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中秋团圆节的夜晚

时间:2014-05-16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林健心韵 点击:
       中秋节那天下午,新苑小区三个漂亮蘑菇造型的凉亭下,七八个老人围坐在几个水泥预制的圆桌旁,几个饶有兴致的在东家长西家短的拉着闲话,也有的在用手支撑着脑袋打着瞌睡。当夕阳在楼房的身后倾泻下一片长长的阴影时,年已八十六岁的老人胡亚渠把手中的拐棍用劲在地上捣了几下,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
      “老姐,你又要回去呐。”比她小三岁的苏老太太抬头看着胡亚渠说道。
     “不早了,该回去做饭了。今天过中秋节,媳妇下班还要去医院给俺儿子送饭呢。”胡亚渠老人回这话时脸上很平静,似乎她的行为是很自然的事,就像早上要起床,夜晚该睡觉一样平常。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和神情各异的眼神中,胡亚渠老人拄着拐棍一颠一颤的走了。胡亚渠的离去,随之成了大家集中聊的话题。他们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到底怎么了,还指靠这么大年龄的老人给家里干活,真是蛇蝎心肠,狼心狗肺,把已进入有今天没明天的老人当佣人、丫鬟使唤。苏老太太望着胡亚渠的背影,环顾左右身边的人,嘟囔着说:“看她媳妇平时的模样,挺乖巧的一个人。我咋看都不像是那样的人啊,我就不信她家媳妇不老。唉,真是世道变了,放在过去谁敢。俺过去当媳妇,那顿不是按点把饭做好了,婆婆吃一碗俺给端一碗。现在倒好了,孙子成了小祖宗,媳妇成了大当家,是惹不起的姑奶奶。世道变了哟。”苏老太太的话,引来一片附和声。
      胡亚渠到家,拄着拐棍进了厨房,小心翼翼的打开炉灶开始淘米煮稀饭。晚饭也简单,饭菜刚从灶上端下来,媳妇蓝影就提着过节的月饼回来了。进了屋,蓝影知道婆婆肯定在厨房,一边向厨房走一边大声说:“妈,我买了月饼,莲蓉馅的,还是酥皮呢,你先尝一块。”
      闻声,胡亚渠从厨房一颠一颤的出来,到了餐厅,看到蓝影买回的月饼,眼睛喜的眯成了一条缝,嘴上却说“你买它干啥?不吃月饼还过不去节了。现在的月饼不是让人吃的,是让人看包装的。哪像我小时候吃的月饼,又酥又香。嗨,饭做好了,你快吃了,吃了早点去给立冬送饭,记着把月饼给带上两块,这孩子打小就爱吃月饼。”
     “哎,好的。”蓝影应声道,“你歇着吧。知道你心疼儿子?他还是我老公呢。”蓝影嬉笑着朝厨房走去。
      蓝影吃过饭,夜幕已经把城市罩得严严实实了。蓝影从厨房微波炉盖上取下饭盒,这是为给丈夫立冬送饭专门买的三层铝合金保温饭盒。立冬住院两年多了,蓝影与婆婆商量好,每天早、中午立冬在医院灶上吃,下午下班就用这个饭盒给立冬送饭,顺便去照顾一下立冬。蓝影临出门对婆婆说,:“今天中秋节,孩子们晚上要回来陪你团圆。你就不要出去串门了,顺便把水果拿出来洗一洗,在家等着他们,别让孩子回来进不了门。”
     “走吧,走吧。别让立冬在医院等的着急。”
     “好了,真是一拃没有四指近,谁偏谁看得出来。我去了。”蓝影假装嗔怒着,随手关了房门。
出了家门,蓝影习惯的回望一眼,单元的防盗门静静的关闭着,挑檐的吸顶灯发出惨白的光泽。头顶一轮明月悠闲的漫游在云层里,像在一帘清幽的薄纱后面欲露还羞。蓝影‘唉’了一声,步子显得沉重起来。她拐过楼头,左边的道路通小区大门,右边是向小区深处的路。蓝影站着愣了一下神,便径自朝右边慢慢走去。走过几栋楼房,前面是一座八角形的凉亭,一条石子路直接从凉亭的中央穿过,马悦抬起有些僵硬的腿迈进凉亭。人们都回家过节了,平时很热闹的凉亭里面此刻没有一个人。凉亭下面围着柱子是一圈木制条椅,凉亭中间摆放一张水泥预制的圆桌面,四把腰鼓形的水泥坐墩围在圆桌一周。蓝影进了凉亭,把饭盒放在桌子上,顺势在石墩上坐下。
       蓝影环顾四周,这是这座城市比较大的小区了,这里的住户大部分和她家一样是因为旧城改造拆迁安置过来的。小区八十多栋楼房大部分是六、七层高的建筑,只有零星几栋高层。此刻,蓝影望着周围楼房充斥着橙色的、银色的晶莹灯光,弥漫着一片宁静、祥和、温馨的氛围,她感到了生命顽强的活力和美好生活的诱惑。蓝影知道每个窗户后面都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都存在一个永远述说不完的生活话题。她想今天是中秋节,是天上地下团圆的日子,窗户后面的一家人,或许正在享受着人间的天伦之乐。可她呢,想到这里,蓝影心中感到一阵无法抑制的悲哀。她的丈夫立冬早在两年前就在医院去世了,那一刻,她感到她的天塌了。痛苦之余,她想的了婆婆。婆婆的身体原本就很不好,她担心婆婆承受不了老年失子的巨大悲痛,在与立冬的两个妹妹商量后,决定向婆婆隐瞒立冬去世的事实。两年多来,为了让婆婆相信立冬还在住院治疗,蓝影强压着自己的悲痛,每天还要装作去医院为立冬送饭。她想,婆婆年纪大了,不能让寒冷的冰雪覆盖了老人的心,让悲痛摧残了老人的身体,对老人能瞒一天是一天。可是每次提起饭盒她就会想起立冬,就像拿一把刀在她的心上剜,每天她的心都会疼一次,流一次血。她不愿意这样被折磨,可是为了婆婆的身体,她不得不坚持着。
       蓝影打开饭盒,把装着月饼、饭菜的盒子分摆在石桌上。自言自语的说:“立冬,过节了,我没有地方去啊。。。。。。”一句话没说完,蓝影哭了,用手背抹了抹眼睛。“孩子大了,有他们自己的事,我来陪你过节吧。你说过我们永不分离的,你说话不算数,为啥留我自己在这里作难。吃块月饼吧,我知道你爱吃。”蓝影哽咽的说不下去了,泪水不听话的直朝外涌,像两条小溪顺着脸颊慢慢的淌着。
      “孩子,真难为你了。”突然身后一句话,把正陷入悲伤中的蓝影吓了一跳。她回头一看,是一位与婆婆年纪相似的慈祥老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的身后了。“我姓苏,与你婆婆常在一起说话,我们是老姊妹了。我认识你,常听你婆婆提起你。你家男人不在,你婆婆不知道啊?”苏老太太一脸的惊讶。
      蓝影把事情原委向苏老太太讲了,末了,千嘱咐万叮咛的说别让她婆婆知道了,她想让婆婆多活几年。
      苏老太太在蓝影的对面坐下,说:“你对你婆婆这么好,替她想的挺周全,可白天大家还在议论,你这么孝顺的人,怎么把老人当佣人使唤呢?”
      “噢,你是说让婆婆干家务的事吧。”蓝影问道,苏老太太点了点头。蓝影这才告诉她,三年前,丈夫前脚刚得病住院,婆婆后脚就因为跌倒得了创伤性滑膜炎,关节僵硬疼痛难忍,年纪大的人,恢复的慢,加之立冬住院,婆婆整天躺在床上唉声叹气。埋怨自己拖累了他们,给他们添麻烦了,还不如死了算了。蓝影为了不使婆婆感到自己是家里的包袱,便让婆婆帮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果然,婆婆开始帮家里做事后,心情好多了。觉得自己在这个家里还有用,还是个离不开的人,再不说死了活了的话了。可喜的是,婆婆只从做家务后,身体还比过去好了。
      听到这里,苏老太太惊愕了,她直直的盯着蓝影,眼睛也潮湿了,半天说不出话来。百善孝为先,给老人做她喜欢吃的是孝顺,常回家看看老人是孝顺,但像蓝影这样让老人干家务活不也是一种孝顺吗?而且,她这种孝顺更可贵,因为它却需要付出更大的勇气,要能承担别人的误解甚至能淹死人的吐沫星。
苏老太太站起来,拉着蓝影说:“走,孩子,到我家去和你的男人一起过中秋节。”
 
作品集林健心韵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林健心韵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4-04-28 15:04 最后登录:2018-05-15 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