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只因你太美

时间:2012-11-20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南极冰雪9966 点击:

一年的清明后,研究生陈浩,正式考进一个市的宣传文化部门工作。这一年,他22岁,年富力强,阳光英俊。两年下来,他踏实工作,成绩不俗,深得领导赏识。

正当他卯足劲,工作再上层楼的时候,父母开始为他张罗婚事,四处妙龄女孩儿,见了不少。其中不乏沉鱼落雁的绝色女子,可他就是不“过电”。父母问他多次,他老是捂着盖子。       

其实,他已有心仪的人,这女孩儿叫林姗姗,是他主管领导的女儿。

 

他是上班后第二年认识她的,那时,姗姗读大三。

暑假里的一天早上,科长领来一个女孩儿,说是来部里学习锻炼,要大家多关照,特别对陈浩说:“你业务熟,多带带姗姗。”

 “好的,没问题,互相学习,共同进步”,陈浩笑着向科长保证。

女孩儿嫣然一笑,一颗小虎牙,一个浅浅的酒窝儿,阳光四溢,可爱十分。又见她长发批肩,瓜子面,唇不点而红,眉不描而秀,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西子湖般的清澈。身材高挑,曲线明显,凹凸有致,一袭汉乐府诗《陌上桑》里秦罗敷一样的“襦裙套装”,半袖,对襟,长至腰间,裙子直垂脚面,下翠上白,宛如荷塘月色里的一枝出水芙蓉,清新欲滴,温婉而又纯净。

窗外的风吹过来,她轻烟般的捋了一下有点散乱的发帘,冲着陈浩抿嘴一笑,欲说又止。

“好面善啊!”陈浩暗想。 

 

     

姗姗和陈浩对面办公,一开始接接电话,打打字。后来就练习起草报告、请示等文稿。她极其冰雪聪颖,陈浩教她就像捅窗户纸,一点即透。她干得很顺手,进步很快,一个月下来,她弄的材料有板有眼,他基本不再“动手术”就直接呈领导阅示了。

期间,接待媒体记者、文化节大型节目演出、名人书画展、大型纪录片拍摄啥的,陈浩都带姗姗一块儿去,她因此认识了很多宣传文化圈的朋友,拓宽了知识面,也锻炼了交际能力。

一天晚上,他俩和几个朋友吃饭后,到一家KTV唱歌。趁着酒兴,对着美女,一帮哥们儿抖擞精神,轮番“开屏”,鬼哭的、狼嚎的、沙哑的……,你方唱罢我登场,很是热闹。

姗姗斜靠沙发一角,很是沉静。千呼万唤始出来,但见她徐徐起身,轻步上前,婷婷一立,朱唇轻启,婉转歌喉,一曲《伊人红妆》唱得大家目瞪口呆!接着她叫上陈浩与她合唱那首经典的射雕英雄传片头曲——《铁血丹心》  依稀往梦似曾见
心内波澜现

抛开世事断仇怨
相伴到天边
逐草四方沙漠苍茫(女)冷风吹天苍苍……。

直把陈浩那些哥们儿嫉妒的眼红!羡慕的要死!

在她的熏染下,陈浩没事就卷起一本杂志当麦克风, 操练那些《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大约在冬季》等几首他喜欢的歌,姗姗当指挥,打着拍子合着他唱,不时地指出毛病,立时改正。他俩的一唱一和,引得临科室的书剑、大勇等“好事分子”都跑过来凑热闹,瞎掺和。

姗姗在文学、琴棋书画等方面也颇有造诣。陈浩偶尔跟她谈起《红楼梦》里《林潇湘魁夺菊花诗  薛蘅芜讽和螃蟹咏》那回,其中精彩片段,她几乎能背讲。说起《牡丹亭》,她就跟陈浩讨论“原来是姹紫嫣红开遍”、“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这些唱词是如何唱出“女性觉醒”的。

工作之余,陈浩和她下棋,她一定事先说好谁也不让谁,都要尽力下。可是往往一到生死攸关处,她一落子,陈浩便心惊肉跳,全力抵挡。常常是一盘棋战得跌宕起伏,酣畅淋漓,原来姗姗是大学里很有名的棋手,国际象棋、围棋都下得想当不错。

此外,姗姗还有演讲、舞蹈,弹钢琴、演话剧等特长,是个外表沉静淡雅,内心却很丰富活跃的一个女孩儿。

为此,在陈浩心目中她是美女是才女还是智慧女神的化身!

慢慢的,姗姗成为陈浩的精神支柱,一时不见,便恍恍惚惚,魂不守舍,满脑子都是她的影子,她的一颦、一笑,一举手、一投足……无不令他着魔。

姗姗在这儿过得很充实也很开心,或许是因为陈浩,她渐渐的喜欢上了这儿的一切。

每当夜深人静,月亮爬上窗户的时候,她总会想起莫名其妙的想起他来。他是那么的沉稳精干、善解人意,还帅帅的,还闷骚,想到这儿,她很不好意思的一阵阵的脸红心跳。这跟大学里成天追在她屁股后面,高唱《大花轿》的那些男生们是很不同的,她觉得他们很搞笑很顽皮。唯有那个在情人节捧给她一大束玫瑰花,并向她下跪的那个男生,曾令她一泓秋水泛起过丝丝涟漪,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男生已慢慢的被陈浩完全的覆盖了。

 

  

女孩子喜欢花,姗姗也不列外,她买来两盆,一盆茉莉,一盆红黄绿三色仙人球,放在办公室窗台上,养眼怡心。此时茉莉花开,淡淡的清香弥散开来,惹得临科室的大勇、志新等单身小伙儿常过来串游,名为看花,实为一睹美女为快。他们在这儿搜肠刮肚的一通海侃,什么那个明星移情别恋了、谁谁嫁入了豪门……乱弹一气。姗姗脾气好,伸着耳朵倾听,从不发表意见,只咯咯地笑个不停。开始陈浩并不在意,后来暗里有点发酸,但他不好意思撵一帮哥们儿走,因为都没错,只因花太美。

最让陈浩难以容忍的事还是发生了。

陈浩的铁杆儿弟兄大勇看上了姗姗,大勇小陈浩一岁,在部办公室工作,高大帅气有才,做事雷厉风行,魄力十足,是部里着重培养的年轻干部。

这是个看准了就上,十头牛都拉不回头的主儿。大勇公然开始约姗姗看电影吃饭,且攻势不减,大有誓死拿下,独占花魁的势头,但每次姗姗都看着陈浩的眼睛笑着婉拒。 

连连碰得一鼻子灰的大勇还是不死心,盘算几次后,终于使出了阴招。

一天傍晚,细雨如丝,姗姗打着小花伞,踏着闪烁的霓虹灯影下班回家,途径一家梦幻网吧时,两个醉醺醺的青年拦住她,非要她陪着去唱歌,一个人夺包,一个人拽着就走,姗姗很无助,急的哭起来。这时,大勇蹬着自行车赶过来,把车子一扔,上去就是一阵拳打脚踢,大勇个大力强,几下就打趴了那俩,并让他们爬起来当面向姗姗道歉,点头哈腰的大声叫了好多遍姑奶奶才罢休。而后,大勇趁虚而入,趁热打铁,请姗姗吃饭压惊,姗姗没有拒绝,陪他去牛魔王美食城吃牛扒。

这一回,大勇着实给了姗姗英雄安全实在的好感,同时她又有点矛盾,有点烦恼,人生到底充满多少变数?”她也弄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接过大勇倒的啤酒,连着对干了几杯,然后竟迷迷糊糊地跟大勇划起拳来,谁输了就一气干掉,还吊顶,滴一滴罚三杯。一会儿他俩又改玩儿老虎、杠子、虫、鸡,拿着筷子直敲得餐桌上的酒杯叮当脆响,两人越喝越起劲,直喝的醉眼迷离,酒店打烊才离开。这晚,大勇是一步一步扶着姗姗回去的,到家后,姗姗的父母没多说什么,只说年轻人吃吃饭、喝点酒没啥,但别多喝,对身体不好,外面有时候很乱,别太晚回家。

“喝,我愿意喝,今晚要不是勇哥,你女儿说不定回不来了,”姗姗对父母说。

姗姗父母以为是醉话,没理她。 送大勇出了门,就回房睡下。

纸里终究包不住火,事过才两天,大勇就露了马脚,现了原形。原来姗姗的表哥跟其中一个拦姗姗的是中学同学,两人一次吃饭时,这个同学当趣事抖搂了出来,表哥立马打电话告诉了姗姗真相。

姗姗没有怪罪大勇,只是觉得他的手段有些欠妥。从此,姗姗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陈浩知道真想后,心里很难受,但他也拿这个霸王没办法。

“我岂能输给这个暗地下手的小子!“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从来都是好女百家求,你有啥权利不让人家追求?这年头能逮住老鼠就是好猫!凭的就是本事,尤其在追女孩上,哪有什么法律法规的限制!”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轰隆隆,咔嚓一声响雷,震得窗户乱颤,雨点砰砰啪啪的击打着窗户。从来不抽烟的陈浩掏出烟,一根接一根的猛抽起来,一明一暗的火星传递着诉不尽的情愫。

到了单位,办公室了没有了歌声,也没有了欢声笑语,出奇的静。姗姗时不时的望着窗外的那棵老藤树独自发呆,陈浩是一张报纸对着姗姗看了又看。

大勇这几天也没见着,是心虚还是自责,谁也猜不准,此时,他们都需要一个独自的空间来思考人生。

一天,姗姗借口嗓子疼请了一星期假,背着行囊一人去了青岛金海岸看海,她是为了忘却,也需要一段时间来思考和疗伤。

好几天不见姗姗,陈浩丢了魂魄似的,整天的无精打采,“为伊销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每当门一响,他都以为是姗姗回来了,但依然是“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办公楼!

假期要结束了,姗姗就要回学校了,临走那天,她把手头的活儿都弄好,搞好交接。

桌子擦得一尘不染,报纸码得整整齐齐,地板墩得如玻璃般明净。

“陈哥,还有什么事吗?明儿我就回学校了”。

“没事,毕业后上哪儿?”

“我也说不准,我想去的地儿,不一定能去成,但我不想离开这个城市,因为我打小就恋家,最好就在这里工作,听天由命吧!”

“嗯,我曾经也是,你走了,我真缺手。”

“再叫我爸给你找一个呗”。

“呵呵,那能一样吗?还是省了吧。”

“好心当成驴肝肺”,她狡黠一笑。

“窗台上的花,记着替我浇水哦,渴死了,小心我给你算账,最好再给它施点肥,香油酱,豆饼啥的。”   

“嗯,放心,我当它心肝养护,等到那一天,送你当嫁妆。”

“这不算。”

“那送你啥?我一非官二代,二非富二代,没钱没势,穷小子一个,干脆把我陪送给你得了”,说完,他的脸立马发起烧来!

“才不呢,你去当铺把你当了,把钱给我随礼就OK   啦。”

呵呵呵,两人相视一笑,而又泪眼盈盈。

 

 

一年后,姗姗毕业了,去了市电视台新闻编辑部,实习锻炼。陈浩为了见她,每逢星期六晚上,陈浩常带些巧克力、糖果啥的,请一个同事作掩护去上司家里玩儿,上司很和善而且很幽默,常给他们讲笑话,惹得大家大笑,姗姗也拿出很多好吃的东西,看着电视一起分享。

有时她的表兄弟姐妹也过来玩儿,陈浩他们就陪着玩扑克,很快彼此都混得很熟。遇到上司家里有活啥的,陈浩都抢着干,姗姗也乐得打下手。

有一次,陈浩疏通下水道,姗姗给他打手电筒,下水道通了,陈浩也弄了个大花脸,一身的脏兮兮,臭烘烘,但他心里贼幸福!陈浩想要想抱得美人归,那么美人身边的人都要投其所好,打通关系,才有望如愿以偿。

一天星期日的下午,上司要去放风筝,姗姗打电话约陈浩过来,风筝是她和她爸爸糊的八角,很大的一个。放飞的时候,姗姗举着,陈浩拿着线轱辘,她爸爸帮我放线,陈浩逆着风跑,姗姗举着风筝,高兴的孩子似的撒丫子跟着飞奔,风筝飞起来了,她似乎自己也跟着飞起来。

风筝俞飞俞高,线愈绷愈紧,忽然,碰的一声,线断了,风筝晃晃悠悠的远去,陈浩脱掉皮鞋光着脚丫子就撵,风很劲,越追越远,夜幕慢慢降临,最后也不知去落哪儿了。无奈,他们拿着线轱辘回家了,上司依旧兴致不减,说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放风筝不是放风筝,放飞的是一种心情,一种对生活的态度,风筝想去哪儿,就让它去呗,万物自有归处”。陈浩倒是很失落,很纠结,晚上一起吃晚饭时,还在想风筝断线的事。

 

 

很快又一年过去了,他和姗姗很合得来。这时候,家里一再催促婚姻,陈浩很烦,他不是不想跟父母说明白,只是她才20岁,比自己小很多,还不够结婚年龄,自己能等得到吗?

陈浩心里很矛盾, 按现在的话说姗姗是白富美,官二代,尤其有显赫的政治背景。而陈浩是要钱没钱,要房没房,凭啥?单凭一腔热情!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痴心妄想”!他也曾多次拷问自己。可是他已陷得很深,不能自拔,他决定赌一把,怎能错失眼前的这份真爱!

一天,他让一个好友捎给她几本书,一本报告文学优秀选集,一本泰戈尔诗集,一盘理查德克莱德曼钢琴曲磁带,其中一本书里夹了一封情书,他向珊珊表白了心意。

夜里,电话突然响起来,他一接果然是姗姗,“哥,信我看了,我很感动,但我还小,你比我大,你又到了结婚年龄,你能等吗?”

“我愿意等你,不管等到什么时候。”

“你再考虑考虑,我也再想想,好吗?我觉得来得太快,也不知道怎么给爸妈说。”

这样过了些日子,彼此都没联系也没通话,一天她打过来。

“你咋也不想着给我打个电话?我的心都给你弄乱了!工作生活也乱了,我不知如何面对眼前的一切。”说着说着便“梨花一枝春带雨”,嘤嘤的哭起来。陈浩连哄带劝安慰了一大通,她终于破涕为笑。姗姗让她过去吃饭,说她爸妈不在,出远门了,陈浩过去了,她已做好饭,大米蒸饭,西红柿炒鸡蛋,很简单,但是两人吃得津津有味。

天有不测风云,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一天晚上,大勇喝醉了,一倒一歪的闯进陈浩的宿舍,说他看得出来姗姗因为陈浩才不跟他好,现在就来个了断,并掏出两把水果刀扔在桌子上,说什么“既生瑜何生亮”,天底下就一个姗姗,今儿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陈浩一看势头不对,趁他不注意,一把上去,抱住他放倒在床上,并说道:“你小子又胡闹是不是?今儿我不是怕你,君子不乘人之危,今儿你喝高了,我不跟你不斗,等明儿你醒了再拼也不迟”。

他一直摁着他睡下,然后弄来宽胶带将大勇的手脚牢牢绑在床上,以防他再起来胡闹。他一直坐到天蒙蒙亮,才将胶带与床割开,然后收起刀默默离开了宿舍。

也不知道啥时候他起来走的,陈浩再回来时候,发现枕头边落下一封信,上面有泪痕,一看才知道那是大勇交代的后事!

后来,他见了大勇说:“你小子不公平,你上来就要拼,我那有你准备那么充分啊!还好我没跟你拼刀子,若是我被刺死,我还缺少这个玩意儿呢!一边说笑着,一边将这个不祥物件归还原主。

“加油哥们儿,谁先退出谁就是狗熊!”陈浩坚定的说。

“好,我是不会输给你的!”哥们儿。

说完,两只手紧紧的握了一下!就各自离去。

他们挑明要公开竞争,不为别的,只因她太美!为了心目中的最美,看谁坚持到底,笑到最后。

 

 

大勇呢,也不知道动了哪根筋,竟然请了有头有脸的人物去姗姗父母那儿求亲了,这个人不一般,是大勇的老舅,退休赋闲在家,是原市委副书记,也曾是姗姗父亲的直接领导,姗姗父亲是他一手培养提拔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陈浩知道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急忙找到他高中的老师,倾吐心声,请其亲自出马为他求亲,陈浩是他的得意门生,他的这个老师是姗姗的母亲的亲表哥,老师终于出山为他撮合好事。

碍于两边的面子,一时弄得姗姗父母无计可施,很是头疼。

这样过了些日子,一天午后,姗姗突然打来电话,说她要去美国读博士,以便回来后更好的就业,并且她爸爸已办好了手续,明天就走,三年后才能回来。

“这究竟是为什么?是因为大勇还是因为我?”

陈浩一时茫然无措。

“去吧,好好学!”话刚出口,便无语凝噎!随后电话在万箭穿心的无声中挂断。这时,陈浩流泪了!窗台上的茉莉花也已流泪了!

 

 

姗姗远渡重洋后,陈浩痛苦万分,天各一方,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数不尽的寂寞相思任凭雨打风吹去。

这时候,陈浩的母亲因为操劳过度,突发脑血栓住进了医院,说话已经口齿不清,且腿脚不便。这对陈浩又是一次很致命的打击,他直到伺候母亲能生活自理,才上班。

此后。陈浩变得百分百的顺从父母,他怕母亲再有什么闪失!所以他顺着父母的心意,很认真的见了几个姑娘,最后确定下来和自己同学的妹妹谈上了恋爱,并于当年一个雪花纷飞的时节结了婚,他没通知姗姗,但异国他乡的她第一时间就知道了,因为是她爸爸,他的顶头上司为他主持的婚礼。

经历了一番感情的折磨后,陈浩冷静了许多,就像人们说得那样:“结了婚,就成了大人”,后面将有更多的责任和义务需要你的肩膀来扛,所以很多时候要跳出感情的漩涡看世界。

正如歌手阿木歌中唱道: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为爱放弃天长地久

我们相守若让你付出所有

让真爱带我走

为爱结束天长地久

我的离去若让你拥有所有

让真爱带我走说分手

为了你失去你

狠心扮演伤害你

为了你离开你

永远不分的离去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爱她就给她一个更高更广更适合她的天地,任她自由飞翔。

此时,陈浩想到佛说过:“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世的擦肩而过,那么,我的前世是积攒了多少次的回眸啊,才换得与你相识相知?”   

第二年姗姗回国了,也很快结婚了,陈浩去了,新郎是那个曾经给要跟他动刀子的大勇,他坚持到底,他笑到了最后。

当时,陈浩不知道姗姗爱大勇有多少,但陈浩知道姗姗在大勇心里和在他心里都是一样的,永远都是女神!他会疼她呵护她一辈子的。

就为这一点,陈浩默默送上他最美好的祝福!

看到依偎在他怀里的新娘子,过来给大家伙一一敬酒,他心里滋味万千!这就是他曾经的最爱!

是喜、是悲……?

但是年轻哪有错误?错也要错的美丽动人!不管结果如何,那曾经的等待何尝不是一种永不褪色的人生最美画卷!而能拥有她一刻完整的凝眸,即便错失整个花季,他也欣然坠落,腐化为泥。

一转眼,十多年匆匆而过,而且如今他们都已为人父母,每当风起的日子总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昨日的旧梦。于是禁不住问一句“你在他乡还好吗?”两个人由相识到相爱,“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最后却因为一个没再坚持的等待而分手,时隔多年,发现其实自己一生最爱的还是当初的那个人,于是重新回头,却发现物是人非事事休。两人相见不如怀念,不由心生感叹:“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若有一天再相逢,陈浩想对姗姗说一句:“今生能认识你,我无怨无悔,不为别的,只因你太美”!

 

 

 

    

作品集南极冰雪9966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8)
88.9%
踩一下
(1)
11.1%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南极冰雪9966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11-20 18:11 最后登录:2012-11-20 18: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