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我用十年思念你[箫凌篇](3)

时间:2014-08-0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阿谶 点击:

  
  他说,孩子,门我不关了。锁链很长,你可以到院子里玩。
  
  我不感激他,因为就算门开了,我也挣不开这四条粗重的锁链,我依然没有自由。
  
  一个男孩儿走了进来,他站在笼外,惊讶地看着我。他大概和我是一样大的,只是他没我高,一双墨色的瞳仁还未经过灰尘的洗礼。
  
  和尚对他施了家臣的礼节,说,小王爷。
  
  他说,我叫景瑞,文景瑞。
  
  我拖着粗重的锁链向他走去,我叫箫凌。我站在他面前,冷笑。我将他扑倒在地,将右手的锁链裹成锤状捶向他的胸口。小王爷!他是北靖王的独子,文景瑞。
  
  挡住我的是那个老和尚,他抓住我扬起的手臂,孩子,不可。
  
  看到这一幕的,是北靖王。
  
  文景瑞安全的回到了北靖王的身边,不过很显然,他已经吓坏了。
  
  北靖王走到我的面前,捡起了我腰间的半块玉抉。我看到他的手在颤抖,很微弱,却无法让人忽视。他说,这玉玦怎么会在你这里?
  
  我的记忆冲破了时空,回到荒茫的大漠。
  
  以绵延的雪山,苍蓝的天壁为背景,金莲站在飞扬的黄沙之上,她将半块玉玦放到我的手里,笑声如铃。
  
  她说,凌哥哥,若是以后我认不得你,你就拿起这半块玉玦,我就知道你是我的凌哥哥了。
  
  她说,凌哥哥,你若是丢了,我以后会找不到你的。
  
  我疯狂了。
  
  凌哥哥,你若是丢了,我以后会找不到你的。
  
  我在他那一瞬间的失神里将他扑倒,我必须把它拿回来,拿回来!拿回来!!
  
  他用一只手便将我压在身下。他用手臂压着我的脖颈 ,那株浴火的金莲沾上了泥土,变得肮脏。他说,这玉玦怎么会在你这里?
  
  我伸出两只被锁链束缚的手,拼命地想要抓住那扬在空中的玉玦。我恨自己,箫凌,你怎么这么弱小?怎么会这么弱小?
  
  他放开了我,将玉玦扔到地上。我像是找到生命中挚爱的物品一样将它连同着周围的泥土一同抓起。手指与地上的砂石摩擦,溢出晶蓝色的液体。
  
  那一年,我九岁。
  
  我束上了雪色的发带,身着白玉般的锦衣。我身上的锁链已经褪去,身处在一个奢华的别院。我知道这是北靖王的意思,可我却不会感激他。因为这一切源于金莲给我的半块玉玦,我只是感激金莲,然后疯狂的想念她。
  
  我在颈上系了一条玉带,遮去了那株浴火的金莲。我希望这株金莲能够让她再次看见,然后扑在我的怀里,说,凌哥哥,真好看。
  
  金莲,你还活着吗?
  
  金莲。
  
  我见到了我娘,不,她不再是我娘,我应该称她为墨萝或是杀手山庄的庄主。
  
  她说,金莲在杀手山庄,她过得很好。她已经不记得你了,她失去了所有的记忆。那日你给他们送的糕点里的毒并不致命,只是让他们失忆而已,这样就足够了。
  
  我走近她,这样很好,很感激你来告诉我这个消息。我从袖中甩出两根飞针,刺向她。
  
  她能躲开的,可她却没有动,接下了这两根并不致命的飞针。
  
  我说,墨萝,我恨你 。
  
  
  
  再一次见到文景瑞,是在北靖王府的后花园。我在那里练剑,剑术并不花哨,直接而致命。我记得当初在大漠时,晨铭练的就是这种剑法。
  
  
  我收起剑,将它放在背后,看着他向我走过来。他的身边还有另一个男孩,离得很远我就能看到他颈上的一抹嫣红。
  
  我挥起剑,指向他。
  
  我对影虽有愧疚,但只要牵扯到金莲的事,我就毫不退让。
  
  文景瑞拉着他的手说,这是箫凌,是我弟弟。然后转头对我说,这是景昱,梁景昱。
  
  我说,决斗。
  
  影说,我不练剑。
  
  我放下剑,那就不用剑。
  
  他变得更弱了,我将他摁在地上,一拳一拳的打在他的脸上。我抓着他的脖颈,想要将那株金莲毁灭。他仍旧只是哭,和当初在大漠时一样。
  
  拦住我的仍旧是那个老和尚。他说,小公子,不可!这位是相国家的公子。
  
  我手一扬,挣散了他颈上的那串佛珠,说,出家人莫管红尘事,你不知道吗?方丈师父!
  
  我还是放开了影,提着剑离开了。我从没有想要伤害他的意思,只是不想他的颈上也有一株浴火金莲。
  
  我说,梁景昱,若是下次见你时,你颈上还有这株莲花,我就杀了你。
  
  我在杀手山庄北角的苑子里修了一个硕大的金莲池,取名为金莲苑。
  
  金莲苑的别苑里住着那个名叫晨铭的药人。他不记得我是谁,也不记得他是谁。他只是身着墨玉般的锦衣仰望着西北方苍蓝的天壁。
  
  他说,西北,西北。
作品集阿谶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3)
92.9%
踩一下
(1)
7.1%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