要对她好,就像你对锦兰一样。
  
  他说,哥,那我也不走。我等你报完仇,我们一起走,我们一起去找金莲,一起去江南。
  
  
  
  景昱十六岁生辰那天,我被放了出来。我看着他温雅的笑容下藏着冷漠的锐利,看着他八面玲珑应对各形各色的人物,突然感觉到他好像是一夜之间长大了,变成了一个陌生人。
  
  
  宴会上,他扬起嘴角,瞳仁里闪动着智慧如海的颜色。他说,王爷,这个生辰我想要一个特别的礼物。
  
  因为景昱,我有了一个月的自由时间。
  
  我看到北靖王带着铁青的脸色拂袖离开,心里突然有一种别样的快感。
  
  宴会结束,景昱说,哥,你去找晨铭,他能救你。我娘将毕生所学都传授给了他,他就是第二个秋海棠。哥,没有秋海棠 解不了的毒。
  
  
  
  我见到了金莲,在皇都的护城河畔。
  
  
  她的怀中抱着一把长剑,青丝飞扬。
  
  墨色的布归鸟划破了苍蓝的天壁,留下几声破鸣响彻云霄。我像她走去,我知道她已认不得我,可还是会有那么一瞬间,我希望她能扑到我的怀里,对我亲昵的唤一声,凌哥哥。
  
  我紧张的握着手中的白玉折扇,压抑住想要将她拥入怀中的冲动,我唤她一声,金莲。
  
  她看向我,如同十一年前的我看向那只孤狼的眼神,万分戒备。
  
  我突然开始不知所措。我该说些什么,她已经忘记了幼时的所有。在她的世界里,我只是一个毫不相关的人 ,甚至是敌人。
  
  我无奈的扯出一个笑容,我说,我叫箫凌,,从今日起,是你的副使。
  
  
  
  我来到了金莲苑,看到了那盛开的一池金莲。我想到了幼时,金莲说,如果有那么一天,我要你用一池金莲来作聘礼。可是如今,聘礼已下,金莲,我却不能娶你。
  
  
  我坐在金莲梳妆的铜镜前,解下了那条系在颈上的玉带,一株浴火的金莲赫然出现在我的颈上。我轻轻地触碰它,我说,金莲,他是我所爱的女子。
  
  我从铜镜里看到她站在窗前,散出浓重的漠然。
  
  我突然很想看她的脸,比这十年里的任何时候都要想念。
  
  我唤她的名字,金莲。只这一声,便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
  
  她回头,突然笑颜如花。她说,晨铭是我所爱的男子。
  
  我也开始笑,我很想对她说,可是他爱的只有你娘,只有秋海棠啊。可是我没有。我看着她推开门,走出金莲苑。我知道,她进了邻苑,去找那个叫晨铭 的药人。我突然开始怨恨,晨铭,你为什么青春不老,你为什么是药人,你为什么要去招惹金莲,你为什么要让她爱上你?
  
  我在手中握着半块玉抉,指尖泛着淡淡的青白。
  
  我说,晨铭,你真该死。
  
  风从我身边穿过,它听到了我的声音,可它带不走我对晨铭的怨恨。
  
  夜幕中我看到。晨铭将金莲拥入怀中,像拥着曾经的秋海棠。
  
  
  
  我在金莲池上的长亭弹奏着弦琴,看着金莲站在对岸握住了布归的那支长羽。这是我在十年里唯一学会的曲子——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金莲,如今的我不再是当年的凤,如今的你也不再是当年的凰。可我仍然在求你,求你能在我身边留驻,我再不敢奢求禁锢你的一生,我只要一年,只要在我最后的时光里,你能在我身边。
  
  金莲。金莲。
  
  我一遍遍的唤你的名字,我真怕以后这样唤你都是一种奢侈。
  
  
  
  简朴的马车里,我弹奏着那曲凤求凰。金莲,你就在车外,鲜衣怒马,青丝飞扬,可我不敢掀开车帘。金莲,你知道吗?我多么害怕你的瞳仁中闪烁出鄙夷,我有多想与你策马奔腾。可是金莲,现在的箫凌只是一个连驭马的力气都没有的孱弱男子,他再也不能保护你,却仍然那么自私的想让你留在他的身边。
  
  
  金莲,我希望你得以安全,所以不能为你留下祸患。
  
  金莲,我希望我能对你放手,所以一定要将自己置向不可复生的绝地。
  
  金莲,我知道你还不相信我,所以我还是掀开了车帘。
  
  我说,金莲,我要去大漠,去找一个名叫秋海棠的女子。
  
  金莲,我知道只有这样,我才能回到幼时居住的大漠,才能见到晨铭,而不是被你斩杀当场。
  
  
  
  我见到了锦兰,在前往西北的客栈里。她还是如两年前一样瘦弱,却仍旧笑颜如花。
  
  
  我听到她对金莲说,我要去江南,江南可采莲。
  
  金莲说,我要去西北,西北有渊源。
  
  西北有渊源,西北多渊源。晨铭的,秋海棠的,北靖王的,墨萝的,影的,你的,还有我的,它们像是密密麻麻的丝线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剪不断,理还乱。
  
  我去见了锦兰,她是知道我会来的,因为她会读心术。她将一个盒子给我,我打开。
  
  是北靖王府的几册账本和数封北靖王的亲笔密信。
  
  我说,我从未想过要利用你。我不知道你无时无刻都在对我使用读心术。
  
  她说,箫凌,我明白啊,可是箫凌,我是自愿的。
  
  我想她并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并不喜欢她对我用读心术,不喜欢将自己毫不隐藏的展现在一个人的面前,这让我感觉自己是赤裸的,让我没有安全感。
  
  她仍旧在对我使用读心术,她说,箫凌,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们不可能再见面了啊。
  
  她说,箫凌,你若是见到景昱,请你转告,就说锦兰在江南等他。
  
  锦兰纵身上马,扬尘而去。
  
  她说,箫凌,请你记得,有一个女子很爱你,只是她对你的爱远不如你对金莲的爱,所以她只好离开。
  
  
  
  我们在客栈留宿。我在窗下抚琴,金莲站在我的身边望着夜幕中那轮苍白的明月。
  
  
  她回头看我 ,寂静无声。
  
  我挑起一根弦,对上了她那双漆黑如墨的瞳仁。
  
  我说,金莲,你可愿随我去江南。
  
  她说,为什么去江南。
作品集阿谶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3)
92.9%
踩一下
(1)
7.1%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