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小梦来

时间:2012-10-15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令可人 点击:
  题记:人家说,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我偏偏对陌生人说,我爱你。

 
  无奈生活,烦闷,想法设法度过……
  我想到了网络,聊天,目前多少人痴迷。我也上了线,把心里话吐给陌生人,连续几天,和一个叫“花的名词”打得火热。
  一天下午放学,刚上线,对方发过来。
  “弟,来了”“恩”“刚放学”“对”“今天听课怎样?”“还行,对了,听说你刚生完孩子”“嗯,一个健康的小宝宝”“恭喜你”“谢谢”“知道么我可喜欢小孩子了”“奥,是么?”“对啊”“恩”“什么时候让我见见那小可爱”“行啊 ,过些时间”“恩”“再联系”“你不怕我骗你”“不会 我的直觉告诉我不会”
  花开花落,时间流转。等到了她。约好地方见面
  茶馆:一个很安静的地方
  她早到了,不知人长啥模样,但抱孩子的或许是。我凑过去,坐下。问她是在等人么,是的,就是她,没有预想中的尴尬,只有一种祥和,静静地。她为我斟了一杯茶。顿时,清新的香气,扑向我,很舒服。看她,秀发披在肩上,眉目之间透着清秀,白色套装衬出美好气质。
  “江姐,我是刑空,刑天的弟弟”她微微一笑“恩”“你到的真早”“我也是刚来一会儿”我望她怀中婴儿,小小的,粉润的笑脸胖胖的小手小脚,呼呼正睡。“睡着了是么”“对 ,玩累了”“这么小就学会淘了,再大点,可就不消停了”“呵呵,你小子,学大人说话那样子可和他差不多”“看来我又年轻了”“耍贫嘴”“你这次来玩几天”“三五天吧”“奥,找到住的地了么?”“没呢,刚来就在这等你”“要不,怎么你就先住我那,明天我放假,陪你转转”“那怎么行?”“只要你不介意就行,这茶真香“我自顾自得品了一口。她迟疑了一下,便点头答应。
  我在外地上学,离家又远,不愿住校,就在外边租了一间房,勉强过得去,最重要的是自由。我领她过去 一间破旧小楼。我住在三层,就是顶层了。
  开门,“这就是我住的地儿”
  “恩,和我想的差不多,比较乱”其实我还是比较爱干净的。床收拾得干净,被褥整齐,就是沙发上有一堆脏衣服,我也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好了,把孩子放我床上吧,让他睡会”那小家伙还在睡,根本不知道了来到了一陌生环境。
  “你不去上学啊”“啊,几点了?”“两点”“完了,又迟到了”我扭头往外跑,刚到门口,又扭过头来 “对了,我五点就回来,你累了,就歇一会儿,渴了,厨房了还有一点喝的。我先走了 ”
  终于放学了,今天的时间过得真慢,平常他讲的没这么多啊。我飞快跑回家,打开门,那小孩童已经醒了,江姐抱着他,哄他玩,时不时听到孩子“啊--哈哈”
  “回来了,快过来。”“他醒了”“这孩子太淘了”我逗着他玩,碰碰他的小手。“呵呵,太好玩了”
  我倒了杯水喝,我抬头望着,沙发上的脏衣服没了,在窗户那边晒着。“谢谢,帮我把衣服洗了”“没事儿,我要不洗这连坐的地儿都没有”我尴尬笑笑,“我太懒了,加上时间也少,知道么,有时我连晚饭都顾不上吃”“奥,来抱抱这可爱的小淘气”她把孩子递给我,我感觉怎么抱,怎么不合适,我望着她嘿嘿傻笑一下,“还是你来抱吧!我一会再摔了他,你会心疼的。” “你敢”“ 对了,他叫什么”“梦来”“梦来?”“对”“有什么寓意么,不会是在梦中来到我家吧”“找打是吧”我闪了。
半夜
     “啊啊啊” (注婴儿的哭声别想歪了)婴儿的哭声吵醒了我,“乖,别哭了”她轻轻拍着他。
  我用力把眼皮挤开,走过去,“怎么了”“半夜醒了”“不会是饿了吧?”“ 我刚喂了他奶喝,你去睡吧,他一会就睡的”“奥”我掉头倒在沙发上,继续睡眠。我不知道的是,这小孩竟然又玩了两个小时。唉,我快困死了。
  第二天,自然醒。我揉揉眼睛,坐起身来。
  “醒了”“恩,几点了”“十一点半”“阿,这么晚了”我拍拍脑门,“太困了,睡过头了”“没事儿,去洗把脸吧,午饭我做好了。”“嗯”望了一眼那小梦来,他自己正玩呢。我过去逗逗他,他还笑呢,我看着他就想起我小时候是不是比他还可爱。
  “喂,别逗他了,快去洗脸啊”
  “奥”我碰碰他那小手,“好了,不跟你玩了。要不,你妈该生气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洗完脸,走到饭桌旁。
  “厨艺不错呀”“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唉!小梦来,你妈可真不禁夸。”“少来了,吃饭啦!”
  她坐过来。“尝尝”“恩”我吃了一口,停下来,愣愣望着。“怎么了?” 我眨眨眼,“我找到家的感觉了,是么?那多吃点”“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家了,经常是一个人胡乱吃点什么,所以”我勉强笑笑,“让你笑话了”
 “呵呵,这有什么,我也是一个人过来的,不过现在有了他,才有些牵挂”眼睛望望小梦来,“算了,不说这个,我多陪你几天不就行了”“随你”“问你一问题”“嗯?”“ 人家都恋爱了,你怎么不找一个?”“缘分未到”“缘分么?哈哈”“你笑什么”“你信缘,算了,快吃吧,菜都凉了。下午去转转,放松一下”
  吃完饭,去外面转啊转啊,个中辛苦便不多罗嗦了。不过中途见到几个同学,他们见我就傻笑。 
  “哎呀,累死了,陪女人逛街很累哎”“小子,以后你陪弟妹呢?”“那得另算”“你知道么?女人最不喜欢你们的这种抱怨,尤其是我”
  我苦笑一下,“你先歇歇,我去烧水,一会儿你先去洗个澡,解解乏”“会关心人了?”“你要照顾宝宝啊!那活我可干不来”“ 随你了”
  三天后,事情发生些变化
  “哎”“嗯?”“明天我要走了”“明天么?”“嗯”“这么快”她无语。我开始喜欢和她聊天,喜欢和她在一起。“不能再多留几天么”“嗯?”“我是说,你要离开了,我有些不舍。”“不舍?”“对,这个小屋已经很久没有家的气氛了,恐怕以后不会有了。”“为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可我不是你的沧海”沉默有些可怕,我开始讨厌沉默。“明天几点走,我去送你”“那明天你不上课么”“一会我去请假”“别,别送了”“再说吧”
  我望着她忙碌的身影,这个突然闯进我生活的女人,要走了我心中似乎空了些什么,想抓却看不见,多无奈。
  “喂”“嗯”“我能抱你一下么?”她停下来,愣在那里。不等她回答,将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抱住。那一刻,就好想拥抱了全世界。她的身体略有挣扎,见挣不脱,便静静靠在我的肩上。四目相对,爱情的种子已在二人心中发芽。就这样静静地享受。
  一声啼哭,惊醒梦中人。慌忙分开,她赶忙过去哄宝宝。我心中暗骂“这小破孩”
  “姐,我去上学了”说完便跑了出去,一会又破门而入,说:“等我啊”又跑了,没看见的是,江月的眼睛湿润了,喃喃道: 傻子,姐可以接受你,也可以不离开。可你想过以后么。
  我到学校,又是将近上课,匆匆到座位上。刚坐好感觉有许多道异样的目光在盯着我,头一转,几乎每一个人都在盯着我。从他们眼中读出很多,算了,专心听课了。不过这一节课可真惊心动魄,短短四十分钟被人盯了不下上百次。
  下课了,一哥儿们窜将过来,“好小子,不声不响成家了啊!”其他人附和道,“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什么时候办的婚礼,用不用我们凑个份子”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哎,各位说话什么呢”“什么,都有人看见了”“看见什么,我和一女的一起逛街”“啊,你们还住在一起,别说没什么,日久生情”“日久生情?”“对,唉,我看她还抱着孩子,你不会当第三者吧?”“什么乱七八糟的,好了,去上课了”“不管他了,走吧”
  终于安静下来了。可我的心不再平静,我爱她么?她爱我么?天啊!她还有孩子应该结婚了,难道我真是第三者,可没见她提过啊。她也没联系过。哦!想不通。手指紧紧的抓着头发。我晃晃头,好痛。不对,她好像是一个有故事的人。扭头对同桌说:“替我请假”说完,便离开了。
  总说心头好多愁,自找烦忧。叶叶堆积成朽,他方甘露难求,总在追求。缘即使到,又有几人知晓。借酒来消愁,忘却。迷迷糊糊离开,街上人来人往。花灯绿酒与我何干 。头重脚发轻,飘离大地。见她入怀,口中不忘:江姐别走别走
  我挤开眼,“这是哪儿?头好昏”我在自己的床上,旁边小婴儿在玩闹。
  “醒了”“姐”我拍拍额头,“我怎么了?”“还说呢?喝那么多酒,还躺在地上”“是么,谁送我回来的?”“是我扶回来的。幸亏门口一大哥把你背上来。要不你就要睡大街了”“谢谢”“别说那些了,来”端来一碗热汤,“趁热喝了,要不一会儿该感冒了”
  双手捧给我,我握住她的手。她一缩手,碗掉了,汤全洒在我手上了。我痛得咬咬牙。“呀,我不是故意的,家里有药膏么?”我摇摇头。“疼么?”“不疼”手上已经起了好多小水泡,她立马拉我起来抱起孩子,推着我往外走。
  医生把一个个小水泡挑破,用药附上,又用纱布包上。一下子疼得我清醒了。出来的时候,估计可以当拳击手了。捧着给我的药膏。江姐在那儿坐立不安,来回踱步。见我出来,急忙上前望着我“还疼么?”“不疼了,真的”伸出手给她看。我看到她眼红了。“医生说以后涂药膏就行了”连忙安慰。她抢过去,装进包里。我知道她心里有我。
  家中。她对我说:“饿了么?”“有点儿,不过,我这手没法吃啊”“看好宝宝,别让他哭”我笑着摇摇头,宝宝他自己在玩玩具,抓起一个又扔一个,“哎!真羡慕你,不用思考感情这个问题”宝宝一个劲儿的在“恩”“你说话啊” 
  “你跟他说什么呢?”“我说他妈妈体贴,宝宝也会关心人”“贫嘴”一会儿,“过来吃饭吧”
  我走过去,“汤很香,不过我还是不吃了,没法吃”“坐下,我喂你”“不行”“坐下”我苦笑。“快点儿”我只得乖乖坐下。她舀了一小勺,吹一吹,送到我嘴里。“姐,我很幸福”“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呵呵,对了。宝宝他爸爸对你好么?”“他没爸爸”眼中有一丝悲伤“没爸爸,不是?”“对,没有”我望了眼宝宝,确实有故事。“发生了什么事,能跟我说说么?”她不答。 眼中一片痛苦与委屈,泪水快要流出来了。我用手拂去,她眼角的泪珠。“别哭,你有我,有宝宝”她对我说“如果宝宝真没有爸爸,你愿意当他的爸爸么?”我知道说些什么。“好了,我会再留几天,等你手好了,再走”
  后来,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宝宝的玩闹声。
  我睡不着,起身来到她床边,她应该睡熟了,轻语:“我愿意做宝宝的爸爸,因为我爱你。我想明白了,虽然只相处了几天,但心里已被你填满,睡吧,做个好梦”我不知道的是,她一夜未曾入睡,我不知何时睡着,只是被宝宝啼哭声惊醒。
  天已亮,床上只剩下宝宝一人。我心里“不好”“姐姐”“姐姐”没人应。我跳起来把每个地方找了一遍。人呢?只见宝宝旁边有一张纸条:弟,我心里好乱,出去几日,等心中平静之时自然回来,不要找我,你也找不到我。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宝宝。江姐留。
  “出去几日么,看来你的心里已经有我了。”可是小宝宝怎么办我手又动不了。“好好好,乖宝宝,不哭了”
 “饿了吧,等会儿”我去给他冲奶粉,可纱布裹着手,手上还有一个个小伤口,一用力就全开了,那个疼,只好咬着牙。冲好奶粉,递到他嘴里又不喝。
   小宝一直哭饿了?可喂你又不喝,像爸爸妈妈了,你妈妈不知道在哪儿,我都找不到你还能找到,你妈妈说你没有爸爸,想玩扑克牌不对啊,这些你能听懂么?想聊天打游戏,手够用么?跳舞唱歌弹琴?就你那几下,我估计没人会看懂,写书法,不可能。小乖乖,你说话,行么?你哼什么?奥,对不起。我忘了,你还不会说话,抱你出去转转一会儿,找一同学求她帮帮忙,因为她会照顾人,否则别人我不放心。
  “唉,你真去找?”她问我。“恩”“可你去哪儿找啊?”“我也不知道,她人生地不熟,应该走不了多远。拜托你了,照顾好宝宝。要不,她会生气的”“好啦,知道了,去吧,小心点”
  我走了出来,心中大声呼喊,姐,你在哪儿?为什额,要走?有什么你说出来。不知不觉,我已泪流满面。我们一起来承担。我可以不管你过去,我只爱你。而且不管你做什么选择,我都尊重你。
  一个地儿,一个地儿的找,每一店都去问。后来,在大街上,得一个问一个。虽然他们只是过客 。
  大地母亲,啊!你的儿女,在饱受苦患。请给我指点。她在何方?她在何方?我不信,找不到她?累了,坐下歇口气;跌到了,爬起。很快天黑了。我神情恍惚,她出现了,伸手去抓,只是一个幻影罢了。拖着乏力的身子,找一个地儿坐下。你在哪儿?我和宝宝需要你。
  我摇摇曳曳回家,人家几人桌上欢,我只把酒手中拿,对月饮吟我心中言,低头思我心中人,欲归欲言我只把你爱。
  钥匙开门,找不准孔,里边同学听得声音忙把门开,见我如此,搀扶进去。
  “喝酒了?”“呵呵!心情不好,喝了点儿?”“没找到?”“嗯, 那你这样能带宝宝么?”“没事,我能看好他,你看”我转了圈,差点倒了。她连忙扶。 我把她的手打掉,“不用扶”“还不用?你都倒了”“我没事,我会看好他,因为他也是我的孩子, 这么晚了,你先回去吧。”“不行,我不放心”我把她往外推,“真的没事,回去吧,要不你家里该担心了”我把她推到门口,“好了,别推了。我走,那你自己当心”
  我坐在宝宝旁边,“宝宝,你叫梦来,你要保佑你的妈妈早点安全回来。她这么晚会在哪儿?”灯一直亮着。殊不知,楼下一角,一身影注视着这里。“弟,对不起。姐也喜欢你。可答应你,你将会承受很多。因为那很痛,我不想你承受人们的指指点点。这由姐一个人承担就行了。不过,先让你知道照顾孩子会很累。你就会放弃了。因为那很痛。”她没想到的的是,我对小孩的爱,已超乎她的想象。对她更是已经爱到骨子里 。当她听到孩子哭声时,心中又不免一痛。又听得“好孩子,别哭了。 妈妈会回来的,如果她不回来,我就把你养大。当你的爸爸,至于别人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好了”
  出奇的是,第二天,没人出也没人进。除了小孩子的几声哭闹玩笑,别的什么也没有。
  一天晚上,有人敲门。间接几声,有些迟缓。
  我去开门,只见一个脸色发白、头发凌乱的女人,一只手抬在半空。我抓住那只手,拉入怀中,紧紧抱着。她犹豫一下 ,也抱紧了我。
  “你瘦了”她对我说。“你也是”“我想有些事,该对你说”我用手遮住她的口,“不用,我只需知道,你接受我了就行了。而我也对你说一句,我爱你。我将用一生,来诠释着三个字”“嗯”
  她抱紧了我,就这样紧紧抱着。
后记:“我爱你”,很简单的三个中国汉字,却需要人用一生诠释。
(注:这是我高中时候写的,偶尔想起,发上来,希望保持住,纯真。。。)
 
作品集令可人 责任编辑:秋雨枫
顶一下
(1)
50%
踩一下
(1)
5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发布者资料
LINGKEREN00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12-06-25 18:06 最后登录:2013-06-17 21:06